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富士康就是宇宙级、银河系级代工企业也不能随便死人!

告诉全人类:富士康的罪过在于把员工当作机器



    一个国家、民族或者企业最可怕的不是陷于危机,而是失去对危机的反思能力。

    无论你是什么长、什么家还是什么授,再说富士康没有罪、没有过,那只能说明他自己有罪!



第一手资料:十一跳回顾

    有人(还是什么专家)说,富士康是国际代工企业,是可以死人的,自杀比例不高,所以就有了11跳。富士康就是宇宙级、银河系级代工企业也不能随便死人!

    ●5月25日凌晨,富士康科技集团观澜园区华南培训中心一名员工坠楼死亡,19岁。

    ●5月21日清晨,富士康一名男性员工跳楼身亡,21岁。

  ●5月14日,龙华厂区男工梁某从宿舍楼7楼坠地身亡,21岁。

  ●5月11日,龙华厂区女工祝晨明从9楼出租屋跳楼身亡,24岁。

  ●5月6日,龙华厂区男工卢新从阳台纵身跳下身亡,24岁。

  ●4月7日,观澜樟阁村,富士康男员工身亡,22岁。

  ●4月7日,观澜厂区外宿舍,宁姓女员工坠楼身亡,18岁。

  ●4月6日,观澜C8栋宿舍女工饶淑琴坠楼,仍在医院治疗,18岁。

  ●3月29日,龙华厂区,一男性员工从宿舍楼上坠下,当场死亡,23岁。

  ●3月17日,富士康龙华园区,新进女员工田玉从3楼宿舍跳下,跌落在一楼受伤。

  ●1月23日,富士康19岁员工马向前死亡。警方调查,马向前系“生前高坠死亡”。

第一种回应:调查不真实

    深圳市总工会也在有关报告中说,未发现富士康存在强迫加班、严重超时加班等违反劳动法规现象。不知道工会的报告是富士康交给她们的,还是她们自己去采集的。就会忽悠社会忽悠人民!我08年进富士康呆了一年多到去年底自离的,辞工基本上要一个多月才能批下来吧,还得看主管的心情了。每个月加班都上了一百多个小时的,一个月只休息2天,是调休的,也就是说安排你每月1号16号休息,如果1号是星期1-星期5其中一天就会用你星期6星期天的8个小时加班2来扣。每天工作时间是11小时+吃2顿饭1小时 在厂里要呆12小时以上,比如早上8点上班 7:40就要开早会,那么我们7点就要起床 出门了。晚上 正常是8点下班 不正常9点 10点都有可能。而且8点下班了还强迫要求义务工作10分钟 搞5S(就是搞卫生)。过年后2个月就苦了,同样每天工作11小时,每月休息2天但是加班2都被扣了,要抵年假。

    我们每个月底都要签一份自愿加班确切书,其实只是做做样子而已,你不签字上的线长组长就怕完不成任务会帮你签了!而且你不签还要被骂,不能得罪上面,要不工作上吃亏的也只是自己的!所以大家一般都会看都不看的签了的都习惯了! 实在太累了要想休息请事假是不可能的,怎么办?我们一般就会跑到社康中心去找医生开个病历表拿去请病假的,一年只有 15天这样的特权,所以我们都会很节约的运用这15天的病假!还有很多事我一下也说不清楚的,文笔不好没法发表达出来。

第一种无奈:真的很无能

    富士康公司25日清晨出现的第11起跳楼事件调查结果,与此前多起事件并没有太大区别,被定性为因个人原因自杀。政府有关部门此前表示,已进行了积极干预,但事态并没有得到有效改善。多位学者认为,政府此刻应拿出更有效的社会治理措施。深圳市总工会有关负责人昨天向《第一财经日报》表示,工会正面临巨大压力。

  政府干预效果不理想

  媒体称,富士康控股股东台湾鸿海集团的总裁郭台铭25日晚间前往深圳了解情况。本报记者昨天多次致电富士康新闻发言人刘坤,但未能得到回应。郭台铭24日曾发表简短讲话称,管理一支超过80万人的生产队伍十分困难,但他有信心能尽快稳定目前的形势。

  深圳市政府22日的通报称,深圳市委市政府和市区各级部门对今年以来富士康科技集团不幸发生多起员工坠楼事件高度重视,目前已成立市区联合工作组,并决定采取一系列措施。这些措施包括,卫生部门目前已经派出一批心理医生驻厂,为员工提供心理咨询服务,人力资源保障部门帮助企业建立健全良好的劳资关系,改进安保工作的方式方法等。

