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童大焕:口水淹没不了任志强却会淹没真问题

素来站在言论风口浪尖的华远集团总裁任志强在博鳌论坛的最新言论,再次引发近乎一边倒的口诛笔伐。他算了一笔账:1978年GDP大概3000多亿,现在是30多万亿,增加了100 多倍;1978年月工资全国平均28.6元,现在也增加了 100倍。1978年我们大白菜2分钱一棵,现在2元钱,也增加了100倍。房价只增加了16.6 倍,等于没有涨价。此言一出,“逻辑混乱”、 “一贯藐视公众智商”、“奸商欺诈”等喝斥声不绝于耳。有人说按任总的逻辑算,每平米房价应是794元(与电脑降价比);甚至有人因言问罪,称华远是国企,任志强不宜再当总裁。

有大嘴称号的任志强对类似的舆论批判早已身经百战,我们一再看到的情形是,口水淹没不了任志强却往往淹没了我们自己,因为任志强站在信息和财富的时代至高点上,早已经学会了在口水上面游泳;口水越多,他反而被抬得越高。倒是我们这些没有财富和信息优势做“救生圈”的人,越来越被自己的口水淹没,越来越在光怪陆离的口水泡沫中看不清问题真相。

我在自己的博客链接上称“任志强是个明白人”,现在还持这个观点。虽然我并非一概赞成他的观点,即使赞成的部分也未必全盘接收。但我认为,他在这个纷乱的时代,总体是相当清醒的。他的言论屡屡成为众矢之的,并非其有意要语不惊人死不休,恰恰是因为他无意之中触及了时代和人们的痛处,触及到了真问题,这才引发人们本能的反弹。但基于立场的本能反弹只是动物本能而已,人类除了本能更可贵的是理性。一个社会的进步需要时时触摸时代的痛处,才能理性地思考并采取合适的治疗对策。如果一遇到人摸到你的痛处就跳起来骂人,拒人于千里之外,这个世界上谁还敢帮你治病疗伤?人们把对高房价的仇恨,迁怒于一个任志强,能解决哪怕是最小的问题吗?即使实践证明他的话句句是真理,房价就因此成倍地上涨吗?即使我们“众志成城”唾沫横飞将他批倒批臭甚至真如某些人期待的那样因言问罪剥去其房地产公司总裁的职务,房价就能够因此而降到大家期待的价位上来吗?再说,任志强还提到,房价之所以过高,“土地出让金占到房价的一半”;他还提到另外一个问题,就是政府在保障性住房中的腐败和权力侵占的问题。可惜,批判者只顾了“站稳立场”,对他这些话视而不见充耳不闻。

有人说“任志强现象”是劣币驱逐良币的结果。时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我倒觉得任志强有点真金不怕火炼的味道,因为他总能拿出各种真实的数据。有人说,1978年的时候,中国根本就没有商品房这个东西,不知道任志强所说1978年的房价是怎么来的。那时候的确没有商品房,但农民自建房和中小城镇居民自建房的成本应该是有据可查的。有人说对居民收入进行年度比较的时候,必须扣除价格因素。扣除价格因素之后,中国的GDP30年来实际增长14倍,而城镇居民人均收入增长9倍左右,农民收入增长6倍左右。并不是任志强所说的增长百倍。那么,房价上涨部分是否也应该扣除价格因素呢?否则就是双重标准。由此,这个貌似很有说服力的反驳还是没有说服我。

在“任志强谬论”的背后,其实隐藏着破解中国经济核心秘密的金钥匙,就是为什么普罗大众的相对购买力没有随着经济突飞猛进的增长而同步、正比例增长?一是如耶鲁大学教授陈志武的分析:从1995年到2007年,去掉通胀成分后,政府财政收入增加5.7倍,而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只增加1.4倍,农民人均纯收入才增1.2倍。在当下,超过76%的资产属于公共拥有(即政府所得),民间只有不到25%的资产。

二是现在城乡居民虽有20万亿存款,但平均每人不到1万元,而且估计80%以上掌握在20%以下的人手里。国家统计局宣布2008年全国城镇单位在岗职工平均工资为29229元。但是这只是一个平均数,统计过程把中国最广大的工薪阶层排除在外:大量农民工(仅此一项达2亿多人)、城镇私营企业和个体工商户;而且统计的是个人税前工资,并且包括个人交纳的养老、医疗、住房等“个人账户”的基金(占工资总额11%左右,多数掌握在政府手里,个人无权支配)及住房公积金(占工资12%以内)。数字显示,2005年电力、电信、石油、金融、保险、水电气供应、烟草等垄断行业共有职工833万人,不到全国职工人数的8%,但工资和工资外收入总额估算相当于当年全国职工工资总额的55%。

第三方面,我们增长的财富大部分利润被外国人拿走。外贸依存度长期高达GDP的70%左右。同时,大量“垄断国企”早已成了境外上市企业。据悉,从1993年到现在,我们的垄断企业积累的未上缴利润达几万亿元。巨额垄断利润大部分拱手让给了真真假假的“海外投资者”。宁赠友邦,不予家奴。中石油在美国上市融资不过29亿美元,上市四年海外分红累积高达119亿美元。仅中国石油、中国石化、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四个公司四年海外分红就超过1000亿美元。而中国全部上市公司,在18年里给全体股民的分红总额刚刚超过2000亿元人民币!中石油在香港上市的时候,发行价只有1.27港元;回到内地上市,却以16.7元的“低价发行”“回报内地股民”。

经济学有一个词叫做“悲惨式增长”,我们还没有走出这个陷阱:高能耗、高污染、低分配。经济增长的成果被少部分人掌握和拥有,大部分人承担经济增长的成本。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