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谷歌中国:美国式教条成本土化掣肘

  “谷歌与巨鲸网(www.top100.cn)的合作已经基本处于停滞状态,原因是此合作不受美国总部认可。”有谷歌消息人士向记者确认说。
  与巨鲸网的合作推出谷歌音乐搜索,是李开复时代的政绩之一。彼时,谷歌音乐搜索是李开复对百度音乐搜索的强势回应:音乐是中国互联网用户最基础的应用之一,百度音乐搜索成功地为百度带来了大量有价值的流量,李开复主政后,力主推广面向符合中国网民的应用,不能放弃音乐搜索。
  尽管巨鲸网CEO陈弋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做了声明说,与谷歌的合作还没有终止;至于谷歌中国团队离职,谷歌准备在中国发展google music,“他不清楚”,但12月10日,谷歌中国首席战略官郭去疾接受本记者采访时亦扼腕叹息说:谷歌花了700万美元与巨鲸网成立合资公司,且不说放弃合资的后果,这700万美元也打了水漂。他认为,谷歌不能仅适应美国战略而不考虑中国市场实际。
  本土适应力和总部价值观的偏离,一直是折磨谷歌中国管理层的最大病灶。李开复时代也好,李的继任者也好,都要面临三种选择:一是本土化策略,二是在中国复制美国全球策略,三是在两者之外另辟新径。
  显然,因为李开复的离去,谷歌本土化的尝试又将搁浅,因为谷歌的两位继任者——负责销售的刘允与负责研发的杨文洛的战略选择,似乎更倾向于执行美国母公司的全球策略。
  谷歌的流量危机
  11月23日,北京正望咨询发布《2009年搜索引擎用户调查报告》,报告显示,谷歌用户市场占有率再度下降。该报告显示,在所有调查城市中百度的市场份额为69.9%,谷歌的市场份额为19.8%,搜狗和搜搜分别以3.5%和3.3%的市场份额位居第三和第四位。
  该份报告显示,在中国市场上谷歌的总体市场份额再度下降了0.4%;而与此同时,百度正在继续扩大其领先优势,总体上百度的市场份额增加了2.0%,在京沪穗深等核心城市,百度的市场份额甚至增加了2.8%。
  即便是谷歌市场份额一直高于其它城市的上海,谷歌的表现相对去年却也下降了3.1%,同时百度在上海的市场份额则增加了5.7%。
  李开复于2005年出任谷歌大中华区CEO,在其出任谷歌大中华区CEO的四年,正是中国搜索引擎市场格局发生重大变化的四年。
  2004年艾瑞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在搜索领域,以流量计,百度占33.1%、雅虎中国(包括雅虎中国、3721、一搜)份额占30.2%、Google为22.4%。 2005年,是中国搜索引擎史上的分水岭。那一年发生了三件大事,一是百度上市,二是李开复出任谷歌大中华区总裁,三是阿里巴巴收购雅虎中国。百度与谷歌当年,都明确了自身专注搜索的战略。
  此后,随着雅虎由于种种原因淡出搜索市场,中国搜索市场格局由三国争雄变成百度、谷歌两强逐鹿。
  彼时,谷歌曾经有过一次赶超的机会:一是雅虎给谷歌、百度留下了超过30%的流量空间,超过50%的市场营收空间;其次,从2005年开始,中国网民首度突破1亿,接下来的四年,中国网民数量增加至目前的3.5亿人,为搜索业务带来巨大良机。
  但是,对于谷歌而言,过去四年的好年景已经不存在了。
  雅虎出让的市场空间已经分食殆尽,两强相争的市场格局正在发生变化,搜狐、腾讯、网易越来越意识到搜索的重要性,搜狗、搜搜、有道的市场流量在上升,谷歌正面临这些新生力量的挑战。
  最大的问题出现在新增网民领域。过去四年,新增网民,特别是新增使用搜索服务的网民主要集中于京广深沪等一线城市,现在,新增搜索用户大量出现于二级省会城市,甚至三四级地、县级城市。在这些地区,百度具有领先优势。
  吕伯望认为,2010年,或成为中国搜索引擎市场另一个分水岭,这一次,谷歌已经优势不再。
  美国式教条?本土化困境?
