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黄光裕: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欲望

  欲望流血

  中国人喜欢贫民英雄,推崇白手起家,习惯于把尊敬献给赤手空拳打天下的成功者,原因不外乎是这能给平凡人希望。

  黄光裕对于刚刚出来打拼的年轻人来说,是当之无愧的偶像。4000元,17岁,就这样背井离乡,来到大城市北京闯江湖,水一定很深,不然的话,怎么一下车就被北京火车站拉车的人给骗了呢?不然的话,怎么能两眼一抹黑就因为投机倒把被抓起来了呢?而这次入狱,客观地讲,应该是他“三进宫”。

  有学者研究,中国社会是人们阶层上下变动比较容易的环境,比如说,考学当官,可以“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其中古今人物不胜枚举;比如说,经商致富,从一贫如洗可以到富可敌国,古有胡雪岩等,今有黄光裕等。黄光裕只是一个代表,因为他从2004年起,连续5年被英国小伙子胡润选入中国富豪榜,其中三次都名列第一,所以首富的称号就落在他的头上了,他很典型,特别是在21世纪的今天,典型还不仅仅是他的财富,还有他小学毕业的文化程度。因为这个,也使他更容易成为平凡人的标杆,张朝阳、丁磊比不了,他们都是高级知识分子,做的行当技术要求高,一般人做不了,而黄光裕却不是,甚至,他选择的行业也是人们容易做到的,开零售店看起来并不难,进入门槛极低。我想,起点低、易模仿、中国首富这些是黄光裕的标杆意义。

  说实话,我也惊讶于黄光裕的成功,尽管市面上已经出了他很多本书,但并没有激起我的阅读欲望,这也许是因为觉得他的企业还没到值得研究的份上。然而,《黄光裕真相:欲望驱逐下的首富困境》,读罢,我确认了自己的猜测,因为,黄光裕看起来风光无限的千亿帝国,是经不起推敲的,国美电器是他的大本营,也是他在其他领域纵横的资金来源,这一点,世人共知,他压供货商的货款来投资房地产、股市,以谋取比零售业高出许多的利润。由于房地产、股市投资战线拉得很长、导致他对资金的饥渴症,从而促使他去在家电业进行疯狂收购,从永乐到大中、再到不顾一切入主三联商社,都是为了争取更多的门店、占压更多的资金,以满足他资金的需求,甚至不管门店是否能够盈利,不管收购价格是否合理,统一家电业之心近乎疯狂,一个证据是对利润没有要求,到了这个程度,黄光裕的经营思路已然脱轨,谈不上正常的商业运营了。

  2007年苦心孤诣收购迪信通,也是源于对现金流的渴求,迪信通作为门店众多的手机零售商,黄光裕当然知道他能带来什么。可以,被安插进入迪信通当黄光裕卧底的张玉栋破坏了他的如意算盘。

  这也许是黄光裕玩茶壶盖游戏中,茶壶盖掉落的开始,“三个茶壶两个盖”,由胡雪岩发明的这个形象比喻资金腾挪的理论被今天很多的企业家广泛接受,2004年被枪击而亡的山西海鑫集团董事长李海仓是积极拥护者,德隆集团唐万新更近一步,“三个茶壶一个盖”,最终没能玩好这个高难度动作,因为几千万的资金缺口而功亏于溃,没能对付金融与实业的平衡挑战。而黄光裕似乎比唐万新还要胆大,他玩了一个“三个茶壶借个盖”。国美的供货商要求缩短帐期,沉淀在房地产市场的资金不能及时回笼归还零售,股市上东奔西突,未能冲出中关村科技的重围,整个股市行情又非他能左右,潮落前夕,在沙滩上裸奔的黄光裕该怎么应付?

  这确实是超级难题。

  在他起家的阶段,中国银行北京分行的牛行长应该是他的一个够义气的保护者了。

  13亿元的贷款无论对于哪个企业家来说都是发达的坚实基础,而2006年牛忠光已经落马,谁来拯救他?

