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天汇”造假 李兆基被查

多年来,香港地产业都有联合托市的潜规则。2009年下半年有大量内地富豪进入香港楼市,却遭受2010年中央调控楼市,内地资金流入香港的速度大减,于是天汇成众矢之的。   2010年7月14日,在香港国际金融中心二期的大堂内,一众媒体长枪短炮,严阵以待,只为等待人称“四叔”的恒基地产主席李兆基。当天上午,香港警方商业罪案调查科的探员手持搜查令,在多个地方带回了大量文件,其中就包括恒地(00012.HK)办公的国金二期。这标志着警方正式介入调查“天汇”造假一案。
  而在国际金融中心内等待的媒体终究空手而回,一向以“面慈敢言”著称的李兆基并没有出现。只是在14日晚间发表声明称:已向警方提供了相关文件,并派出职员协助调查。欢迎警方介入调查,并会全力配合提供资料,希望事情早日水落石出。
  当晚,香港警务处处长邓竟成表示“暂时无人被捕”,但事件相当复杂,而且涉及人士众多。
  托股市?
  这究竟有多复杂。“天汇”项目位于香港港岛区西半山,2009年10月以每平方米约62.74万元人民币、总价4.39亿港元的天价,创下全球分层单位最高成交纪录,并因成为“全球最贵”的豪宅而备受关注。
  然而创下纪录后,天汇就麻烦不断,先后传出项目要延迟交楼、项目分层不符合规定等等。到了2010年2月,市场陆续传出天汇24个已售出项目并未成交的消息。当时已经有香港媒体质疑恒地使用虚假成交“托市”,事件引发了香港政府的关注,香港地政总署为此连续六次发信,要求恒地解析事件。
  一方面,恒地一直坚持只是由于金融风暴的冲击,买家周转不灵,所以延迟交易。另一方面,恒地多次向媒体澄清并无虚假交易。2010年3月李兆基曾向媒体表示:“如果是假动作,用自己人的钱去买,我可以跟你赌,你出一万元,我赔一百万。”
  在有关部门的多次质询后,恒地最后定出了交易最后限期。“6月16日就清楚”李兆基曾经很肯定地表示。然而最后限期到来后,24个延迟成交的项目,最终有20个未能完成交易。恒地发言人颜雪芳16日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交易取消在业内很平常,公司非常乐于提供有关公寓的销售信息,并声称公司没有任何欺诈行为。
  但当时市场已有声音质疑,恒地是否借天价楼盘推高股价,进而获利。对此李兆基在公开场合也一再表示,不会以“小家子气”的手法推高股价。他表示恒地只占天汇六成股权,没必要为他人做嫁衣裳。
  但“四叔”的解释并没有得到认同,香港立法会议员何俊仁向香港证券会提议,要留意恒地是否涉嫌披露虚假或误导性的物业交易资料,从而影响恒地的股价。2009年10月恒地股价由最低的48.5元攀升到最高峰的60.6元,上涨了近25%,表现优于其他地产蓝筹。凯基证券的分析师向记者表示,同期恒地股票并未见异常大手进出。
  有证券界人士表示,要证明恒地操纵股价,那就要找到证据证明恒地早已预知交易无法落实,却还是将收益预先计入公司盈利,看看恒地是否有夸大账目之嫌。这也应该是警方重点检查的方向。
  知情者?
  而取消交易后恒地对待买家的态度,也让人质疑恒地是否早已知情。
  6月16日,恒地公告20个单位未能成交,决定没收5%订金,不追讨成交差价。恒地这番行为让公众大为不解,在公布的地政总署公函中,政府指这种做法不寻常。因为按照所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恒地不仅可以根据合约第11条3款没收楼价的5%订金,还可以按合约第16条要求买家补偿收回重售楼宇的开支和可能损失的差价。随后政府要求恒地解析原因。
  恒地随后回复道:由于买家所属的公司都是一元成立的空壳公司,恒地相信这些公司不会存有资产,也没有能力支付发展商损失。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