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妒忌是创富的动力还是阻力

那些渴望成功的人而言,妒忌是一种有益的动力吗?我不这么认为。在我看来,妒忌是一种消极有害的情绪,常见于那些心胸狭隘、视经济活动为一种零和博弈的人。我所遇到的企业家中,极少有人觊觎他人的财富:他们希望建立自己的公司,自力更生,且比竞争对手做得更出色。

政客们常常会迎合选民的妒忌倾向。萧伯纳(George Bernard Shaw)曾说过:“拆东墙补西墙的政府总能指望得到受补那方的支持。”本质上,社会主义(现在被称为“进步的”政治信仰)是鼓励妒忌的,它关于平等和平均主义的论点是伪知性的。正如罗尔斯•罗伊斯(Rolls-Royce)首席执行官约翰•罗斯爵士(Sir John Rose) 4月19日为本报撰稿时所形容的:再分配计划的倡导者们如此痴迷于如何切分蛋糕,以至于忘了去“做大”蛋糕,这对任何人都没好处。

悲观、左翼的世界观认为,地球上的资源正迅速萎缩,精英阶层应降低生活水准,从而与我们大家一起受穷。因此,英国自由民主党(Liberal Democrat)提出的、解决失业问题和财政赤字的方案,是将英国的资本利得税率提高至50%这一全球最高水平。在几乎所有国家,资本利得税率都只是这一数字的一半,甚至更低——在新加坡、香港、巴西、俄罗斯和印度等发展迅速的经济体,这一税率仅为15%,或者是零。但该党财政事务发言人文斯•凯布尔(Vince Cable)——此人自诩为金融和商业专家,尽管他实际上从未给人发过薪水——预计,企业家将承担此举的全部风险,而政府则会获得一半的回报。他们这样做会一举扼杀创业精神,还会向那些财富创造者们传递一个明确的信号:别来这儿投资。

把英国的资本利得税率提高几乎两倍,真可谓蠢到家了。这很可能不会为政府增加任何额外收入,反而会将人才和资金赶到别处去。研究显示,近几十年来,私营部门创造的工作岗位,大都来自那些成立不足五年的公司。明智的经济体会爱护这些初创企业,而不是让它们背负重担。为了实现梦想,新公司的创始人们是做出了巨大牺牲的。

最近,我遇到了一家充满活力的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他无疑历经过一番艰苦奋斗。五年前,他卖了自己的公寓,创立了这家公司,并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睡了两年。现在,业务做起来了,他也再次有了新家。从零开始创建一家公司是件冒险的事儿,但西方国家若想创造出盈余来偿还债务、提供就业,是极需这种英雄气概的。

摆在西方人面前的问题很简单。近几十年来影响社会的最重大改变,可能当属参与全球经济的总人数从7亿增至30亿。中国、印度及其它发展中国家的参与改变了一切。仅印度一国,每年就毕业35万名合格的工程师。这些跃跃欲试的年轻人,正与欧美21岁的年轻人争夺工作岗位、财富和商品。中国的平均工资不及英国的5%。这些新兴超级大国在教育和基础设施方面的投资意味着,它们的生产力将快速赶上西方。

如果我们不诚心诚意鼓励企业家来英国创新和投资、寻找竞争优势、并提高生产力,那么英国将别无出路,只会一路衰落下去——这种衰落当然是相对的,但绝对衰落也不是没有可能。大政府以及“靠”、“要”之风会导致灾难。我们必须发展私营部门,它是创新和出口的引擎,也是解决失业问题的唯一出路。但如果我们选择一些鼓励妒忌、压制活力的外行担任政府要职,他们会让整个社会被经济停滞、投资不足、失业和绝望情绪主导。我们所需要的,决不是不满情绪和受害者情结——这些毛病正是某些政客的惯出来的。他们到底何时才能明白这一点?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