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台湾五大财团之新光集团吴家

以吴火狮、吴东进父子为代表的新光集团吴氏家族是台湾有名的大家族之一。
  新光集团是台湾五大财团之一,事业庞大,涉及保险、纺织、房地产、百货、证券投资、天然气、银行等众多领域,资产总额近3000亿元,目前集团负责人吴东进是台湾第二大亿万富翁。
  位于台北市南京东路三段新光人寿保险公司的摩天大楼与门前的铜铸火球雄狮,就是吴氏家族事业兴盛的象征。
  吴姓是台湾第三大姓,分布广泛,名流辈出。据史记载,早在明万历年间,已有福建云霄人吴登高移居台北粪箕湖。明永历年间,又有一吴姓大陆人在今台南县白河镇中正路经营小店。在此期间,还有吴天化、吴天来、吴燕山等人陆续迁台开垦。清代,吴姓移台人数增多。现今台北县新店安坑的吴姓人就是他们的祖先于顺治年间先从福建移居台湾打狗(今高雄市),再向北迁移,定居于新店一带的。康熙年间,有平和人吴凤父子迁台;雍正年间有吴廷浩、吴国熊等到台;乾隆时有吴沙、吴琼华到台。早期移居台湾的吴姓以台南、嘉义、云林和彰化为多,后遍及全岛。
  今日台湾政界、工商界与社会各界吴姓名人众多,像吴大猷(科学家,“中央研究院”院士)、吴伯雄(国民党中央秘书长)、吴敦义(高雄“市长”)、吴京(“教育部长”)、吴丰山(《民众日报》社长)及商界名人吴修齐、吴尊贤、吴舜文、吴德美、吴耀庭、吴东进等等。
  新光吴家发迹于吴火狮一代。吴火狮,1919年出生于新竹县东势村。父亲是一个小店主,膝下生有三男三女,生活并不富裕,但却十分重视子女教育。吴火狮10岁时,被送进学校,开始了半工半读的一段时光,在学习之余,到店里打工。
  初中毕业后,因父患病、生活困难而辍学,由大哥吴金龙介绍到台北一家日本人开的平野商店当学徒。这是一家颇具规模的布匹进口批发商,这对后来吴火狮的经商帮助很大。
  吴火狮的勤学苦干得到该店日本老板小川光定的赏识,便拿出3万元开设了一家分公司小川商行,让年仅20岁的吴火狮出任经理。吴火狮因业务关系而往来于台湾与日本之间,积蓄了不少钱,开始购地置产,他还投资建造木船,与大陆沿海做贸易生意。
  台湾光复后,吴火狮与兄弟及洪万长、林登山等人合资建立新光商行,成为他事业的真正起点。“新光”具有双重意义,“新”代表着他是新竹人,“光”则是为了感谢有恩于他的日本老板小川光定,也意味着“新竹之光”、事业兴旺发达之意。
  新光商行主要是从日本进口布料,再出售供应岛内,事业颇有进展,又陆续再增设三家商行,还在日本大阪设立办事处。
  50年代初,台湾当局为节省外汇而限制纺织品进口,影响到吴火狮的业务,他及时调整方向,自行在苗栗设立纺织厂。他还通过关系,取得纤维原料的进口许可证,引进日本机器,生产化纤纺织品。后来他又相继设立新竹染整厂与新庄印染厂,逐渐实现配套生产。
  为了掌握印花技术,吴火狮的兄弟吴金龙与吴金虎,跑遍日本每一个印染厂,学习先进技术,结果吴氏兄弟的纺织布品图案精美,质量可靠,成为市场上的畅销品。
  为提高生产效率,吴火狮于1952年将这两个厂与新光商行合并,成立新光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次年,他在士林设厂生产人造绵,1954年改称新光纺织股份有限公司。1955年,他又吞并王田毛纺织公司,生产各种高级毛呢、毛毯与衣料。不久,他又投资4000万元成立中国人造纤维公司,率先在台湾生产人造丝与人造绵,从而在竞争激烈的纺织业中逐渐建立了吴氏“纺织王国”。到了60年代,吴火狮进一步扩大生产规模,1967年与日本合作设立新光合成纤维公司,经多年发展成为仅次于王永庆南亚塑胶公司的聚脂纤维专业厂商,且是目前台湾仅有的两家聚脂薄膜生产企业之一,同时开发工程塑胶与碳酸树脂。1968年新建纺纱厂与台丽染整厂公司,进一步确立了吴家在纺织业中的地位。吴家有新光纺织与新光纤维两家纺织业公司为股票上市公司,足见在同业中的地位之高。
  吴氏新光集团最有影响的企业就是两家新光保险公司。1960年,台湾当局决定开放利润丰厚的保险业民营,各路豪杰纷纷出马角逐。要在众多高手中取胜,没有政界的关系与足够的经济实力,就不可能取得经营权。吴火狮当然不会放过这一机会。他以雄厚的资本与当时“省议会副议长”谢东闵合作,取得产物保险公司的经营权,于1963年成立新光产物保险公司,谢东闵因德高望重被推为董事长与总经理,吴火狮任副董事长。谢东闵后来出任台湾“省政府主席”,辞去董事长,吴火狮接任,吴家的政商关系就从此开始。在设立产物保险公司的同时,在谢东闵的支持下,吴火狮也于同年设立新光人寿保险公司。吴火狮自己也不会想到,这两家保险公司后来成为新光吴家事业的支柱。
  当时,吴火狮虽是商界名人,但实力还赶不上国泰蔡家的蔡万春。北部的人寿保险市场可以说是蔡家国泰人寿保险公司的天下,垄断了大部分市场。吴火狮便决定和其得力助手吴家录南下,到南部开拓新市场,同时向乡镇进军,并进行大量、艰苦的宣传说服工作,逐渐打开局面,业务量不断增加。公司营业额在1966年到1969年4年时间内增长近10倍,从2亿多元增到20亿元,从而奠定了新光人寿在中南部的地位,也为日后事业的进一步扩大打下了基础。
  新光人寿公司成立时,是9家寿险公司中成立最晚的一个,但经多年努力,新光人寿保险公司成为仅次于国泰人寿保险公司的台湾第二大寿险公司。特别是近十年来,公司业务获得迅速发展。1986年吴火狮去世那一年,公司营业额为251亿元,资产总额359亿元;到1995年底,分别达到1042亿元与2437亿元,分别增长4倍与6.8倍,有效契约由十年前的79万件增为255万件,业绩十分显著。目前。这一公司更是集团的支柱,营业收入占集团总营业收入的六成以上。目前,新光人寿公司有330家分公司,市场占有率近30%;有270万投保户;员工近2.5万人。而公司在管理上坚持不辞退员工与重视外勤人员的企业文化,加强了员工的向心力,是业绩突出的重要原因之一。

