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陈振聪的诡谲风水战

  已故华懋集团主席、亚洲女首富龚如心千亿遗产争夺案正在如火如荼的庭审阶段,争产案双方——以龚如心家人为主的华懋慈善基金与神秘富豪、风水师陈振聪的世纪对决火花四溅,犹如一部收视率冲破45点的港产精彩连续剧,惊心动魄跌宕起伏。即日起,本网将为读者推出龚如心遗产争夺案系列特稿,与您共赏这宗争产奇案。
  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风水生金。
  “风水”是中国古代的一种俗文化,它以带有迷信色彩的理论来处理环境与人之间的关系,它的流传同人们对世界的认知不足有关。然而,在香港这个经济高度发达、科技水平很高、人们的思想观念相对比较开放的国际大都市里,风水却依然很吃香。风水先生在香港是一种正当职业,而且很受市民尊敬。不管是平头百姓还是商贾巨富,关键时刻常免不了请风水先生来看一下风水。请风水先生看风水的价钱并不便宜,少则几千港元,多则几十万港元。由于相信的人多,靠风水发大财的风水师也不少。
  2007年4月龚如心罹癌病逝,身后留下千亿遗产,正当媒体纷纷以龚如心2002年版遗嘱为根据撰写“遗产将全数赠与社会”的稿件时,一个港人熟悉的身份、陌生的男人——风水师陈振聪出现了。陈振聪晃着手里的2006年版遗嘱公开表示,他才是这份遗产的合法继承人。龚如心千亿遗产继承人=一个风水师、一个与龚如心无亲无故的风水师?
  似乎是终于等到了期待许久的出击日子,陈振聪招招都显露出早有部署。华懋手忙脚乱之际,陈振聪选择销声匿迹,住进私人飞机里,进行他人生中最庞大的一场风水布局。曝光与龚如心合照、宣称两人有亲密关系、筹组英国超级律师团、与龚如心公公王廷歆联手、期间并发生龚如心亲信遭神秘人跟踪等等……一切都让华懋意识到,这不是一场噩梦般的玩笑,这个人也没有庭下和解的可能,他要这笔钱要定了。
  华懋决定反击。不管遗嘱真伪,不管龚陈有没有情人关系,既然天道偶尔混乱逆转,正义未必是非常时期的非常手段,那倒不如用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华懋阵营专程请风水专家呈交报告,指证陈振聪版遗嘱其实是一份“风水遗嘱”,这种风水遗嘱其实应该在仪式中烧毁,却被有些心术不正的人保留了。这个震撼弹一样的指证让陈振聪忍不住开腔,他极力否认自己是风水师,说自己不会看风水,连罗庚也不会看,更不知道“种生机”是什么。陈振聪说他自己不懂风水?华懋知道,一个绝好的反攻机会来了。
  2008年中开始,华懋确立了主要“斗争路线”:1、证明陈振聪是个风水师,2、证明这是一份被恶意篡改、存心保留下来的风水遗嘱。华懋为此开始有针对性的搜集人证物证。首先,华懋根据工程记录,揭发自1993年至2006年间,华懋旗下多幢大厦,被摆布设下大批神秘地洞风水阵,并在“阵内”掘出玉器、古钱及利是等风水物品甚至散发香气的黑泥。玄学家称,这些风水阵正是玄学风水中所谓的“种生机”。
  坚定了信心的华懋强打“反风水”战术,龚如心遗产争夺案正式开审(5月11日起)首日,由华懋阵营大律师张健利率先在开案陈词中惊人地披露,陈振聪替龚如心看风水时,每次收取的法事费用高达6.88亿港元,三次的费用累积达20.64亿港元,陈振聪每次都要趁夜幕降临安排货车到华懋,把一迭迭巨额现钞运走。接下来,华懋精心挑选的证人轮番上场,层层揭开神秘富豪陈振聪的风水面纱。
