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瑞星“贿赂门”最新进展:副总裁被捕

 当瑞星的那个“小狮子”时不时在电脑上不敢寂寞的露一小脸,发出憨憨的呼噜声时。估计谁也不会想到,其实这个小狮子很凶猛,要是被它咬一口,非死即伤。
  2月4日,立春,原北京市公安局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处(以下简称网监处)处长于兵在北京市一中院受审。审判当日,法院门口聚集了近30家媒体的记者,不过,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些记者很多并不是法治记者,而是IT记者。无他,盖因这个案子的主角是负责监察网络的官员以及IT领域赫赫有名的瑞星公司。可惜的是,这些IT记者们始终未能领到旁听证,只得挤在狭小的传达室里等待庭审的结果。
  结果是,于兵涉嫌贪污罪、受贿罪、徇私枉法罪,涉案金额1400多万元。于兵被指受贿一共4笔,行贿者是4家网络公司,其中仅收受瑞星公司一家贿赂就高达420余万元。对此,于兵供认不讳。
  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短,受贿的下一步往往就是徇私枉法。这一点,于兵也未能例外。2003年,瑞星公司原总经理刘旭与瑞星的老板王莘发生争执后离开了瑞星公司,随后创办了东方微点公司,转而成为了瑞星的竞争对手。随着东方微点的快速崛起,为打压对手,瑞星开始活动,2005年10月,瑞星公司和网监处处长于兵及其手下,联手炮制出了一个“北京警方破获中国首例防病毒公司传播病毒案”。在于兵的“授意”以及“安排”下,当时其它的一些杀毒厂商也不得不违心配合做伪证。就此,一个IT界迄今为止最大的冤假错案诞生了,原瑞星副总裁、东方微点副总经理田亚葵被关押了11个月,东方微点就此名誉扫地,一蹶不振。
  作为中国杀毒软件界的元老、863计划专家,刘旭显然不能接受这一奇耻大辱。从此,这位国家863计划的科学家走上了艰难且危险的**之路,按照刘旭的话来说,“最危险的时候,我备有9部手机,怕遭他们暗算,怕他们窃听我的电话。”经过3年多的不懈努力,刘旭终于看到了光明。
  2009年8月,于兵的手下张鹏云、齐坤被一中院判刑。网监处原副科长张鹏云,犯徇私枉法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网监处原副处长齐坤,犯徇私枉法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张鹏云、齐坤被宣判时,于兵已经潜逃至南非。这位公安局的处级干部,早在2003年就办理了马里兰卡永久居留卡、中国澳门永久居留身份证、伯利兹护照和伯利兹居住证。2006年,于兵又利用海南省三亚市于某的资料,编造了一个户口本、身份证及港澳通行证。2009年9月,于兵被最高人民检察院劝返回国,9月10日,被北京市检察院批准逮捕。
  于兵被捕后,北京市公安局为此案专门召开会议,市委常委、市公安局局长马振川指出,这是于兵收受瑞星贿赂,指使张、齐二人调取假报案、假损失、假证据材料制造的一起假案,要求全局干部要引以为戒。
  事情的脉络至此似乎已经清楚了,且慢,这仅仅是个主干,都说IT圈是个江湖,当江湖和权势走到一起,那就绝对不会仅仅是口诛笔伐,还要有牢狱,有血光。据东方微点副总经理郝建民透露,于兵案之后,还将审理北京互联网行业协定司法鉴定中心工作人员意外死亡一案。该鉴定中心属网监处管辖,当年伪造的证据材料就由该中心鉴定,而执行此鉴定的工作人员于2008年6月不明原因死亡,年仅31岁。
  有消息称,瑞星副总裁赵四章已被批捕,而副总裁马斌和副总裁毛一丁已经离职。对于业界而言,2001年就加盟瑞星的毛一丁无异于瑞星的形象大使,因为和绝大多数IT企业不同的是,瑞星真正的老板,那个在刘旭眼中“高中肄业”的王莘几乎很少在公众露面,人们对这个名字也比较陌生,而瑞星复杂的股权结构也一直被业界视为很“神秘”。目前,有关毛一丁离职的报道,基本上已经在网络上看不到了。应该说,尽管出了如此天大的丑闻,但是,浸淫IT圈近20年的瑞星依旧掌握着互联网相当的话语权。
  古人云,清官难断家务事。一个清官,尚且难断家务事,何况一个贪官。如果不是插手瑞星之事,或许于兵网监处处长的位置能够做的更长。从这一点上来看,瑞星还真是“害”了于处长,当然,于处长也反过来害了瑞星,施用“法力”太大,使得被害方“是可忍,孰不可忍”。按照相关规定,一家公司若存在重大诉讼,将被拒绝上市。作为中关村如此资深的IT企业,如果不是由于这个案件的羁绊,以瑞星的业绩,恐怕早就上市了。
  没有病毒,就没有瑞星今天的发展,但是,瑞星的所作所为,让自身也成为了危害社会的“毒瘤”。以笔者见,瑞星近20年来全部所杀之毒不如其自身之一毒。前者危害的是电脑,后者危害的人脑;前者危害的是数据资料、商业利益,而后者的危害是整个社会的游戏规则,是公众对国家机器的信任。
  值得注意的是,在相关的报道中,北京市公安局网监处处长于兵受贿的1400多万元中,只有420万来自瑞星,还有近千万是其他3家网站行贿的。既然是行贿,必有不可见光之目的,可惜的是,另3家网站并没有被曝光。此外,对于瑞星公司而言,北京市公安局网监处既不是唯一的“婆婆”,也不是最大的“婆婆”,如果真如虎年春晚上小沈阳那样“刨根问底”的话,那么这“底”究竟在哪里,有多少、有多大、有多深,还“刨不刨”呢?另外,作为行贿方的瑞星公司,这个“底”难道仅仅就是赵四章吗?
  一个问号解开了,但愿更多的问号被拉直!我们期待着,尤其3.15维权日即将来临之际。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