新光产物保险公司也是台湾第三大产物保险公司,仅次于富邦与明台产物保险公司。
  吴氏新光集团在民用天然气领域占有重要地位。吴火狮于60年代初就进入这一行业,经过多年的努力,取得了可喜的成绩。1964年成立的大台北瓦斯公司成为台湾最大的民营瓦斯(天然气)公司,资产总额与营业额分别达60亿元与25亿元(1992年底)。吴火狮还于1966年成立了新海瓦斯公司,目前已计划实现股票上市。
  70年代后,新光集团多元化发展十分迅速。在土地开发与建筑业方面,于1972年成立从事土地开发、商业大楼出租出售的新光建设开发公司后,1988年收购从事土木建筑、水利工程承包的珠江营造工程公司;在农产方面,1972年成立从事生乳、畜牧、农林生产与销售的中国兆丰公司;在租赁业方面,1978年与1979年分别成立从事生产机器、医疗设备、科技设备等租赁业务的台湾租赁与新光租赁公司;在证券与投资方面,新光投资早在1975年就成立从事各种上市有价证券买卖的台湾证券投资公司,80年代中期证券市场开放后,吴氏又投资成立从事股票自营、经纪、承销与信用交易的台证综合证券公司,1991年又成立高雄分公司,进一步巩固了在证券业的地位;在代理与销售方面,1980年与1981年分别成立从事交通运输设备、机械工具卖买的台财实业与欣财实业公司,1981年还成立代理名牌休闲服装进口的台北丽娜公司;在制造业领域,还分别成立从事赛特瓶产销的泛亚聚脂工业公司与从事资讯软件开发与电脑硬体设备卖买的新光电脑公司;在商业领域,新光育乐公司还与日本合作,在台北与高雄分别建起了三越百货大厦,成为台湾两大都市的新景观。另外吴东进于1980年主持成立的新光保全公司也获得迅速发展,已是台湾第二大保全公司,还于1995年12月实现了股票上市,1996年每股盈余4.5元,成为集团最赚钱的公司之一。该公司还成立了一家谊光保全子公司。
  新光集团在金融领域迈入一个更高、更新的发展阶段。在吴火狮时代,新光就有产物保险、人寿保险与台湾证券投资公司,到了吴东进时代,在原有的基础上又获得重大发展。除成立台证综合证券公司外,于1992年在当局首次开放民营银行的设立风潮中,吴氏兄弟申请的台新国际商业银行成为新批准的15家民营商业银行之一。
  台新国际商业银行由吴东亮全权负责,现任总经理为陈淮舟。成立4年来,业务发展良好,税前盈余从刚成立时的倒数第一名升到1995年16家新银行的第四名,税前盈余达7亿多元。第一年的存款余额为163亿元,贷款余额242亿元,到1996年8月底,分别增至935亿元与1157亿元,分居第二名与第一名。
  新光集团还在海外有大量投资,包括在美国的世纪太平洋租赁公司、新光租赁美国分公司、新光人寿美国分公司、新光合成纤维公司于1984年在新加坡成立的一家合资公司、新光纺织公司在印尼设立纺纱厂与新光合成纤维公司提出的2500万美元的大陆杭州化纤厂投资计划等。
  到目前,新光集团拥有30多家股份有限公司,另处还有新登投资、瑞新兴业、瑞进投资、永光投资、鸿兴投资、进贤投资、东贤投资、家邦投资、瑞祥投资等多家投资控股公司。到1992年,集团资产总额达2271亿元,营业收入达1055亿元,1995年营业额达到2000亿元,是台湾五大集团之一。新光一个集团,现在拥有五家股票上市公司,其中大台北瓦斯、新光人寿、新兴保全三家公司上市是在第二代吴东进手中实现的,另有台证证券与台新银行两家上柜公司。
  集团设有总管理处,除从事集团内各分子企业的业务协调与沟通、开展公共关系工作外,还进行各种投资评估,推动集团的整体发展,但各企业与公司独立经营,总管理处不参与经营活动。

