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深航迷局:两大巨头博弈

  由于幕后大老板李泽源因涉嫌经济犯罪被逮捕,深航隐藏已久的资金链问题以及管理问题开始变得显性,尽管目前深航仍在正常经营,但深航二股东国航已经深度介入。然而,南航是否能够容忍国航深入自己的腹地分食自己的地盘?李泽源手中的65%股权将落入谁手?在东航上航整合之后,深航的命运或将再次引发中国民航业变局。
  晴朗了一个月的深圳,开始下起了蒙蒙细雨。宝安机场深圳航空的办公楼,成为了一座坚固的城池。自从深航幕后大老板李泽源被公安机关带走调查后,这家国内最大的民营航空公司就开始谢绝一切媒体的参观与采访。
  不过,一家公司的沦陷,也许是另外一家公司的崛起。以二股东的身份“潜伏”多年的国航,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始了自己的布局。“在媒体爆出李泽源被抓之前,国航北京的高层就已经飞到深圳。”一位知情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民航总局局长李家祥、国航股份总裁蔡剑江悉数到场,这些在民航业举足轻重人物的出现,让深航的命运显得越发扑朔迷离。
  在业界看来,此番大老板涉嫌经济犯罪只是让深航危机显性化的因素,其早已紧绷至脆弱的资金链已经让深航的命运摇摇欲坠。如无意外,这家最大民字头的航空公司将另易其主。
  
  错综复杂的棋局
  深航基地的空气中,飘散着一种微妙而紧张的气氛。尽管行政、培训、后勤等部门的员工一如既往埋头于案头工作,但是没有任何一个人在讨论公司在一夜之间发生的变故。
  “公司下达了封口令,尤其是对待媒体,我们能说的一是无可奉告,二是请看公告。”深圳航空内部一名不愿具名的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但在他的心中一直想不明白,深圳航空一直在高调而顺畅地运转,为何会在一夜之间发生变故。
  事实上,深航的定时炸弹一直深藏在体内。“深圳航空出事在意料之中,它的资金链一直非常脆弱。自从2005年深圳航空股权民营化之后,它就一直隐藏着危机。”上述知情人士称。
  危机真正的爆发是在11月29日,李泽源因涉嫌经济犯罪,被公安机关带走调查。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2005年深航那场易主之争,当时深航改制转让股权,在竞拍队伍中可谓巨头云集,中国国航、中信集团甚至淡马锡、花旗银行等巨鳄都有意竞逐,但结果出乎所有业内人士的意料——深圳汇润投资有限公司和亿阳集团以27.2亿元的价格,竞拍到深航65%的股份。而当时,业内鲜有人知道这两家公司。
  深航彻底民营化之后,却并未如约得到注资。据悉,汇润公司只是为了竞拍应运而生的项目公司,它交付给深航的首付款来自于隆鑫公司的拆借,而隆鑫公司幕后的控制人是新华人寿原董事长关国亮。
  至此,一幕错综复杂的资金倒手局才被公开,而作为众人角逐核心的深圳航空,一直没有得到后续的注资。“当时为了稳定航空公司的安全运营与形象才先办理了手续,但是汇润公司应付的尾款拖欠至今。”上述知情人士表示。
  不过,关于此事的这一说法没有得到深航相关人士的任何回应。
  盛况之下的危机
  尽管深航的危机似乎起于大老板落马,但在业内人士的眼中,深航深层次的问题实乃管理与战略。在用人方面,深航的实权一直把持在李泽源之子李默手里,而从南方航空调过来的李昆一直处于被冷落的局面。
  “李昆是一位业务能力很强的人,擅长规划与管理,在南航曾做到副总级别。”南方航空一位曾经与李昆共事的人士称,当年李昆投奔深航,甚至掀起一阵“国资人才外流”的舆论之风。而奥凯航空的高管告诉记者,这恰恰是民营航空的通病。“家族企业喜欢将实权把握手中,真正懂运作与管理的业内人士,在公司发展顺畅时会被冷落一旁。”
  深圳航空的战略问题,如今看来更值得商榷。2005年以来,深航投资成立并控股翡翠货运航空、鲲鹏航空、昆明航空、亚联公务机等公司。在网络方面更是加大了基地建设,在深圳以外的广州、南宁、无锡、常州、沈阳、郑州等地设立了基地公司。