  富士康所在的龙华、观澜街道也加快富士康周边文体卫生设施和公共配套设施规划建设,帮助富士康科技集团开展文化体育活动,丰富员工业余文化生活等。

  但事实是,这些措施并没有对富士康员工跳楼自杀事件产生有效遏制。中山大学行政管理研究中心教授廖为建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认为,富士康几十万员工形成一个小社会,已不是一个单纯的企业管理问题,而是一个社会治理问题,需要多元主体的参与,其中政府要首先承担责任。尽管企业承担着一定的社会职能,但依靠“企业办社会”不太现实,政府更应该从社会治理的角度在富士康建立多元化社会主体和价值取向,共同参与问题的解决,否则就无法解决员工的多层次需求。

  深圳市总工会坦言面临压力

  对于政府和工会的干预问题,深圳市总工会上述负责人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坦言,工会正面临着巨大压力,“就每一个个体事件的发生来说,它有很多复杂的原因,而我们对待这个问题的看法,需要从一个整体上对待。”

  
深圳市总工会上述负责人说:“比如第11个跳楼员工刚入职一个多月,年龄才19岁,就留下一份遗书。这件事和企业管理有直接责任吗?这个结论不好下。我说这个话,并不代表我认为富士康的管理没有问题。恰恰相反,我认为富士康的管理体制不仅存在着问题,而且马上要进行改,必须改,越快越好。”
  深圳市总工会日前对富士康的500多人进行了一项企业满意度调查,结果显示,员工对富士康的管理、工资及福利待遇,包括工会组织对员工的关心等方面的满意度不高。
  记者在深圳市总工会上述负责人的办公室看到,深圳市总工会正在撰写一份关于富士康的报告。但深圳市总工会上述负责人拒绝透露该报告的内容和用途。深圳市总工会上述负责人称,富士康事件的确对工会组织产生一个很大的挑战。“我们希望通过应对危机来提高工会在富士康的覆盖率和完善工会功能。最近深圳市总工会将在富士康的科、线层面上建立工会小组,在厂和区要建立分工会。我们正在做的一项工作,就是要讨论用工会会员大会的形式,讨论企业的规章制度和企业管理方法,对企业基础管理进行监督,建立一个以工会组织为基础的员工关系互助网络。”
  不过,华南师范大学人力资源研究所所长谌新民教授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认为,富士康事件正在敲响产业升级的警钟。富士康在大陆地区是一个典型的加工制造代工企业,处于产业链条的最低端环节的。一个代工企业有几十万人,看似解决了很多社会就业问题。但在目前的劳动力供求状况下,低端的、临时性的且缺乏保障的就业形式并不是当前社会所需要的,也不是吸纳大量劳动就业的有效形式。
第一种解释:社会有问题  
    如今富士康已经是“11连跳”,从“第七跳”开始我就在关注,尽管令人心痛不已,但一直没有动笔去抨击富士康,而是冷静地思考着这个问题。那些逝去的年轻生命不可追回,但留给我们社会的却是沉重反思。
  也许有人要问我,为何反思的不是富士康?富士康当然要反思,对于富士康的指责和剖析的文章已是连篇累牍,其悲剧背后的个人和社会原因已经剖析得透彻。我最担心的是富士康这种自杀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别“移情别恋”地蔓延到其他地方。这种自杀的“多米诺骨牌效应”,我们可以从张国荣自杀后,明星接连不断地自杀中寻找到蝴蝶效应之答案,近来的校园暴力也有同样的原理。
  我们应该清醒地认识到富士康的“11连跳”,反思的更应是我们这个社会。针对多起杀童案,温家宝总理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强调,我们不但要加强治安措施,还要解决造成问题的深层次的原因。不可否定富士康的生存状态问题。其实当今的生存压力,对于“80后”尤其显得不堪重负,他们有梦想,面临着成家立业,可又感到迷茫。网上流传的“我是80后男生,官都被50后当走了,钱被60后赚走了,看上的80后女生也被70后抢走了,连栽赃给我们的那些名号都被90后抢走了”,多少能说明“80后”的尴尬和无奈,以及生存之压力。