  黄光裕当然不会轻易放弃,在社会上二十年的摸爬滚打已经教会了他一套生存逻辑:金钱解决一切。有钱,他就不必受人白眼;有钱,他就拥有几十万人为他工作;有钱,他就交到了很多上层朋友。更重要的是,有钱,他就可以赚更多的钱,就可以满足他更多的欲望。

  黄光裕好赌是身边人都有体会的,这种赌性不仅体现在他经常去澳门豪赌、以30%的把握去做事情、热衷股市操纵等等,我们完全可以相信,他会以赌的逻辑去应对一切有挑战性的事情,包括,他寻找保护伞这件事,可惜,再精彩的游戏都有gameover的时候,只不过——看时机。他以为能通过保护伞的资金一箭双雕地解决两个问题:资金缺口与关系构建,但没想到,他会兵败中关村科技,资金套牢,关系反目,精心算计的妙招变成了黄光裕背上的十字架。

  赌是什么东西?赌,是人性中的一个特点,我们并不陌生,它在每个人的内心深埋,是欲望的一种强烈表现。欲望推动下,赌性常常跃跃欲试,促使人们热血沸腾、忘记理智而选择孤注一掷。

  黄光裕的老家人说,他欲望太强了,发达之后不能控制自己,觉得可以君临天下、傲视一切。这也导致他不能正确认识自己。

  儒家强调每日三省吾身,不断改正自己。佛家也强调人要时时修心,###见性,不入恶道。黄光裕肯定无暇去体悟这些智慧哲学,以此来指导自己的人生方向。

  曾经听一个遭受了事业挫折的长者说,人还是要本分才好,本分就是有多大能力做多大事。这话听起来有道理,可是做起来却不易,因为人不容易判断自己有多大本事,所以经常会去挑战一些超出能力的事情,而当时,谁又知道呢?

  我震惊,是因为了解了黄光裕以让人惊骇的手法完成了财富积累,这里面可能就有万千股民的血汗钱;我失落,是因为一个贫民偶像再一次被打破了,而我是多么地希望社会有这样的榜样,可以给人们奋进的希望。

  可惜,黄光裕不只是打开了财富之门,也放出了欲望之虎。没有笼头、没有训导,在社会的拥簇下走到了绝境,它伤了人,也害了自己。

  我很遗憾,为首富,也为当前鼓励欲望膨胀的社会人心。

  宿命桎梏——欲望、权力、金钱

  黄光裕落马,扰乱了官场,权力和金钱的结合,成就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人在世上,首要就是活着,要谋生。无论是当官的、为商的、做工的,各色人等,南来北往三教九流,手段和方法千差万别,但本质都是为了生存。

  生死根本、欲为第一。作为首富,黄光裕无疑是富有的,他曾经建立的财富帝国是许多人几辈子都无法企及的高度。然而金钱的富裕,并没有为他带来快乐,反而把他推进了一个更大的漩涡。

  金钱欲望的无限制膨胀,把他逼进了黑暗的边缘,我愿意相信,他也曾经挣扎过,至少也曾经矛盾过吧。他运用自己手中的财富也曾回报过社会,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但是他为自己的家乡做的一切,我宁愿去相信那是出自他自己的本意,而决不仅仅是作秀。

  然而,他最终还是走下去了。

  这个漩涡越滚越深,该进去的、不该进去的,欲罢不能了。当金钱已经不再是简单的货币符号,成为一种手段的时候,它将自身的杀伤力发挥到极致。和权力纠缠产生的社会反应,提供了肆无忌惮的可能性,使得黄光裕似乎拥有了江湖上“睥睨一切’的架势,他开始飘飘然了。他以为他可以和别人不同,他的世界,没有法律、没有责任,只有不能想,没有不能做。

  金钱和权力本身就是相互吸引的,欲望怕是加速吸引的润滑剂。

  叔本华说过,欲望过于剧烈和强烈,就不再仅仅是对自己存在的肯定,相反会进而否定或取消别人的生存。首富的困境,是欲望驱逐下的困境。

  《黄光裕真相》,揭示了黄光裕事件的起因、发展、落幕,在作者娓娓道来的讲述中,为我们描绘出一副纵横交错的欲望图谱。首富的世界并不如外人想象的华丽、唯美,在追逐财富的道路上,他也成为别人欲望的工具,承载着权力到金钱的中转。他为自己编织的权力之网,反而困住了自己,欲罢不能。

  然而,大幕终要落下,灰姑娘午夜的南瓜马车天亮终要回归原形。欲望的无节制驱使,权力和金钱结合制造的种种幕后交易,终于浮出水面。不管是哪个环节的曝光,都顺应了轮回的天理。一个潮汕小子的首富之路,以这种方式落寞,留给人们无尽的唏嘘与反思。

  望不断的红尘欲望

  李德林

  翻看完手上的书稿,我突然有点失落。

  望着窗外闪烁的霓虹灯,心情很是低沉,很多年了,总有一个问题一直在缠绕着我,人一生到底追求什么?理想?金钱?小时候,老师在给我们布置作文的时候,我的理想这一类的题目不知道布置多少次,那个时候我的理想总是那样的漂浮不定,直到小学毕业了,我还是没有整明白我长大了要干什么?理想总是那样的遥远与模糊。现在我依然迷茫,我的理想到底是什么?搞不明白,这是一个任何人也说不明白的问题。到了北京之后,整天在资本圈抠新闻,我一直问自己,这就是自己的理想?