  “对于航空公司来说,扩张需要一系列的条件,首先需要资金、管理水平、人才的配备;其次要想清楚,扩张是为了长远利益还是眼前利益?是战略利益还是战术利益?毕竟设立一个分公司或基地的成本很大,先不谈固定资本的投入,单单是飞行员长期在外站过夜,就会导致对飞行安全管理不利。”四川航空董事长蓝新国曾经对记者如此表示。
  而深航似乎并未意识到扩张带来的问题与矛盾。根据公开数据显示,2007年深圳航空的负债率为87.29%,2008年升至96.36%,至2009年6月30日已经高达96.58%。
  两大巨头博弈
  不过,深航的功过是非已经成为历史。尽管目前公司运营平稳,但它股权即将易主几乎成为业内的共识。目前,一个最明显的信号是国航副总裁樊澄已被任命为深航党委书记。
  “作为深航的第二大股东,我们自然有义务保证深航的安全运营。”国航董秘黄斌一再对记者表示,目前没有听说国航增持深航股权的计划。但这几乎已经是水到渠成的事情。“这是一个国航全面控股深航的前兆。”奥凯总裁刘捷音预测。
  事实上,自从2005年竞拍深航股权败北后,国航就以25%的比例屈居于深航二股东。但是对于华南市场的垂涎,让国航一直希望借深航扩大自己的市场份额。国泰君安行业分析师陈欢瑜告诉记者,目前国航在深圳的市场份额只有12.8%,而深航则达到29.6%。
  “在东航与南航分别得到国家70亿元和30亿元注资时,国航从未得到。如果借此机会并购深航,国航可以向国家申请注资,并且也符合国资委做大做强央企的精神。”业内人士分析。
  现在,国航最大的阻碍来自于老对手南航。将广州作为大本营,南航一直稳占着华南市场的老大位置,如果国航将深航纳入囊中,南航显然会在家门口多了一个对手。
  “(国航、南航)谁最终控制深航,这个很难评价。”在距离深航基地不远的深圳机场信息大楼内,深圳机场董秘办一位工作人员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目前,南航在深圳的市场份额远远大于国航,但是由于国航的航线7成以上是受金融危机影响的国际航线,此时的深航国内市场份额对于国航来说,无疑非常重要。”
  来自深圳机场的另外一名匿名人士则释放了另外一种信号。“国航希望通过深航增加自己的国内航线,南航希望通过深航巩固自己在华南市场的绝对领先地位,但是深圳机场方面希望未来的合作者是南航而不是国航。”该人士表示,南航在深圳也有基地,如能控股深航,广州、深圳两地资源的整合对于各方都有好处。
  遗憾的是,南航现在最大的问题不是“是否吃”,而在于“能否吃下”。“南航收购深航肯定有些困难,就账面资产来看,它的现金流有些紧张。”陈欢瑜表示。
  2009年8月,南航出售给荷兰公司Tigris6架A300飞机及5台发动机,出售价格为1.24亿美元,出售所得将全部用于补充公司的流动资金。紧接着,南航又完成了增发,募得资金30亿元人民币。在业内,南航的财务压力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不过,广州一位熟知《公司法》的律师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不管是国航或者南航,想要把李泽源手中的65%深航股权拿到手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按照一般的股权转让思路,李泽源虽然被调查,在结论没有出来之前,这部分股权还在他手上。产生变化的条件有:首先,包括银行、上下游等的深航债权人,依照债权份额向法院申请查封资产(包括李泽源手中的股权),深航如没有还债能力,这部分资产会进入司法拍卖程序。其次,深航第二大股东国航和第三大股东深圳市国资委向法院申请对深航的重整。”该律师表示,这两个条件都是基于对深航无法继续有效经营的前提,但实际上,深航目前一切运转正常。
  但在陈欢瑜看来,国航收购深航几成定局。“当然,国家的政策很难预测,如果国家层面对于三大航空集团有其他考虑,那么结果就不可避免地会发生改变。”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