台湾五大财团之中信(和信)辜家

台湾五大财团之新光集团吴家

台湾五大财团之远东集团徐家

台湾五大财团之台塑王家

台湾五大财团之富邦集团蔡家
1# summer

新光集团家族企业情况(单位:万元,1992年)
  ━━━━━━━━━━━━━━━━━━━━━━━━━━━━━━━━━━
  公司名称  资产总额 董事长 总经理     主要股东
  ──────────────────────────────────
台湾新光实业        吴东进 吴东胜  新胜投资、林登山、吴东胜、吴
                     金龙、洪彭瑞兰、洪文栋、吴东
                     进
  新光纺织      773700 吴东进 胡侨荣 新胜投资、新光合成纤维、吴东
                      贤等
  王田毛纺      336110 吴东进 李景隆 吴东进、新权投资、惠穗投资、
                     新实投资、新胜投资、新光海
                     丰、新光吴氏基金会
  新光产物保险    453777 吴东贤 张育宏 东贤投资与新光实业合占100%
  新光人寿保险  14493700  吴东进 兰昭辉 新光实业、家邦投资、欣和投
                     资、
  大台北瓦斯      596908  吴东进 丁守真 北投大饭店、新光人寿、台北区
                     中小企业银行、新光纺织、启业
                     化工、新光实业、洽发企业、永
                     增企业
    新海瓦斯      114734  吴东进 张新传 百勋投资、大台北瓦斯、工兴实业
    新光合成纤维   1787500  吴东进 吴东亮 新光人寿、新登投资、新光实
                     业、瑞进投资、王田毛纺、瑞新
                     兴业、台湾证券投资
    新光建设开发      吴东进 吴东进
    中国兆丰        吴源辉 吴源辉 永光、新光百货、瑞进兴业、家
                     邦投资、鸿兴投资、新光农牧、
                     新光建设开发
    台湾证券投资  69800   吴东升 中振槐 永光、瑞新兴业
    珠江营造工程   239800   吴东贤 林雅玲 惠普企业、周希诚、李威宁、进
                     贤投资、瑞新兴业、马文博
    新光租赁    49354   吴家录 吴东宪 瑞新兴业、家邦投资
    台湾新光保全      吴东进 翁林传
    泛亚聚脂工业  63040   吴东进 吴东亮 新光合成纤维、绵豪投资、新登
                     投资、东岳实业
    台财实业    91800   吴东进 林桂芳 永光、瑞新兴业
    台北丽娜        吴东贤 吴东贤 吴东贤、吴东升、吴东权、松坂
                     万丈
    欣财        145443   吴东亮 吴东宪 瑞新兴业、新光租赁、家邦投
                     资、
    新光电脑     5000   吴东亮 张景松 永光、瑞新兴业、家邦投资
    台证综合证券   785700   吴东升 黄显生 野村国际香港公司、英商华实公
                     司、三洋证券亚洲公司、联合租
                     赁、慈益、瑞祥投资
    新光三越百货      吴东兴 天野治郎 日本三越、新光育乐、香港三
                     越、日本丽娜、东田投资、朋城
                     投资、永光、东兴投资
    台新国际     2741400  吴东亮 陈淮舟 博丰实业、瑞新兴业、新活实
    商业银行                 业、新光纺织
    新光吴火狮
    纪念医院        吴东升 洪启仁院长
    台湾投资信托      吴东贤
    新光育乐
    新光海丰
    允晨文化实业      吴东升
    新光集团是一个家族色彩浓厚的集团。吴家第一代有吴金龙、吴火狮与吴金虎兄弟三人,并以吴火狮为核心,打下了吴家江山。吴金龙为吴火狮大哥,早年进入商界,后一直在家族企业任职,目前是三位兄弟中唯一健在的一位。吴金虎是吴火狮之弟,1921年2月24日出生,中学毕业,是早期新兴集团核心人物之一,曾任新光实业公司董事,王田毛纺公司常务董事兼总经理,同时任台湾省毛纺公会常务理事,数年前去世。
吴火狮长期以来是新光集团的掌舵人,也是台湾商界名流,除担任家族企业十多家公司董事长外,还曾任台湾省商会联合会棉布小组主任委员、台湾省丝织工业公会理事长、台湾区棉纺工业同业公会理事等职。
吴火狮曾在台湾政商界具有极高威望与地位。还与许多日本政界领袖及中南美洲总统有着深厚的交情与友谊,而成为“民间外交家”。他曾先后获得蒋介石、严家淦、蒋经国等三位“总统”的接见与嘉奖。
2# summer