  前立法局议员梁锦濠供词:我遭廉署调查时,陈振聪教我每日烧15张千元纸币挡灾,我不同意陈振聪的安排,改为烧百元纸币,一年烧足50万,最后还是要坐牢……我入狱后仍信任陈振聪,曾签15张A4白纸打算让陈振聪信托我30个共值7000万元的物业,以收“转运”之效,助我保释及上诉。幸好签名时被惩教职员发现加以阻止,不准他将白纸带走。
  龚如心生前好友、台湾光明船务董事长王天一供词:陈振聪指我“煞气太重”,劝龚如心减少与我交往。陈振聪还曾向龚如心进言,指龚如心身边的弟妹与她的八字命格相冲,同样要远离……陈振聪曾说龚如心丈夫王德辉仍然在世,身在大陆西南方或越南,于是我们大家曾陪同龚如心到云南及贵州一带寻找王德辉……曾与龚如心及陈振聪在河南漯河合资设厂,陈振聪要求在厂内挖一口井,置入他选定的法物,并由陈振聪督导进行法事仪式,结果工厂生意兴隆,加深龚如心对陈振聪的信赖。
  鸿联维修工程公司判头王良焕:陈振聪每次指示我掘洞都会叫我“掘得越深越好”,可以“吸气”……陈振聪叫我和工人把贴上玉块的木板放入洞内,然后示意我和工人转身勿偷看,陈振聪再围绕洞穴转圈而行,之后让工人用混凝土封洞,我发现陈振聪把木板放进洞后,盖上红布并放入玉扣……陈振聪于2006年11月约我到浅水湾工地见面,然后到大厦每层看风景坐向,再到地库指示挖洞位置。
  龚如心妹妹龚因心:陈振聪曾对姐姐称自己与佛祖“谈话”后,保证她可以多活20年,直到90岁。龚如心妹妹龚中心:我曾问陈振聪,听姐姐说,你有special power(特别能力),可以与佛祖沟通,陈振聪回答说是,可以给病重的龚如心力量,但不想让人知道他有这个能力。龚如心弟弟龚仁心:陈振聪于龚如心去世翌日声称曾为龚如心“发功”,将她的病转移到自己肿起的手肘上,令自己的手臂红肿。
  暂时到此,华懋阵营已多少可以证明一点:陈振聪撒谎了,他不但懂风水,还是个中高手。看客也看到了一个活灵活现的风水师模样,也许,称其为风水师还不够确切,因为陈振聪已经“超越”一般的风水师,他甚至能“与佛祖沟通”,能“发功祛病”,这个形象中国人并不陌生——一个瞎吹胡侃的江湖神棍。至少本网民调显示,多达八成的读者对于“陈振聪的身份”一题甚至不愿去选“风水师”的选项,而是选了“骗子”。
  只不过,这样的民调若是放在香港,结果又会不一样。从70年代香港经济起飞开始到90年代,“藏风得水”的观念在香港已经根深蒂固,太多白手起家的故事、漫天横飞的财富,港人对金钱的企盼造就了风水的大行其道。激烈的生存竞争、飘摇不定的金融涨落,迷茫又紧张的人们把钱脉寄托于风水,似乎也在情理之内。龚如心就是一个地道的风水富豪,膨胀的金钱与失落的爱情都决定了她的孤单怅惘,那么她的世界中注定衍生出陈振聪这样的角色。所以相对于龚如心,陈振聪是友人、风水师甚至骗子都可以,他或许已是她人生中最后的精神寄托。因此,将风水战打上法庭,是华懋的一招险棋,如何能取信于陪审团,风水一招恐怕并不是全部。
  无论如何,从龚如心逝世前还不忘嘱托弟妹打理慈善基金来看,她应该并不知道陪伴了她生命中最后时光的陈振聪已经卯足全力要得到她全部的遗产。也许,龚如心至死都未有想过,风水师可能会助她得到财富,也会夺走她全部财富;可能会在她生前帮她寻找她的至爱,也会在她逝后侮辱她的爱心;她也未有想过,风水师也许能改变她的运程,却救不了她的命。这样一场世纪官司不但展露了香港人与风水的奇妙关系,也为一个寂寞富婆的人生染上了令人唏嘘的薄凉色彩。
  ……火生土,土生金?而今何需满面尘灰沥尽黄沙始见金。掐指一算,巧舌一弹,风水生金更易。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