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高群耀:中国职业经理人走入“游离”困境

在生活中,赶路的人常常没有时间看风景,因而缺了一份从容与适意;看风景的人常常无需赶路,因而少了一份紧迫与热切。倘能在赶路之余,挤出一点闲暇看看风景,或许是许多人求之不得的一大乐事!不管是离开微软的高群耀,离开SAP的杨滨,还是投身民企的周力,可能都属于同一种人:大部分时间在匆匆赶路,偶尔停下来看看风景,马上又会继续赶路了。

    是的,所有令人羡慕的职业其实都有月亮的背面,比如高风险、高压力、高淘汰率,职业经理人也不例外。而今年早些时候传出的几家著名跨国公司中方高级经理人离职的消息,使我们骤然感到,职业经理人的流动应该成为人们关注的课题,这里不仅有热闹,更有门道:

    职业经理人正面临哪些困境?接连不断的“劳燕分飞”意味着经理人与企业应该在心态上作哪些调整?当矛盾发生时,双方应如何提高解决冲突的能力?他们如何在当前中国的大环境下开拓个人的成长空间?而这些外企职业经理人的相继离职,对于本土企业意味着机遇,还是挑战?从跨国企业的“流失”到本土企业的“收获”,其间距离有多远?

    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些问题不光是职业经理人自我实现的微观问题,而且也是事关中国企业整体提升的宏观问题。职业经理人的困境,注定是“人”与“企业”的双重困境。因此,要摆脱这个困境,需要思索的也就不应仅仅是职业经理人……

   高群耀:经理人不存在国际标准

    跨国企业的中国经理人正在“流失”?

    记者:许多人预测说,入世将加剧国内人才流向外企的趋势。而且,跨国公司也将借此良机进一步拓展其中国业务,这对于外企的中方经理来说应该意味着更多的发展机会。然而,前一段时间您和李金水、杨滨等多位外企中国高阶经理人却先后离职。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高群耀:对近期发生的事情,我个人认为有些偶然因素,不一定能从中得出什么带趋势性的、必然的结论。但总体来说,这些事情提醒我们:人才的重要性会表现得更为突出。

    我个人认为,在未来,所谓外企、国企和民企的界线会日益模糊。因此,人才的流动是市场正规化以后一个非常正常的现象。在今天的经济生活中,市场在不断地变化, 客户的需求在改变,市场环境在改变,就像打仗时对方在变阵,这边也要不停地变阵。所谓变阵就是人的变动,组织机构的变动,主要管理人员责权利的变动等等。

    但过于频繁的流动,对于一个经理人恐怕不是好的决定。我个人觉得,任何一个人,接到一个新的职位,要把它了解得很透、把工作做得很好,至少要一年半的时间。所以,我原来在请员工的时候,看到有的个人简历上写着一年换一个工作,一般我不会认可这样的人所带来的工作经验。我觉得他(她)还没有深入、还没有了解。我平均在一个岗位上干五年,微软短一点。这个工作的风险蛮高的,关键是要找到自己的定位,找到自己真正能作出贡献的地方。

    当今什么样的经理人最有机会?

    记者:离开微软以来,您对自己的定位有哪些新的考虑?

    高群耀:我在进行一些思考,看自己的位置到底在哪里。依我的观察,现在有几拨人将会有成功的机会:

    第一拨人是原先在政府里任职、然后到企业去的人,比如现在中国电信的总裁。这些人的优点是对宏观政策和国家大的经济走向很敏感,有很强的把握能力。缺点是实施能力不足。

    第二拨人是在大风大浪里杀出来的,从众多企业里脱颖而出的,比如张瑞敏、柳传志。他们大多处于寻找接班人、把事业传承下去的阶段。

    还有一部分人是所谓的“海归”,包括现在仍在国外学习和工作,但非常关注祖国发展的一批人。他们也将是一股潜在的力量。这些人目前已有一部分先行者回到中国来。他们有很明显的优势,比如对股票、上市公司比较了解,对西方社会比较了解,也很有热情。不足之处是有些人自以为对中国很了解,但离开以来中国变了很多,他们有时接受这种变化比一个新来的人还难。另外,他们与当地员工的融合也会有一些困难,而且现在回来的大多是在美国还没有机会取得经营经验的一批人。

    第四拨人是正在外企工作但不是“海归”的一批人。他们土生土长在中国,没有留洋的经历,其中杰出的一些人已经做到大型公司第二、第三的位置。这些人的优点是非常精干,有很强的实施能力,缺点是对宏观局势的了解、对总体战略的把握稍弱。

    对于经理人,比能力更重要的是什么?

    记者:很多IT和其他高科技行业的经理人,在本行和相关行业成功的机会较多,但一旦脱离本行常常就没有优势了,因为他们大多属于专家型的经理人。您认为自己是哪种类型的经理人?