1986年10月18日,吴火狮因心脏病突发在办公室去世。
  21日,吴氏家族召开家庭会议,确定由吴火狮长子分别为吴东进接班,担任吴家新光集团的总负责人。
  吴家三兄弟第二代共有10个儿子,11位千金,共计21人,加上他们的配偶达40余人。其中,吴火狮与妻梁桂兰这一系共生有四男两女,四位公子分别为吴东进、吴东贤、吴东亮与吴东升,两位千金分别为吴如月与吴如英。吴家第二代大多在家族企业任职。
  吴东进,吴火狮的长子,1945年5月3日出生于台北,成功中学毕业后,先后留学日本与美国,分别毕业于早稻田大学与纽约州立大学。他较早就参与家族事业,并从基层做起,从职员、厂长、部门经理到副总经理等,打下了管理企业的坚实基础,从而在父亲过世后,能顺利接管家族企业,不仅是集团的总负责人,还担任新光实业、新光纺织、新光人寿保险、新光合成纤维、大台北区瓦斯、新光建设开发及新光吴火狮纪念医院等十多家企业的董事长。同时,他兼任新光吴氏基金会董事长(1976年始)与新光人寿慈善基金会董事长(1983年始)。在家族事业分工上,他是集团总负责人,并主管集团下属新光人寿保险、新光纺织、新光合成纤维、泛亚聚酯、大台北瓦斯、新光建设、台财实业、王田毛纺与新光医院等多家企业,不包括新光医院,上述8家企业的资本额达322亿元,是四个兄弟中,掌管企业最多的一个。
  吴东进还通过婚姻建立了更庞大的政商关系。他娶太子集团老板、前台湾工商联合会理事长许胜发之女许娴娴为妻。而许胜发的另一女儿嫁给著名的厚生化学企业集团老板徐凤楷的儿子,许胜发的儿子许荣显则娶了日侨侨选“立法委员”李合珠的女儿。也因此,新光吴家就与太子汽车许家、厚生化学徐家与日侨李家建立了近亲、远亲关系。
  许胜发,1925年1月24日出生于台北市,台湾大学法学院毕业。早年投身工商界发展,曾创办大发贸易公司,经营农产品出口,大力推动台湾香蕉进军日本市场。1965年,他转而进入汽车领域,在三重市投资创设太子汽车工业公司,生产客货车与特种车辆,随后相继成立了许多企业,建立了太子汽车集团,他现任太子汽车工业、太子资讯事业等公司的董事长及集团总负责人。1996年,他的个人财富净值为60亿元,是台湾百大富豪之一。
  1971年开始,他就在商界扮演重要角色,曾先后担任多个行业同业公会要职,逐渐在社会上打响了知名度。目前他仍兼任台湾省工业公会、台北县工业公会、台湾区金属品冶制公会、世界许氏宗亲总会理事长等职。1990年11月,他出任首届海峡交流基金会董事,第二届升为副董事长,1996年11月再次出任第三届董事。1993年,他出面筹组台湾工商联合会,并出任理事长至今。
  许胜发不仅是商界闻人,也在政界具有影响。80年代起,他就进入政界发展。1980年,他以台湾省工业会理事长兼国民党台湾省党部委员的身份,获国民党提名参选工业团体“立法委员”,并以高票当选。为了从政,他将太子汽车工业公司的经营权交给独子许荣显。许胜发在“立法院”的卓越表现,受到国民党上层的重视,在1983年续任“立法委员”之后,便被任命为“立法院”国民党党部副书记长。1986年,他再度蝉联工业团体“立法委员”,并出任“中央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1988年,许胜发跻身于国民党第十三届中央常务委员会常务委员,进入国民党高层。第二年,他接替辜振甫出任台湾工业总会理事长,成为台湾三大工商团体的首脑之一,是商界不多的中常委之一。1995年8月,他被聘为“总统府国策顾问”,1996年6月又获续聘;1996年3月,他又当选为第三届“国大代表”,是政商两界颇具地位与影响的人物。
  1988年12月,他率领台湾工商界人士赴香港,与荣毅仁率领的全国工商联代表共同举行“海峡两岸工商联合会议”,推动两岸经济交流与合作。1993年10月,他率经贸考察团首次访问北京,受到**总书记等领导人的接见。
