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龚如心死不瞑目

  看罢电影《南京!南京!》,心情久久未能平伏,被奸受虐至死的女同胞,赤条条的尸体被堆在板车上拖走,小江死不瞑目的一幕,一直萦绕在脑海之中。女人最痛,莫过于最私密的部分,被肆无忌惮地公开展示。
  死不瞑目还有已故华懋集团主席龚如心,她的肉体没有被公开展示,但其私隐及感情生活却成为头条新闻,成为香港市民茶余饭后热门话题。这宗全城追看的争产官司,情节较肥皂剧更有过之,分别只是上演地点不是电视台,而是庄严的高等法院。
  近日在法院披露的惊人的情节(要待有裁定才知道真伪),包括龚如心用货车运载巨额现钞给陈振聪,金额达6.8亿港元,即68万张一千元!这些年来她付给陈振聪的风水费,合共近30亿港元。
  这又令我想到有一年两会期间在北京贵宾楼遇到龚如心,她当日刚把招牌孖辫剪去,并把短发染成蓝色,身穿一件蓝色碎花旗袍。我很喜欢那件旗袍的布料,便问她在哪买的?她很兴奋地说:我在燕莎买的,最高那层**货的,很便宜!后来我真的燕莎找到同样的旗袍,果真便宜,只是200多元,如果是一般女首富,我很难想象她会穿上200多元的旗袍到人民大会堂开会,但她是龚如心,一切变成顺理成章。
  我在今年2月写过一篇《假如龚如心泉下有知》,估计节俭的龚如心不会赞成宏霸数码(00802.HK)在香港介绍上市,也不会用年薪900万元聘请陈振聪的智囊朱伟民做CEO。看完这几天争产案的供词,我很为这位节俭女首富唏嘘,省吃俭用的她,竟然花巨款在怪力乱神之上。假如龚如心泉下有知,她会否改变理财哲学?甚么是贵?甚么是便宜?用30多亿(甚至全副身家)换取陈振聪的贴身按摩、浪漫性关系和后期的柏拉图式恋爱,或者是传说中的续命秘方,是否值得?
  香港媒体这阵子乐翻了天,因为有太多素材可用。如果华懋基金胜诉,龚如心的遗产会用作慈善,故龚如心争产案涉及公众利益,所以大家便有充分理由在审讯过程中,逐一窥看她的私隐。坦白说,争产案的情节确实具备各项具吸引力的新闻元素,例如新婚十天偷食小甜甜,根据陈振聪供词,他自称1992年新婚后三日,认识龚如心,一星期便发展浪漫性关系。
  又例如龚如心要为陈振聪生孩子,也是根据陈振聪供词,指王德辉不育,但龚如心希望生孩子,曾延医诊治,希望为陈振聪留后。
  在八八卦卦以外,我也建议财经界多多关注此案,便会明白众多匪夷所思的情节背后,主因便是公司治理标准的缺失。华懋项目董事兼建筑部主管王锦添5月13日作供称,集团事无大小都是龚如心一个人决定。如果华懋是上市公司,或者是略有公司治理水平的公司,不可能由一个重病在身的人作出所有决策,更不可能将公司的6.8亿元现金用货车运走用来看风水,其后的两次6.8亿元风水费,虽然以借贷形式,但同样影响公司的现金流及负债率。
  我同情龚如心死后仍赤裸陈列在大众面前,但今天的结果是可以避免的,如她不独断独裁,如果有人可以向她说不,争产案不会发生,她会安静地长埋黄土,接受得到她的慈善基金福泽的人士祝福。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