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厦门远华案内幕:福建公安厅原副厅长庄如顺忏悔书

  
  福建省公安厅原副厅长庄如顺忏悔书
  今后的日子,不仅没有了激情,没有了意境,而且身心痛不堪言,思想不胜重负……母亲的一个责备,妻子的一次嗔怪,女儿的一声娇唤,都是我心中的喜悦和牵系。而现在,我何时才能再重温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氛围……
  踱步囚室,铁窗外夜空西沉,茫茫不见光亮;四壁间孑身被困,悠悠可知生与死。忆昔抚今,面对将来的残酷,我曾痛苦地思索,冷静地分析,设身处地地为家人着想,将心比心替自己考虑,思绪难平。
  我是成长于英雄辈出的五六十年代的一年,保尔那一段“人的一生不能虚度年华”的名言曾激励我从小就立下投身伟大事业的抱负。“人活着干什么”的讨论伴随我从少年走向成熟,烙进我的思想。过去,我学业有成,事业有绩,幸福地辛苦于每一天、每一岁,虽百般忙碌却乐在其中,也给自己和家庭带来惬意和温馨。我活得很充实、很满足。而现在,我犹如笼中鸟,望海阔天空,不仅有翅难飞,还要人家喂食。笼中鸟还有观赏价值,可我却一文不名。我现在活着,于国家于社会于家庭都没有了任何价值,充其量不过是一具生理的躯体,行尸走肉。呼天穹大地,呼青山绿水,谁能告诉我,我活着有什么用?我该怎么活?一个人,从物质到精神,活着不能奉献于社会和家庭,还要索取于社会和家庭,这是毫无自知之明的活,是把自己生命的存在寄托在别人痛苦之上的活,是自私与可耻的活!……
  我从小就爱好文学,对人生的思考往往感情多于哲理。公安工作那种破不完的案、永不平静的治安,与我的性格一拍即合,我在这个极具挑战性的事业中增长了才干,也显示出了自己的价值。二十年来,我一直生活在这种极度兴奋的亢进之中,生活在一种令人欢愉的成就感之中,生活在永不停息的躁动之中。而现在,这种亢进与躁动永远消失了,今后的日子,不仅没有了激情,没有了意境,而且身心痛不堪言,思想不胜重负。日子不是平淡,而是苦涩,索然煎熬着每一天的日出日落。我从小就生活在一个家风很好的温馨家庭中,二十几年来,虽呕心于工作未能照顾好母亲妻女,但家庭永远是我扬帆四海的一个温暖港湾。母亲的一个责备,妻子的一次嗔怪,女儿的一声娇唤,都是我心中的喜悦和牵系。而现在,我何时才能再重温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氛围……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