  新光吴家与太子汽车许家的姻亲结合,对两家的事业均有帮助。
  吴东进凭着在商界的实力与广泛的政商关系,一度进入政界发展,于1992年当选为“立法委员”。1995年,他退出第三届“立法委员”选举,但他在商界已具相当影响力,是台湾第二代知名的企业家。他担任多个经济与社会团体职务,是台湾工商协进会常务理事与海峡交流基会第二届、第三届董事等。
  吴家老二吴东贤,1947年11月8日出生,台湾辅仁大学毕业后,留学美国。获加州圣塔克拉拉大学企业研究所硕士学位,1974年自美返台,即在家族企业任职,曾担任新光人寿公司副总经理及华侨信托公司副总经理,现任新光产物保险、台湾租赁公司与台北丽娜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及台湾证券投资信托公司董事长。他曾是吴家第二代的重要人物。但1989年,因为脑瘤开刀,身体不佳,不再积极过问家族事业。但因其是老二的地位,在家族事业分工上,他主管新光产物保险、惠普企业、台湾证券投资信托与台湾租赁等4家企业,资本合计约11亿元。他娶一位将军之女孙若男为妻,也可以说是吴家的又一个政商联姻。
  老三吴东亮,1950年4月11日出生,辅仁大学化学系毕业,留学美国,获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企业管理硕士学位,现任新光电脑、台新国际商业银行、欣财公司董事长,泛亚聚酯及新光合成纤维公司总经理。他娶影视界影星彭雪芬为妻,彭后到美国留学,逐渐退出影视圈。在家族事业分工上,他掌管台新国际商业银行、欣财公司、新光电脑等企业,三家企业资本额合计为101亿元,其中台新国际商业银行资本额达100亿元。90年代初,吴东亮曾被歹徒绑架,吴氏兄弟全力营救,才逃过一劫。
  老四吴东升,1953年7月14日生于台北,是吴家兄弟中学历最高的一个,在台湾大学法律系毕业后,赴美留学,获得哈佛大学企业管理硕士与法学博士学位,曾在美国纽约任执业律师一年,回台后先后任台湾经济研究院副研究员及东吴大学副教授等职,是一位年轻学者,著有《台湾关系法》与《一个新社会的诞生》等书。因其在国际法与对外事务方面有专长,多次代表台湾当局参加国际性的经济与外交事务活动,颇受各界肯定。
  他也是一位颇有经营能力的企业家,留学美国时,就于1982年在台湾成立了允晨文化实业公司,经营出版业务。他还在美国洛杉矶替家族创办了美国新光租赁公司。1987年,他回台,加入家族事业行列,参与筹办台证综合证券公司,并任副董事长兼总经理。他现任集团允晨文化实业公司与新光开发公司的董事长、台新国际商业银行副董事长等。在家族事业分工上,他主管台证综合证券与允晨文化实业两家公司,资本额合计达40亿元。
  近年来,吴东升也进入政界发展。1992年,他加入国民党,并获当年国民党第二届“立法委员”提名,如愿当选,并成为“立法院”次级问政团体“新政会”与“玉山会”成员。1995年,他退出“立法委员”选举;1996年,他当选第三届“国大代表”。
  他还担任多个经济与社会团体职务,他任台湾大学法学基金会董事、太平洋盆地经济委员会理事、国际青年民主联盟执行委员会副主席、德富文教基金会董事长等,同时他是“中华文化复兴运动总会”副秘书长,会长则为李**,足见其社会地位不低,政商关系良好。
  他的太太何幸桦是永丰余集团老板之一何荣庭之女,又是一个企业联姻。永丰余集团是台湾知名的大财团,是何氏家族的主体事业,创始人是台湾知名商人何传与何永、何义三兄弟。目前,集团主要由何家第二代分别负责,其中又分为三个系统:何传之子何寿山、何寿川与女婿黄宗仁是一系,事业也最大;何永之子何森庭等兄弟为一系,实力较小;何义之子何荣庭等一系居中。何荣庭也是台湾百大富豪,1995年与1996年分别以165亿元与80亿元名列第23位与第42位。

