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国航与南航争购深航

  深圳航空(下称“深航”)高级顾问李泽源因经济问题被调查后,由此引发的65%的股权归属问题扑朔迷离。目前,深航的第一大股东为李泽源所掌控的汇润公司,持股约65%,国航则位居其次持有25%的股权。
  继二股东中国国航 (下称 “国航”)或明或暗加大对深航的控制后,与深航同处广东的国内航空业另一巨头南方航空(下称南航)也在暗中发力,谋求从国航口中夺食,控股深航。
  南航早在两星期前已开始筹备相关并购材料。南航内部人士告诉记者,今年以来南航的经营状况不错,实现扭亏已无太大问题,南航的财务状况并不如外界预想的那么差。
  上述人士称,尽管国航是深航的第二大股东,并在深航布局谋篇多年,但在目前的国内诸多并购中,真正起主导作用大都是 “超市场力量”,凭借在相关部委的人脉和广东多级政府部门的支持,南航入局深航仍有胜算。
  南航谋收购
  12月30日下午四点多,在位于广州白云区机场路的南航大楼里,多个会议在同时举行,对于这家拥有数百架飞机、资产上千亿的国内最大航空公司来说,如此繁多的会议早是家常便饭。
  这天下午,刚开完第一场会的南航内部人士再次确认,南航准备收购深航一事确实存在。其称,早在两个星期前,南航相关部门就已开始筹备相关并购材料,至于材料的具体内容和相关进程,只有极少数高管才知道。
  上述人士表示,实际上今年南航的经营状况并不差,更没有燃油套保合约亏损的压力,早在东航与上航合并获批之时,业内就已经流传出南航将合并深航的传言,并且他身边的一些南航员工最近加仓了公司的股票,不过对于加仓的具体原因,很多内部员工不知情,“大家都说有人推荐可以买点,但谁也说不出要买的理由”。
  南航董秘谢兵称,南航有没有写这个报告他并不知道,到目前为止,并没有人跟他说过这个报告。谢兵称,南航官方对深航股权的看法以董事长司献民本月24日的表态为准。当日,南航与深圳市政府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全面拓展双方合作的深度和广度,在这个由广东省委常委、深圳市代市长司献民和司献民共同出席的高级别仪式上,司献民的表态让人浮想联翩。
  司献民表示:目前南航在深圳的市场份额约占30%,希望未来5年有一个比较大的提升,最终的目标是上升至50%。在关于南航是否计划参与深航股权收购,司献民则称:这是一个非常敏感的话题,南航对此事一直在高度关注。据悉,这是李泽源出事后,深圳当地政府第一次和外界就航空业的发展问题展开讨论和合作,而司献民的表态则是航空界大佬们的首次出声。
  至于到底如何保持高度关注,司献民和谢兵均语焉不详。
  在南航和深圳市签约后12月25日,在以东方财富网股吧为代表的众多股吧里,均出现了“南航将接管深航”的传闻,并且参与讨论着众多,而在消息发布的24、25两日,南航股价上扬了5%。
  国航觊觎已久
  在对深航的股权争夺中,南航最大的拦路虎是早已布局谋篇多年的国航。
  12月20日前后,继不久前国航副总裁樊澄就任深航党委书记一职后,国航财务部总经理李有强被任命为深航总会计师,至此,作为二股东的国航已经把持了深航最为关键的两个职位。
  深航相关知情人士称,李有强到来前,深航并没有总会计师一职,此前财务主要由一位副总裁主管。该人士称,近些来,深航的财务有些混乱,李有强的首要任务将是厘清深航目前的财务状况。这种变动似有前兆,本报获得的信息显示,12月初,民航局曾紧急发文,要求各地区管理局和监管办进驻深航在各地的营业部,监督其安全运营并防止国有资产流失。
  李有强在深航的第一次公开亮相是12月23日。当日,深航与中国工商银行总行在深圳签署飞机融资合作备忘录。工商银行将为深航未来引进波音737-800型飞机提供飞机融资支持,李有强代表深航签字。不过,在签约前深航的举动颇为奇特。签约前,深航以短息和电话的方式邀请媒体到深航酒店参加签约仪式,而到了签约前的一天,深航却又以同样的方式表示仪式活动取消,但没给理由和说明。事后证明,当日的签约活动照常举行。
