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名人遗产是非多

季羡林、侯耀文和迈克尔·杰克逊等名人身后不约而同地发生遗产纠纷并非偶然。从来名利相随,利之所驱,足以使许多人撕下温情的面具,忘记人伦的可贵。这样的闹剧,自古至今,上演不绝…… 亚洲女首富赢得官司输给时间
   香港华懋集团前总裁龚如心曾号称“亚洲女首富”,她的个人财产超过了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5倍还多。而在她的晚年以及去世后的几年里,提到她的名字总离不开“遗产纠纷”四个字。
    龚如心遗产争夺事件的背景,可以追溯到1990年她的丈夫王德辉被绑架而失踪,当时她独自挑起了华懋集团的经营大任,并成功积累着财富。王德辉失踪7年后,公公王廷歆要求法庭判决儿子已死,并要求按照儿子一份1968年的遗嘱分配遗产,致使手握1990年失踪前丈夫所立遗嘱的龚如心和他发生了一场超过8年的遗产争夺诉讼战。法庭曾一度怀疑1990版本为伪造遗嘱,并对龚如心展开拘捕调查,经过孜孜不倦地上诉,龚如心直到2006年才在终审法院里迎来了胜诉,赢下了丈夫的遗产,但健康情况却在这时出现了恶化,不得不迅速由接受遗产方变为了立遗嘱方。
    2007年,龚如心因癌症去世,而围绕在她328亿港元的巨额遗产上空的又是另一番的缠斗。龚如心一生无儿无女,本来这笔遗产应当按照龚如心2002年立下的遗嘱,分配给龚如心的两个干儿子、三个弟妹和几位老人,以及她指定的慈善基金组织。但是当年4月20日 一个叫陈振聪的风水先生却高调召开了一次新闻发布会,自认是龚如心遗产的唯一受益人,同时出示了一份龚如心2006版的遗嘱。这一事件直接导致了两个版本遗嘱的受益方直接对薄公堂,并将这场争产官司一路拖进了今年夏天。
陈逸飞遗产纠纷影响家族企业
    陈逸飞遗产纠纷案的矛盾双方分别是陈逸飞的第二任妻子宋美英和其长子陈凛。虽然陈逸飞生前遗下现金不多,但实物遗产的价值十分可观,当时可以确认的有8套公寓、1幢别墅,另外成品及半成品油画共计253幅。其中有85幅是陈逸飞生前委托一家意大利公司在拍卖的。光这些挂在画廊的油画估价就高达上亿元人民币。
    陈逸飞2005年4月逝世后,按照法律规定,其合法继承人为第二任妻子宋美英、次子陈天诉和长子陈凛。因其去世前并未留下任何遗嘱,因此宋美英代表其子陈天与陈凛依法协商遗产分割,但双方一直很难就分割计划达成一致。陈凛曾提出过一个五五开对半分的分配计划,其中还包含了其母张芷(陈逸飞前妻)所享有的与陈逸飞之间的债权,这与宋美英“70%”的心理价位严重不符,并且陈凛还在时间上对宋美英提出了“最后通牒”,这令后者无法接受。至此,双方的协调已无可能,只能诉诸法院解决。而这桩遗产分割案最麻烦的地方就在于,陈逸飞的两个儿子为美国国籍,遗孀则是中国国籍,到底适用哪国遗产法,律师之间的争议也很大;另外,陈逸飞遗产中所包括的不动产也分属不同的国家,适用的法律也应该有所不同,这就使得实际操作进一步繁复。
    这桩遗产官司在2006年12月达成了庭外和解。不过作为典型的家族式企业,逸飞集团却因为这场耗时长久的遗产纠纷影响了正常发展,此后产生了不少问题。
刘海粟遗产引发“夺母战争”
    2005年11月,在一次拍卖会上出现了艺术大师刘海粟的画作,他的五个子女随即向法院申请扣押这些画作,要求查明画作的来源,结果发现出自于他们同父异母的妹妹刘虹。于是围绕着这些画作的归属权,刘海粟的诸多子女展开了一场旷日持久的诉讼。
    由于刘海粟的最后一任妻子夏伊乔依然健在,因此她的表态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然而夏伊乔已经处于老年痴呆状态,无法像正常人那样表达观点。在这种情况下,哪一方能够取得夏伊乔的监护权,就有可能在遗产案中占据主动。
    因此在遗产案开庭之前,首先出现了一场关于夏伊乔监护权的官司,结果她的亲生女儿刘蟾取得了监护权,并且马上将夏伊乔的名字加入到遗产案的原告名单中。但同样是夏伊乔亲生女儿的刘虹随即提出异议,并且要求代表夏伊乔撤回起诉。这样一场与遗产案同步进行的“夺母战争”,曾在当时引起不小的轰动。
王永庆遗产案子女太多成麻烦
    2008年10月,被称为“经营之神”的台湾富商王永庆去世,留下了价值超过100亿美元的巨额遗产。由于王永庆有三房妻子九个儿女,因此有关遗产分配问题变得极为复杂。比如早年曾被他逐出台塑集团的长子王文洋,原本是二房杨娇所生,但由于台塑集团目前主要被三房李宝珠的子女所控制,二房基本处于被冷落的状态。因此王文洋表示自己已经成为大房郭月兰的养子,从而获得“嫡子”的身份,将代表患有失忆症的郭月兰要求分配遗产的一半,并且在未来实际管理这些财产。
    与此同时,媒体又传出了王永庆还有“第四房”的新闻,披露他曾与人生下三名未婚生子女。如今随着王永庆的去世,这些子女也要求获得部分遗产继承权。目前以王文洋为代表的二房基本站在这些非婚生子女一边,表示支持他们认祖归宗,至于三房也在进行相应的部署。这起遗产案至今尚未出现最终结果,官司也许会从台湾一直打到美国。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