新光集团吴家四兄弟的资源分配情况
━━━━━━━━━━━━━━━━━━━━━━━━━━━━━━━  
      公司名称     资本额(万元)  合计(万元)
───────────────────────────────
  吴东进 新光人寿       1508498
     新光纺织       290400
     新光合成纤维     988586
     泛亚聚脂       16000
      大台北瓦斯      372600
     新光建设       19500
      台财实业        3600
            王田毛纺   19500     3218684
  ───────────────────────────────
  吴东贤 新光产物保险     43500
      惠普企业       16000
      台湾证券投资信托   30000
      台湾租赁       19800      109300
  ───────────────────────────────
  吴东亮 台新银行       1000000
      欣财公司        9000
         新光电脑   3000   1013000
  ───────────────────────────────
  吴东升  台证证券       400000
           允晨文化实业   1050  401050

  吴火狮的两位女儿也是企业联姻的典型。长女吴如月嫁给台湾炼铁公司董事长、商界闻人陈逢源的外孙郭瑞嵩;次女吴如英嫁给前“国大代表”、雾峰乡长之子林隆士。吴家这两位女婿现均为大学教授。在家族企业任职还有吴家第二代的吴东兴、吴东宪、吴东权等人。吴东兴,1939年8月12日出生,东吴大学外语系毕业,1974年与人合办新光百货育乐公司,自任总经理,经营日用百货、超级市场、餐饮业、电影院与游乐场等。此外,他目前还任新光人寿保险公司协理、叁越百货公司的董事长及台湾超级市场促进委员会常务委员与台北体育会理事等职。吴东宪任欣财与新光租赁公司总经理等。
  

在新光集团,除了吴氏家族为大股东外,吴家录等创业伙伴也是多个公司的大股东。吴家录,1928年出生于彰化县,不属于吴氏家族,但早年跟随吴火狮创业,而成为吴氏家族的重要干部,1963年就出任新光人寿保险公司的副总经理,1969年升任总经理,目前是副董事长。同时,他还曾任新光租赁公司与家邦投资公司的董事长等,在工商界颇负盛名,曾任台北市人寿保险业同业公会理事长、人寿保险业安定基金管理委员会主任委员及“财政部”保险审议委员。另外,台湾新光实业公司还有林登山及洪万长、洪文栋等家族为大股东。

  吴家在失去集团龙头吴火狮后,在吴东进的率领下,吴家的事业进入一个新高度,新光集团在10年间由台湾百大集团的第九位升到第叁位,营业额高达1670亿元,业绩显着。

  以吴东进为代表的新光吴家财富凈额增长甚快,成为台湾第二大最富有的家族。1992年,以吴东进名义计算的吴家财富凈额为400亿元;1993年为600亿元,居台湾百大富豪的第叁位;1994年勐增到1250亿元,超过王永庆家族而居第二位;1995年与1996年虽因股票下跌、财富缩水分别降为1150亿元与950亿元,但仍稳居第二位,是仅次于蔡万霖的台湾第二大富豪。

  为改善集团产业结构,吴东进逐渐将以製造业起家及为主要事业的新光集团转向服务业,实现多元化发展。

  吴东进还实现了父亲生前未实现的叁大遗愿:标购敦化南路国泰信託大厦、兴建新光摩天大楼,开办新光医院。

  在父亲逝世后不久,外界一度传出新光集团出现财务危机,吴东进与家族企业主管吴家录为解除外界质疑,以25亿元标购了蔡氏家族蔡辰男的国泰信託大楼,以事实证明,新光集团并无财务危机,而是大具实力,并实现了父亲生前的梦想。

  吴火狮生前重视医疗事业的发展,曾任台北医院董事长,并希望兴建一座现代化的医院。1986年10月15日,吴火狮主持新光医院第一次筹备会。不料叁天后,他就因心臟病发作在办公室去世,筹建医院这一任务就留给了儿子吴东进来完成。

  在吴东进的努力下,新光医院于1989年动工,1992年7月落成,取名新光吴火狮纪念医院,吴东进任董事长,聘台湾大学心臟外科主任洪启仁担任院长。

  在隆重的落成典礼上,“总统”李**及“立法院”、“行政院”、“监察院”、“考试院”与“司法院”五院“院长”均亲自前来祝贺,前“副总统”、家族事业早期合伙人谢东闵亲自剪綵。其他政府官员、工商界大老、海外合作伙伴及其他各界名人数百人应邀出席这次盛大的典礼大会,标誌着吴家在工商界不可动摇的地位与良好的政商关係。新光医院成立四年来,发展十分迅速,已成为台湾最好的医院之一新建的新光人寿保险摩天大楼位于台北市中心火车站前,耗资51亿元,地上51层,地下7层,是台湾最高的大厦,十分壮观气魄,不仅是集团的精神象徵,也成为台北的新标誌。

  吴氏家族不仅在商界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辉煌业绩,进入台湾前五大财团,也开始在政界发展,成为台湾有影响的大家族之一。

  然而,1996年底,吴家兄弟对新光合成纤维公司赴大陆投资一事因意见不一而引发家族内部矛盾,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

  近年来,在台湾大企业纷纷赴大陆投资的浪潮中,作为台湾五大财团之一的新光集团也不落人后,希望在大陆市场佔有一席之地。不料,李**于1996年8月14日在“国民代表大会”发表了限制臺商赴大陆投资的讲话,给企图赴大陆投资的企业浇了一头冷水。但新光集团旗下的新光合成纤维公司总经理吴东亮在不久后召开的企业董事会上,决定继续在大陆投资。但作为董事长的大哥吴东进却不同意,于是兄弟俩发生矛盾,进而被媒体报道,使得吴家兄弟之间的矛盾公开化。

  早在吴火狮去世时,因事出突然,为大局考虑,家族会议将家族事业全权交给长子吴东进,这也埋下了兄弟矛盾的种子。

  前几年,小弟吴东升要出马竞选“立法委员”。但性格较为保守的吴东进不愿小弟竞选,认为这是花钱的事,且搞不好还会影响吴家形象。结果,兄弟争吵,还动手打了起来。吴东升后来便一度撒手去美国读书。

