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柬埔寨潮商杨国璋的大起大落

在柬埔寨,提起“力士酒”,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就和中国的茅台一样,力士酒已经成为了柬埔寨的一种品牌。潮籍商人杨国璋先生就是力士酒的缔造者。
杨国璋:我父亲是在1920年来这边,当时叫过番,他来之后就做柬埔寨的一种土特产,像是我们的烟丝之类的,从柬埔寨拿烟丝到越南去卖,一开始就做这种生意,到1930年就创立了一个汽水厂。
1961年,21岁的杨国璋开始参与家族的事业,并在偶然的机会下,研发出了“力士酒”。
杨国璋:我在宫廷也有一些御医的朋友,知道我在做酒,有感情,他就说我知道你在做酒,我送你一件礼物,这对你非常有帮助,因为当时“真腊”的时候,有人拿来进贡柬埔寨的王室,传到现在,这张药方非常好的。
“力士酒”一推出便受到了大家的喜爱,在当时,甚至享受到了国酒的待遇。
杨国璋:我的酒在当时是非常出名的,西哈努克老国王说,我们不用喝外国的酒,咱们自己的,比如“力士酒”,“黑猫酒”是咱们柬埔寨本地的工业,得支持本地的工业,1963年,他在电台说我们的牌子就说了七次。
事业有成,杨国璋同样不忘回报社会。当时才30出头的杨国璋便担任了中华医院的董事长。
杨国璋:中华医院的历史有一百多年,是由一些德高望重的人去创办这个医院,华人不一定每一个环境都好,创办这个医院,华人去看病都是免费,我当时来接任董事长,我说我不行,因为才30几岁,但当时我们的事业如日中天,这个医院得有一个敢出钱,有号召力的人,当时他问我董事长出多少钱,我一出就出500万。
就在事业和社会地位蒸蒸日上的时候,突如其来的战却乱让他所有的财富与荣誉都在一夜间化为乌有,杨国璋不得不举家逃难香港。一切归零,从头做起,那种艰辛实在难为旁人所了解。
杨国璋:我一辈子做了两辈子的事,1954年从学校毕业到1958年接我父亲的班,接后两,三年,就上了轨道,75年逃难,又变成两手空空,去香港又是重新再来
不过,凭着过人的勤奋、毅力和胆识,杨国璋在香港又重新站稳了脚跟。然而,就在事业重新上轨,并以为自己从此不会再回柬埔寨的时候,命运又把他推到了十字路口。
杨国璋:1985年,国王去香港访问的时候,就接见了我们大家,跟大家聚餐的时候,他就有有一个信息,说柬埔寨必然走向和平,你们要有一个准备,将来国家需要你们这些人才去再建设。
国王的亲自接见,又重新燃起了杨国璋性格里不服输的因子。2000年,已经62岁的杨国璋又只身回到了柬埔寨,重新经营起酒业。
杨国璋:难度相当大,因为我们过去是一个名牌,经过25年的时间,知道我们牌子的老百姓,出国的出国,过世的过世,年纪大了,变成我回来的时候,虽然是老牌子,但已经是新产品。
就这样,62岁的杨国璋开始了人生的第三次创业。抓品质,搞宣传,开拓市场,8年间,杨国璋用一己之力,让消失近25年的力士酒,又重新在柬埔寨焕发光彩。
杨国璋:我们刚开始做的时候,员工只有30几人,到现在600人,8年的时间,营业数字也是翻了多少倍上来
如今,重新在柬埔寨发展起来的杨国璋先生又和以前一样,努力地回报着社会,支持教育,扶危济困,为华社的光复竭尽所能。他的举动更获得了政府的肯定,并在2009年初,获得国家卫士的荣誉称号。70年的人生轨迹是那样的跌宕起伏,而之所以能一次次在困境中重新站起来,杨国璋先生认为,都是因为自己身上有着潮人的优良品质。
杨国璋:潮州人比较耐劳,刻苦,没有那么轻易言输,都是拼到最后一分钟,潮州人有这个美德,你看今天多辛苦的工作,潮州人都敢去应付这样
和杨国璋先生一样,如今柬埔寨运输行业的巨头郑源来先生,也有着不凡的经历。祖籍揭阳的郑源来从祖辈便移居柬埔寨。战乱之前,郑先生的家族也曾富甲一方。
郑源来:当时我有两艘船,穿走于泰国,越南和柬埔寨三个国家,主要是运输布,味精和这些家庭用品。当时跑货的时候,非常好赚,当时一箱烟买的时候是四钱黄金,卖的话可以卖到一两半。
不过,同样因为战乱,一夜之间,郑源来从富翁变成了一无所有的贫民。郑源来先生告诉我们,自己当年因为战乱而丢弃的财富,如今说起来都还多得吓人。
郑源来:1975年的时候,我载一批货去越南卖,我载去的货换成了番仔钱和部分美金回来,番仔钱当时一亿多,十二青线包,十二包,黄金是二百多两,美金是两万多,但是我扔掉了两艘船的货物在越南,差不多就是一千多两黄金当时。埋掉,全部埋掉,不然被发现就要枪毙,他说你是资本家
不过,钱财的损失还是一回事,更让郑源来先生的痛心的是在**中,家人的罹难。
郑源来:他(红色高棉)用一种计谋,问说谁要报名去越南,他就送去越南,因为当时去越南是一种解脱,所以大家都报名,全部都被枪毙,我家里50多人,就剩我一家七八人
或许是惨绝人寰的悲剧,让老天对存活下来的郑源来格外的眷顾。在此后3年多的流放生涯中,郑源来竟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1978年,红色高棉被推翻,郑源来也恢复了自由。不过,此时的郑源来已经是一无所有。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郑源来不得不冒险重新做起了海运的营生。
郑源来:去公海拿货,当时我和我朋友去公海拿货,如果被这边政府知道,是非法的,我们偷偷去拿货,我当时一船货的价值大概是六,七千两黄金,一艘大船在公海,三,四十艘小船在搬货。
而就是这种在当时被列为非法走私,充满冒险的买卖,郑源来赚到了战乱后的第一桶金,为他以后的事业奠定了基础。
郑源来:后来进出口竞争大,我又做运输,然后又做房地产,生意才比较有起色
如今,经过十几年的发展,郑源来的运输出口公司已经拥有占地几十公顷的干码头及数量可观的运输队伍。不过,因为经历了太多的**,吃过了太多的苦头。郑源来先生如今更为关切的还是中国的发展。在他看来,异乡终归是异乡,只有自己的祖国,才是最可靠,最永久的港湾。
郑源来:中国雪灾,地震我都捐款,尽一个华人的责任,有一份热就发一份光,能够做得到的我就做,还是希望中国的发展,希望中国、富强,使得柬埔寨的华人比较有一个依靠,做什么事情,不被人看不起。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