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乔家大院》中的商道与人情

本帖最后由 卡塞 于 2010-4-9 14:11 编辑

商人重利轻薄儿,把商和人情放在一起有点太免强了,但是如果真把它们放在一起,又有许多说不清的事儿。

    商人或多或少都是跟着利字走的,哪里有利哪里有商,如若背了这条定理,那商就显得有点不伦不类,大凡有商业头脑的人都是聪明之人,体会得了何事该怎么样处理,于是把理性的东西给掺和了进来。

    历史上有许多典故都把商人描写成没心没肺的动物,如杜十娘里就有词描写,“无端嫁做商人妇,商人重利轻离别。”东西南北地海闯,造就多少闰中怨事。昨晚看久违的电视剧《乔家大院》,突然让我看到了许多嘴脸,模糊清晰,尖锐刻薄,莫衷一是。看电视看格调,切不管它的严谨之争。一侧脸,一抬头,随时都有一主意。可是在盘恒的时候总是让人猜疑,我看不透你,但是我要一直猜你,从下层接着往上走,二掌柜到大掌柜,大掌柜再到东家。千万不要出错,出错了一定要装糊涂,不然会死得很惨。于是商道坎坷,搞不好就会惹得灰头土脸。

    商道掺杂不得人情,但是也不能把感动一棒子打死了。天时、地利固然重要,但是一缺了人和,那也只能是枯涸之舟,无风之帆了。对乔致庸的原则有一点是非常认同的,那也是中国几近成名的所有统治者的一条原则,任人惟贤。当然这个贤人也是需要等待的,这就要你细温慢火,不急不燥地等待,命里有时终须有,却当无时总觉无。所以也要在命理中找到平衡点。总的来说乔致庸还是好命的人,他能够遇见,能够在恰当的时候遇见,当然还有他的**远瞩和宽大胸怀。我觉得他在前期的生意场中总共遇到了三个贵人。孙茂才眼光独到,考虑事情长远,能顾全大局。他是一个情理中人,从卖花生的孝到对达盛昌的仁,他算是一发挥到极致的商“仁”。但凡背常理下棋的人一般不是庸辈的话那就是绝顶的高手,很明显乔致庸和孙茂才都不是庸才,你可以说他们是鬼才,因为他们身上都有那么一股子邪气。邪里又带着某种常规,那就是所有旧人所扼腕的纲常。不过他们已经最大限度地突破了,若是放在现在,那么他们一定是我们小学作文里常提到的时代的弄潮儿,走在前端的伟人。第二个贵人就是高瑞了,这个人似乎是刻意安排在乔东家面前的机灵鬼,当然他出现得恰到好处,把自己对命运的不羁完全释放了,这一释放可不得了,他成功臣了,但是我总觉得对他有那么一点点地不公平,那就是马荀的出现,一将功成万古枯。(我没看到后面,只说前面)马荀的出现是个意外,他似乎顶了高瑞的位置,我一直觉得对这个角色的定位有些模糊,复字号和达盛昌斗的时候,马荀显得的点雾蒙蒙的,相比之下高瑞的机灵劲却显得喧宾夺主了。当然后面的人格魅力就显现出来了,马荀果然是块好料,敢作敢当,有点指点江山,挥斥方酋的风范。个人觉得马荀这小子很有人格魅力,他做复字号大掌柜后的第一件事就处理得干净漂亮,很是在商道和人情之间找到了一个平衡点,做商人原则得有,但是原则只是在众人面前演示给别人看的,对于自己的老师,对于自己亲人还是不能把大中华的礼、义、善、孝抛一边。人情要是处理得当了,就可以把商道接通,这条路自然就好走了。

    当然这里说的商道只是在旧时,于现在就行不通了。用一句比较流行的话讲就是无奸不成商,到处捞你的油水,吃了你的肉还不吐骨头。于世道交情,很多大家都叹息过,人情冷漠,如秋凉瑟瑟。记得一个朋友朋友曾对我讲过,她从来不在外面的小店买东衣服,买衣服都在专卖店,倒不是因为她生平奢移,只是因为一个小小的原因,她不会讲价,害怕被宰。专卖店一般还可以保质,但是外面的小摊出口价三百的衣服你可以用三十的成交价买走。这当然可怕,我现在都觉得买东西是一种体力活,从身到心都累,这也是现实。谈不上商道。看疯狂的石头时你一定对里面的一个镜头记忆犹新,国际大盗麦克到大陆买绳子,结果被奸商坑害,十米的绳子足足短了一大截。盗被商坑,在笑的时候我们也该好好想想,好好思考一下。

   无论是放在现在还是放在旧时都有一个不变的原理,商道之为人道,合而为昌,分则为衰,好好处理这两者的关系定会交融,定会蓬壁生彩!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