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富豪“裸捐”之后怎么办?

比尔·盖茨、巴菲特早就站出来了。日前,美国富翁比尔?盖茨和梅琳达·盖茨夫妇,以及巴菲特倡议全美的亿万富翁宣誓,在有生之年或死后将自己的一半家产捐给慈善机构。这被称为是“日落条款”,规定捐赠人应设定一个最后期限,届时他们或者其继承人必须将资产直接支付给慈善机构。
  一面是他人倡议富豪捐款,一面是富豪自觉“裸捐”,两者的差距可谓宵壤之别。事实上,很多中国富豪非但不捐款,而且因担心被“均贫富”而纷纷移民海外。据报道,2009年中国再次掀起投资移民海外的热潮,到美国投资移民的申报人数翻了一番。
  中西富豪截然不同的行为,似乎印证了中西财富观的差异,比尔?盖茨认为,“在巨富中死去是一种耻辱”,而中国人尚来认为要封妻荫子,遗产留诸子孙。
  但是,中西方在对待财富上真有这么大的文化差异么?我们的教导里不就强调:达则广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人过留名,雁过留声么?西方富豪拼命赚钱,然后做慈善行为,不正是这一观念的最好体现?要讲美德,我们的传统美德里缺少扶贫济困这样的东西吗?要讲对财富的认识,中国人也有很高妙的地方,“生不带来,死不带去”、“钱是身外之物”,是普通人嘴里都能说出来的话,权势人物也能说出“子孙若如我留钱有何用?子孙不如我留钱有何用?”的话。要讲思想觉悟,过去讲“损有余而补不足”,现在讲为人民服务,丝毫不逊色于西方人。思索再三,我认为只能从制度上去找答案,什么样的制度有什么样的财富观,什么样的社会有什么样的富豪。
  在制度安排上,美国显然做得更好,它对富豪征收高额的遗产税,防止财富因世代相传而过度集中,财富越多,税赋越高,高到“逼迫”富豪把钱拿出来“贡献”给社会,让社会去花。它同时照顾富豪们的感受,让他们成立各种基金会,大限度地拥有对财产的“支配权”。实际上,富豪把管理自己的慈善基金当成一件有成就感的事业来做,这就让富豪掏钱掏得愉快。这就巧妙是实现了富豪财富的社会化。
  我想,不少中国富豪并非不乐意做慈善,或是不懂得“富不过三代”的道理。据中国广播网报道,福耀玻璃集团董事长曹德旺也曾希望以捐赠股票的形式成立慈善基金,他准备将曹氏家族所持有的福耀玻璃股份70%用来成立慈善基金,按当时的市价超过40亿元,但因种种原因未能成行。
  这毕竟是特例,没有一种抑止财富高度集中的制度,比如遗产税,富豪的财富社会化只能靠道德,而道德毕竟是一种弱约束。如果中国开征遗产税,富豪的财富观肯定要改变大半,会向不断身西方富豪们看齐。
  不过,财富的合理分配,非单一制度的结果,而是综合制度的结果。中国富豪很难像美国富豪那样的“裸捐”,固然是因为直到现在仍未推出遗产税,其实也与中国的社会保障制度也跟不上有关。美国富豪“一分一毫也不会留给自己子女”,他的子女也会因美国相对完善的社会保障制度而体面地活着。同样的事情如果发生在中国,可能会是另一番景象,富豪的子女同样会面临严峻的现实问题,不要说去拼取成功困难重重,恐怕也会有上学贵、看病难之虞,遇到不公正的待遇,会因为没有钱“打理”而寸步难行。而父辈留给他们的财富却能保证为他们的人生保驾护航,不但免于匮乏与恐惧,而且有利于走向成功的彼岸。
  因此,当个人的成功主要依托家庭、关系、余荫、遗产……,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拼爹”游戏大行其道,以及种种特权仍然世袭之时,必然会驱使人们(不光是富豪)把财富留给子孙,以此为他们的人生保驾护航。而当一个社会真正实现“个人的成功只与个人努力有关,与(继承多少)金钱没多大关系”之时,父辈的遗产(权钱)固然可以为成功添翼,如若没有,也完全可以依靠个人奋斗平地起高楼,那个时候,富豪裸捐当会成为常态。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