    高群耀:这恐怕没有一个明确的界线和定义,我觉得把一个人刻意地放到哪个类型都有失片面。在新经济时代,对我们这些IT产业的经理人来说,有一个共同特征,即对自己所从事的产业和给人们生活带来冲击的技术怀有极大的热情,也就是“干一行,爱一行”。如果没有这种热情,而只有所谓的职业经理人的技能——卖鞋也好,卖大米也好,都是一种办法——恐怕是不行的。现在的产业跟以前不一样,以前是守业。人们常说:“等我忙完这阵子就好了”。但对今天的企业来说,没有忙完的时候,忙本身就是一种常态。在这种环境下,对管理者的工作热情,工作强度、纳新能力等,都有一个完整的新要求。

    说穿了,一个人要想把工作当作事业来做,必须有热情才能做下去。什么叫成功?我说成功就是“做你喜欢做的事,还有人付钱给你”。一个有热情的人说:“我在做这个工作,但它同时也是我的事业”。但也有一些人,你问他(她)喜不喜欢所做的工作?他(她)说不喜欢,这就是个工作,我就打这份工,对不起,没什么事业。这样的工作对我来说恐怕一天都维持不了。如果一个工作让我失去了内在的热情,这个工作就不值得做。

    职业经理人存在国际标准吗?

    记者:现在很多人强调国际规范,您认为中国的职业经理人和外国的职业经理人相比,有什么不同?

    高群耀:我不太赞同把中国职业经理人和外国职业经理人简单地加以比较。因为总体来说,职业经理人只是一种微观的现象,而宏观决定微观。中国目前总体的宏观状况与美国的发展状况非常不同,这就决定了中国需要的职业经理人的能力,和国外的状况非常不同。比如企业重组,这是美国经济的四大杠杆之一,而我们中国没有这部分,即使有,和它们的做法也不同。

    在这种情况下,在中国可以发挥作用的经理人的核心竞争力和国外就不一样。这些职业经理人绝对不能复制任何国家的任何一种模式。所以,他们必须是一种非常具有中国特色、中国特征的新型管理人士,才可能在中国成功。

高群耀:对微软,我问心无愧!

    记者:关于您从中国微软辞职的原因,外间有许多猜测。您是否愿意简单谈一下?

    高群耀:首先我非常感谢过去这几年当中大家对我的关注和支持。我在微软两年中的业绩是实实在在的,大家都晓得,我没有必要在这儿多讲。离开微软,对于一个职业经理人来讲,只是一种事业的选择,无可厚非。每个人在事业上都有发展的一片天,走到不同的地方都是长远考虑的一部分。只要他对雇主、产业、合作伙伴、员工负责,就可以问心无愧。

    记者:您离开微软已有一段时间,现在的心情如何?

    高群耀:我现在和刚离开的时候都是蛮平静的。我能做到对自己所服务的公司负责,这就是一个很好的结束。我想这对一个职业经理人来讲是最基本的原则。我相信我所工作过的企业,以及这个企业中的员工和主要经理人,都会对我的工作有一个公正客观的评价,从而使我的接替者能把工作做得更好,也使我在下一个工作中能够有所借鉴。

    记者:下一步您有什么打算?

    高群耀:目前我在思考下一步自己的机会,在什么样的领域里能发挥更好的作用。我做过科研、产品开发、市场、技术管理、市场销售,具有对大型公司进行全方位管理的经验。在中国具体运作一个企业,给了我相当多的感受和经验。我觉得这是非常有价值的,不管是对经营同类产品的公司,还是对整个产业,还是对创业,都应该是有价值的。至于用什么样的方式把我的经验发挥出来,目前我还在探索当中。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今后我还会把事业的重心放在中国,会集中精力拓展在中国的业务。

(2002年6月,创业投资机构华登国际集团宣布:任命高群耀出任集团合伙人兼中国区总裁。这将是高群耀的一个新开始,本刊谨表祝贺,并祝他一路走好!)


高群耀:国际化企业应如何“选帅用将”?

    在我的经历中,可以吸取的教训太多了。我感觉外企的领导人常常出现两个误区:

    一个是过于乐观。外企领导人经常对中国的什么事情都乘上13亿,这种巨大的数字常常带来误导,使他们对中国市场抱有一种不现实的期待,直接导致了中国经理人的业绩压力较大。这是一个普遍的现象。

    而且,总部对分公司经理人业绩的认同与否,还特别取决于主管分公司的一号人物跟上面的交流。第一号人物的重要角色应该是桥梁。在很多情况下,如果交流不够,注定会造成上面对业绩不能理解。而如果歇斯底里地去追求那种期待的业绩,则会出现一些非常不正常的短期行为。

    还有一个误区是过于悲观,认为进到中国市场来你会把背心都输掉,不可能赢下来。实际上这两个误区都是源于不了解。

    所以我的一个特殊感受是,跨国企业必须充分地、深入地了解中国国情,这一点大多数外企都做得很不够。中国的市场有没有?当然有,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要付出一些实实在在的努力,放下架子,踏踏实实地制定一个发展战略。而这个发展战略要充分考虑到:如何让你的用户和当地政府获得成功?但很多企业在具体操作时常常忽视这些因素。以此为基础,他们的成功才能带来你的成功。这两个都成功,才能带来当地员工的热情。

    另外一个感受是,对外企来讲,总部在选择其中国运营的领导人时,应该突出考虑的一点是他(她)不但要有管理经验,而且对这个国家要有一种从内心深处爆发出来的热情。这一点在决策过程中会有非常大的意义。
我的就是我滴!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