  谷歌中国在李开复时代对音乐搜索上的路径折戟,仅仅是谷歌美国总部战略与本土化冲突的一个缩影。
  谷歌中国与巨鲸网的合作模式为:巨鲸网向唱片公司购买音乐版权,谷歌中国使用巨鲸网的音乐库,与巨鲸网进行收入分成。用户通过谷歌可以在线免费试听,也可以免费下载。其赢利模式是谷歌从中获得广告收益。李开复认为,这有效地解决了困扰音乐搜索的版权问题。
  而今年10月,谷歌中国音乐搜索模式遭遇了其总部美国模式的冲击:谷歌在美国推出了美国版音乐搜索google music的商业模式,该模式以为在线网民提供新歌试听,同时帮助唱片公司进行在线销售为主,其赢利模式是谷歌从中享有的部分销售分成。据悉,该模式得到了包括Vivendi`s(欧洲娱乐巨头)、环球音乐、索尼、华纳及EMI Music等音乐公司的支持,与google music展开全面合作。
  “谷歌中国模式与谷歌美国模式的冲突,是谷歌内部决定停掉与巨鲸网合作的原因。”谷歌一位已经离职的人士向记者透露。
  显而易见的是,中国音乐搜索用户和美国大相径庭。已习惯“免费”大餐的中国用户很难为音乐搜索买单。这也意味着,google music想在中国以“销售分成”方式获得收入是很难实现的。
  事实上,后李开复时代的谷歌,从产品研发、管理、公司架构,都正在从李开复本土化尝试回归其全球化序列中。
  谷歌离职人士认为,未来谷歌在中国的发展将面临三重障碍。
  一是总部与中国的协调问题,没有了李开复时代的特色,中国的任何决策必将通过漫长的流程。此次谷歌图书搜索就是例证:必须等待美国法院与谷歌美国的和解方案。漫长的等待过程,文著协认为谷歌店大欺客,过于傲慢,于20日向谷歌发出抗议声明。更大的问题是,谷歌中国不像李开复时代那样,拿出一个适用于中国的和解方案。当谷歌将美国的和解方案用于中国作家,出版商,文著协时,却遭到了中国作家的集体抵制。
  二是谷歌中国的研发与销售的协调问题,现在谷歌的销售与研发的关系,必将像其它跨国公司微软,英特尔,IBM曾经遭遇的问题那样,两个团队完全割裂,无法协同,却能滋生矛盾。微软中国历任CEO与微软中国研究院如何协调都困扰着微软。
  在李开复时代,李开复以“精神领袖”的方式消化了这个问题。李开复之后,目前的团队还无法承担精神领袖的角色。记者采访获悉,自李开复离职后,已经陆续有员工提出辞呈。这些人员开始流向百度、autdesk等其他IT公司。
  “李开复离职后,带走的不仅仅是‘精神领袖’的灵魂,也将带走谷歌中国业务独立、自主创新发展的机遇,这是谷歌中国团队难以接受的。”一位已离职员工告诉记者。
  三是谷歌美国式教条管理模式,与中国环境的协调问题。搜索业是一个受政府严格监控的服务,李开复公关大使的身份与能力帮助谷歌消化了这些问题。现在,公关大使离开了。李开复刚刚离职,就传言谷歌会把服务器搬离中国,这被理解为谷歌试图脱离政府监管。
  早在四年前,李开复加盟谷歌时,就明确提出一项入职要求:谷歌中国必须有独立自主的权利,比如通过与本地合作伙伴合作,加强与中国政府紧密配合,等等。
  现在,李开复的试验终止了。“李开复时代,谷歌中国像一家创业型公司。李开复带领着团队研发符合中国用户需求的产品。后李开复时代,谷歌中国管理团队更像是职业经理人,背负更多向总部汇报业绩的职责。”一位离职员工说。
  记者采访获悉,除谷歌音乐搜索将暂停之外,谷歌设在上海的研发中心也将把研发重心往全球研发体系转移。“这一变化将很快体现,本土化产品的推出速度和品类,将会大幅减少。”
  总部和本土公司在理念上的差异,或许也就是外企一直难以克服的痼疾。亚马逊、雅虎等已经成为外企在中国“水土不服”的先烈。微软也是用了十年时间,直到陈永正时代,才真正探求到本土化的精髓。
  新的谷歌中国,新的谷歌中国管理层,同样也需要时间来消化这些问题。也许需要数年,也许需要更长的时间。但互联网的发展一日千里,所谓“网上一日,世上十年”,这样高的时间成本,谷歌付得起吗?
我的地盘 我是地主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