  另外,知情人士还向本报记者称,李泽源出事后,国航已经给深圳航空各地分公司都派出了工作人员协调工作,在相关方的支持下,国航初步完成了在深航的人事布局。目前,深航的各项日常工作交已由总裁李昆全面负责,而国航副总裁樊澄被任命为深航党委书记,全面接管党委领导班子。据称,对于李昆的任命,国航比较满意,而党委书记樊澄,本身就是国航的副总裁,其上任的目的是为了加强党委对深航的领导。
  除了人员变动,对于去留未定的深航65%股权,作为第二大股东国航当然不会袖手旁观。
  接近深航的人士称,在轰动一时的深圳航空有限责任公司股权拍卖后,深圳汇润投资有限公司至今尚有20%的股权款未能付清,总计5.44亿元,该部分股权依然在广控集团名下。国航将入主深航的说法近期在公司内部早就传开了,据说国航正在跟广东省相关部门协商,希望取得广东发展银行旗下资产经营公司广控集团持有的深航20%股权,从而达到控股深圳航空的目的。
  对于上述问题,国航董秘黄斌早前在接受本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作为深航的股东之一,我们会随时关注事件的进展,对对于增资问题,我们没有信息可以发布。”
  “超市场力量”
  目前深航已经跻身全国第五大航空公司,总资产超过200亿,员工15000多人,各类型飞机近150架,在全国各主要城市都设有分公司或基地,并占据国内民航6%的市场份额。
  数据显示,国航、新东航、南航旅客周转量目前分别占全民航23%、24%和29%的市场份额。这也意味着,无论是谁,一旦入主深航都将意味着国内民航运输市场的份额和话语权的改变,但在相关人士看来,就像当年的深航民营化一样,这并不是一场市场意志所能决定的并购战。
  2005年5月23日,名不见经传的汇润投资有限公司和亿阳集团两家民营企业意外地以27.2亿元的价格获得了深航65%的控股权,击败了包括国航与深圳国资委组成的联合竞拍体,中信集团以及淡马锡、花旗银行在内的诸多巨头。而上述两家民企背后那只“看不见的手”正是一直以“高级顾问”头衔出席深航各种公开场合活动的李泽源。
  有分析称,当初的65%的股权公开拍卖是由广东省政府决定的。现在第一大股东因当时拍卖交易过程出现问题被调查,广东省政府会重新决定这部分股权归属问题,而且目前作为深航第三大股东的深圳市政府也会希望整合有利资源,减少华南市场的竞争,将深航做大做强。“就像当初东航上航重整一样,地方政府将起到很大作用。”
  12月21日下午,主管交通的深圳市副市长张思平率队前往深航总部调研,并首次公开表态,“不管怎么调整,深圳市政府一如既往坚决支持深航,深航作为深圳的名片不会改变,深航作为正常公司会永远存在,深航不会有大规模下岗,深航已经形成的市场机制不变。”
  中信建投航空分析师李磊表示,这传递出两个信号,首先,深圳市政府希望保留深航的独立运营和品牌,作为深圳的基地航空公司,这是政府的底线;第二,从各方面的信息来看,深航股权很可能将发生一定的变动。
  深航发言人刘航30日向本报表示,目前南航方面还没有派人与深航进行沟通,对于南航是否会参与深航收购其并不知情。南航内部人士则表示,与国航相比,南航的优势在于高层关系和地域优势。相比而言,南航和相关部委关系不错,而且南航是总部在广州的航空公司,和广东各级政府的关系自然不在话下。
  国航也显然志在必得,据称,当时尚在国航任职的现任中国民用航空局局长李家祥在接受采访时曾明言,2005年争夺深航49次举牌仍未得手“是一个耻辱”。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分析人士表示,最终决定深航命运走向的还是包括民航局、国资委和深圳市政府等政府部门的意愿。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