  1996年5月,吴东进与吴东亮两兄弟在新光合成纤维公司股东会上因公司印鉴一事发生衝突。吴东进认为他是公司的董事长,但董事长的印鉴却由总经理吴东亮保管,企业不少决策自己都不知道,两兄弟便发生争吵。经过家族内部协商,由老母亲梁桂兰出任一席董事,由她坐镇董事会充当仲裁者,公司印鉴交给总经理室主任保管。但问题并没有得到完全解决,兄弟间的隔阂仍旧存在。

  11月27日,吴东亮决定就新光合成纤维公司赴杭州投资化纤厂一事进行讨论。不料在召开会议之前,吴东进未经董事会而以董事、监事名义的方式通过“美国轨道卫星发射公司”100万美元的投资案。吴东亮也如法炮製,以1997年大陆开徵30%的机器进口税为由,紧急通过2500万美元的大陆杭州投资案,并由公司发言人林杨龙向证券交易所发佈这一重大消息。吴东进得知后要求暂缓,另行择期召开董事会,再进行详细讨论。不料,吴东亮不予理会。吴东进便向媒体透露表示新光合成纤维公司董事会不合法等事宜,从此家族内矛盾爆发。

  12月中旬,新光集团创始人的遗孀梁桂兰与吴家第二代的老二吴东贤、老叁吴东亮、老四吴东升在台北阳明山别墅连续召开多次紧急会议,商讨对策。最后草拟了一份声明书,对老大吴东进下最后通牒,要求不要再对外发言。

  吴家兄弟的内讧,如果处理不好,将会对新光集团的发展产生相当不利的衝击,甚至会使家族事业分家。但吴家事业众多,既使将来分家,可能会和蔡万霖家族一样形成不同的集团,分别发展壮大。就目前而言,吴家兄弟的矛盾并没有对新光集团产生大的影响,各企业仍能正常运转。



台湾新五大家族之一--新光吴家,近年来一直走在风口浪尖。80高龄的大家长吴梁桂兰,面对爱子火并,被逼得数度跳上台面。这对一个老人家来说,何其残忍!

    在台湾,提起新光集团吴氏家族,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作为全台经济实力最为雄厚的企业集团之一,新光集团涉及保险、租赁、纺织、纤维、房地产、百货、证券、天然气、银行、电脑、文化等众多事业。244公尺高的新光摩天大楼,曾一度是台北最高楼(2004年被101大楼超过,现为台北第二高楼),也是吴氏家族兴盛的象征。

    如今,在台湾人心目中,吴氏家族和鹿港辜家、台塑王家、国泰蔡家及远东徐家并称台湾的新五大家族。吴氏家族的奋斗历程、辉煌业绩,以及内部的种种矛盾与纷争,无不成为台湾民众街头巷议的话题;吴氏兄弟在公众面前上演的一出出充满戏剧色彩的闹剧,更是为人津津乐道。
    靠勤奋和头脑拼得天下的吴火狮
    吴家发迹于吴火狮一代。吴火狮,1919年出生于台湾省新竹县的一个小村庄。他的父亲是一个小店主,膝下生有三男三女,生活并不富裕,但吴火狮的父亲十分重视子女教育。吴火狮10岁那年被送进学校,开始了半工半读的一段时光,学习之余就到店里打工。

    初中毕业后,吴父患病,一家人生活十分困难,吴火狮不得不辍学。大哥吴金龙介绍他到台北一家日本人开的平野商店当学徒,这是一家颇具规模的布匹进口批发店。这段经历,对吴火狮后来的经商帮助很大。

    吴火狮的勤学苦干得到该店日本老板小川光定的赏识,小川拿出3万元(台币,下同)开设了一家分公司--小川商行,让年仅20岁的吴火狮出任经理。吴火狮因业务关系而往来于台湾与日本之间,积蓄了不少钱,开始购地置产。他还投资建造木船,来往大陆沿海做贸易生意。

    抗战胜利,台湾光复,吴火狮与亲兄弟和几个朋友合资成立了新光商行,开始了他事业的真正起点。“新光”具有双重意义:“新”代表着他是新竹人,“光”则是为了感谢有恩于他的日本老板小川光定,也意味着“新竹之光”、事业兴旺发达之意。

    新光的发展果然是一帆风顺。日本进口的布料在岛内卖得非常红火,吴火狮不断扩大业务范围,先后设立纺织厂、印染厂,吞并其他毛纺公司,生产高档毛呢、衣料,还率先在台湾生产人造丝与人造棉,在竞争激烈的纺织业中逐渐建立了吴氏“纺织王国”。

    不过,吴氏新光集团最有影响的企业还要数两家新光保险公司。

    在拓展纺织事业的过程中,吴火狮发现一年缴的物产险费的金额数目相当可观。于是,吴火狮决定进军保险业。1963年,吴火狮先后成立新光物产保险公司和新光人寿保险公司。这两家保险公司成为全台湾成立最晚、但却发展最快的保险公司。它们使吴火狮的事业发生了重大转折,也使他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大企业家。