  人总要是在理想的支撑下活着,那样会有一个活着的方向跟目标,甚至在自己遭遇困难的时候,理想就是自己的精神支柱。这是一位长者告诉我的,我在困惑的时候,我一直在努力地寻求自己的精神支柱,可是这让我更加迷茫。我到底追求什么呢?有时间我会想起上学的时候,全班的男生将监考老师给锁在考室外,然后就是一通疯狂的集体作弊,最后院长气急败坏地要求全班补考,最后我们以我们全班罢考宣告结束。现在想起来甚是可怕,小时候那漂浮不定的理想在我们年轻鲁莽的疯狂下蹂躏的一塌糊涂。其实我问过很多人关于理想的问题,别人告诉我,那是因为我少了挨冻受饿的机会,挨冻受饿的人会明白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我一遍又一遍地翻看手上的书稿,上面是一个万千梦想者的榜样,我一次又一次地问自己,难道黄光裕小时候的理想就是富甲天下成为中国首富?不可能,黄光裕小学毕业之后就开始到处流浪,那个时候我想他有成为富人,整天吃穿不愁甚至妻妾成群。如果黄光裕是个正常思维的人,小学毕业的他绝对不会有将来成为科学家、工程师甚至梦想有一天成为中国首富。

  在挨冻受饿流浪他乡的时候,金钱跟亲人是一个流浪者最大的追求。对,每个人都应该少不了这样的追求,都希望通过不断的追求改变自己,改变自己的生活,改变自己的地位。每个人的追求起点是不一样的,那么他们的改变也就不一样,也许最后离他们儿时的理想越来越遥远。

  在不断的追求之中改变自我,慢慢地演变成了欲望,人总是在自己的欲望世界里越走越远,甚至无法回头,因为自己的追求在欲望的刺激下慢慢地形成了自己的世界观跟价值观,这种日积月累的价值观会无形地推动着追求前行,欲望会膨胀的越来越大,无论这种价值观是否正确,也无关价值观的道德。我慢慢地明白一个问题,那就是万人敬仰谟拜的黄光裕为什么会从一个摆地摊的小小的投机倒把份子一步步坐上了首富的宝座,他的成功一定是在他自身的价值观主导之下前行,欲望的魅力让他走向巅峰,走向了疯狂,这不是理想,这是金钱推动下的欲望膨胀,无度、无纲。

  是的,理想越来越远,我想这个时候黄光裕一样很迷茫,为什么自己不愁吃穿,成了首富却成了阶下囚呢?我想他也许忘记自己为了三万元银行贷款向人行贿那一段,但是他这几十年却因此形成了自己价值观去判断他的一切行为。当然已经完完全全用钱去实现自己的追求的时候,理想已经完全被欲望取代,欲望有多大,自己的天地就有多大。这是一个悖论,当钱可以化解一切问题的时候,唯一不能化解的就是权力的天花板,钱之所以无所不能,那是因为权力无所不能,权力能够帮助黄光裕实现一切想要的东西。权力是金钱的附庸,也是很多人实现欲望的阶梯,当权力可以实现金钱的诉求的时候,欲望就会成为现实,当金钱的诉求超越权力的时候,权力的天花板会让欲望膨胀的破裂,欲望就会流血。

  窗外的人越来越少了,北风瑟瑟,谁能够驾驭自己的追求,在正确的轨道上一步步靠近自己的理想?我迷茫,人总是认为自己的追求是完美正确的,永远都走不出自己的视线,狭隘而又固执。人一生难道就这样往返的循环着来了断自己吗?红尘纷扰,在所谓理想外衣包裹的欲望刺激下,我们却无法望断,因为每一个人都走不出自己的日积月累的价值观,走不出自己的欲念,也许欲念的生存土壤让自己的价值观越走越远,无法回头的那一刻,金钱也无法让权力拯救自己,理想在金钱下破灭,苍白无力?谁能拯救自己呢?

黄光裕案所涉官员级别提升 陈绍基"慎刑论"引联想

中国首富黄光裕割脉自杀 自感罪孽深重

19名中国富豪“落榜”:黄光裕财富状况不明

[ 本帖最后由 世界是我家 于 2009-5-14 10:01 编辑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