  在富士康,85%以上的员工是“80后”和“90后”新生代农民工。对于新生代农民工而言,改变命运与这个国家改变经济结构和城乡二元结构一样的艰难。去年春节前,我应中宣部主管的杂志《政工研究动态》之约写了调查报告《新生代农民工的青春与梦想》,在该文中我专门剖析了农村青年文化素质下降所带来的问题,以及几代农民工的心态差异,指出当今的年轻人没有父辈那种吃苦耐劳的精神,更少了刻苦自学的精神,在思想观念、生活方式等方面,新生代农民工已与第一代农民工大相径庭。其中的一个重要区别,就是新生代农民工对城市的认同,要远远大于对农村的认同,在他们的心里已经感到了一种落差:一种乡村与城市的落差。当今面对他们的现实却是:退回农村,做不了合格的农民;融入城市,很难逾越横亘在面前的制度、文化之墙。新生代农民工是有梦的一代,内心埋藏着“城市梦”,城市梦的实现,仅凭着自身能力,那怕是穷尽一生也难达到,原因是城乡二元体制,让他们实现“城市梦”的成本太高。“思想者是痛苦的”,正因为他们有梦,面对同样的社会境遇,他们内心的困惑也就越大。
  根据富士康集团及警方提供的资料,坠楼者多出于个人生活原因而选择轻生。富士康新闻发言人刘坤说,这些员工的极端行为主要是因为婚恋和情感上遇到挫折,或是家庭出现变故。不必怀疑这种说法,新生代农民工生存能力、承压能力显然比他们的父辈差得多。因为新生代农民工有的从小跟着父母在城市长大,有的甚至在城里出生,那些在农村长大的孩子,从小也是娇生惯养大的,一出学校就走上了打工路。因此,要提高他们的心理素质,提高抗压能力,使他们确立良好的心态,积极乐观地面对未来。这就要企业不仅要在物质上保障员工的权益,还要在精神层面体现对员工的人文关怀。
  一个民族最可怕的不是陷于危机,而是失去反思能力。富士康接二连三出现年轻员工坠楼事件,反映出新生代农民的精神情感困惑已经成为当前中国需要面对和解决的严峻问题之一。这不是为富士康开脱,而是当前之现实,我们的社会应直面这个深层次的原因。
第一大举措:高僧做法事
    熟悉深圳的朋友都知道,深圳是从一个小渔村发展建设起来的,成为中国最有特色的改革开放窗口。深圳的地理环境有一个特点,关内基本上是现代城市的模式,而关外仍然是以一个一个村庄镇店为主体而形成的工业产业基地的模式。很多企业都是依托于某个村镇发展起来,生产生活的基本上都是长期处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之中。这些村镇就象大海之中的一个个小岛,相对自成体系,外来的打工仔们,每天早上从宿舍奔向工厂,晚上从工厂奔向宿舍,偶尔有休息日休假日,很多人也只是在镇上活动,购买一些生活用品,或是简单的休闲娱乐一下。如果人为的切断了这些村镇之间的道路连接,或是长期不去其他地方走走,那么相对就形成了一种封闭的生活环境模式。类似在劳改农场里一样的生活。从风水学上讲,这是由于大气场的不流通所造成的不良风水,而这种特色,恰恰以深圳这个特区最为突出。拿我们一个房屋来举例,如果一个人,长期生活在屋内,不与外界交流沟通,那么这个人一定会产生心理疾病,导致精神出问题。另一个问题就是,当企业发展壮大,打工仔越来越多的时候,生活的空间相对就变得狭小了,就会形成另一个风水上的问题----宅小人多。气场变得杂乱,浊气难以释放出去,会对这个环境里生活的所有人都产生影响。10多年前,火车没有提速的时候,去往西北尤其是新疆的列车上,常常会发生有人跳车的事件,就是因为人在狭小的空间里憋闷的时间太久,就容易在一瞬间突然爆发。这与富士康的9连跳事件有着本质上的一致性。而一旦连续发生这样的问题,那么这种不良的信息,在这个相对封闭的环境里,是会互相传导的,会影响到生活在这个封闭空间里的大多数人。其实自杀的事件,不光是在富士康一个公司,在深圳的其他大企业里同样也存在,例如中兴、华为这样的大企业,同样有这类的问题。这类问题的根源,是深圳这个城市整体大风水格局上的缺欠所造成的,如果大家有条件,可以对比一下,深圳关内的企业与关外的企业自杀的比例,就能得出结论。要想改变这种状况,应该从深圳市的整体规划的角度去考虑改进风水环境,而不是单纯请高僧做法事就能够改变的。大的风水环境的问题,从局部上调整,意义不大。那些打工仔们,象是被老板圈养的羊,每天清晨赶出去放牧,晚上赶回圈睡觉,周而复始。要改变这种N连跳的弊病,首先就要改变这种圈养的模式。但是现在的企业老板,多数是以经济利益为第一目标,而忽视对人的关爱,因此11连跳以后,肯定还会有12连跳,13连跳,乃至N连跳。即使不是发生在富士康,也会发生在其他的企业。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