    根据新光保险的元老回忆,创业时期,吴火狮骑着摩托车跑遍了台湾东南各乡镇。当时,人寿保险的业务拓展是最难的,如果说物产保险还比较容易搞定的话,人寿保险则要向人磕头。可台湾有关部门当时规定:一家保险公司如果不做人寿保险,就有可能被吊销执照。吴火狮只能两类保险一起做。

    开业以后,吴火狮首先遇到问题是:保单如何设计?保单的条款如何定?吴火狮没经验,只好拜托经验丰富的保险界同行帮帮忙。可是,事与愿违,碍于“商业秘密”,他到处碰壁,没有保单,当然无法开展业务。情急之下,吴火狮想出了一个绝妙好办法,他要求手下职员,以各人太太或其父母的名义,分头到各家保险公司去投保。这样,吴火狮总共拿到八份填写妥当的保单。

    根据这八份“样本”,吴火狮将八家保险公司的相关规定作了认真的比较,结果发现,五年期最便宜的是国泰人寿的保险,咨询了会计师后,吴火狮很快确定了新光保险的营业方针,即:新光保险的客户投保费用,一定要比国泰的便宜;而一旦出险,兑现保费的条款,则要优惠过别家;其部分险种的最高赔偿,甚至可达苛刻同行的3倍。吴火狮仔细盘算之后,认为自己在经营上没有太大问题,如果开支上节省一些的话,完全可以稳住阵脚,略有盈余。在保单条款全部确定后,吴火狮便开始派出员工、挖掘客户。

    吴火狮制定的保险赔付条款已经足够优惠,但“新光”的知名度在岛内并不高,接下来,提高知名度又成了吴火狮最头痛的事。想当年,岛内电视台只有一家,电视广告报价,贵得吓死人。如果新光想在电视台做广告,一个月的广告投入就要一万多元。

    如何才能“少花钱、多办事”,有效扩大公司知名度?吴火狮一直在苦苦思考。一次,有位下属去看电影,看到一半,电影院在银幕旁边的墙壁上打出幻灯字幕,说“外面有人找”,这位职员突然来了灵感,认定这是一种最为廉价的广告方式,于是报告吴火狮。吴火狮闻讯,大喜过望,随即通知新光全体保险业务员,在电影院写条子,花五毛钱,写上“新光保险吴经理外找”。

    那时候,晚间娱乐活动的种类并不多,因此,每晚七八点钟电影院里都会涌入许多观众,结果,大家看得正带劲的时候,银幕旁边必然映出“新光保险吴经理外找”的寻人字幕。有些员工觉得放映一次不够,于是再出五毛钱,告诉放映员“要找的人还没出来”,于是那条“寻人字幕”就可以再打一次……这个今天听起来令人忍俊不禁的“高招”,在四十多年前的小岛台湾,确实行之有效。

    这还不算,吴火狮又出一奇招:在报上登了个“有奖征答”的广告,以“讨厌的人寿保险”为主题,要求客户写来明信片,列出人寿保险的讨厌之处,并且允诺:“答好的有奖,奖品很丰富。”

    参加“有奖征答”的民众果然很多,他们寄来了一大堆明信片,因为抱着“中奖”的想法,每个人的地址都写得很详细。吴火狮的目的就这样达到了。

    吴火狮后来说:当时保险公司的业务员,要进入客户的公寓是非常困难的,往往在大门口就被警卫挡驾了,即使进得了大门,也很难进入那些越来越警觉的住户家里。可是,有了这些明信片后,吴火狮就把它们分发到各地的业务员手中,让他们手持明信片前往访问,这就像有了通行证一样,名正言顺多了。
本帖最后由 凤凰 于 2010-3-16 13:38 编辑

凭借着他的拼命精神和灵活头脑,吴火狮在台湾保险业慢慢打出了一片广阔的天地。新光保险公司营业额在1966年到1969年4年间,增长了将近10倍,从2亿多元到20亿元。至1986年吴火狮去世前,公司营业额为251亿元,资产总额达到359亿元。新光人寿保险也成为仅次于“蔡家”国泰保险的台湾第二大寿险公司,新光物产保险,则成为仅次于“富邦”和“明台”、位列台湾第三的物产保险公司。
    家族事业兴旺 兄弟对簿公堂
    1986年10月18日,吴火狮因心脏病突发,在办公室去世。

    21日,吴氏家族召开家庭会议,确定由吴火狮的长子吴东进接班,担任吴家新光集团的总负责人。不过,这个决定却埋下了吴氏兄弟间重重矛盾的种子。

    吴火狮与妻子吴梁桂兰育有四男两女。性格温和的吴桂兰以前常和吴火狮开玩笑:“你们家做纺织的,生产原料和设备都相同,怎么制造出来的四个男孩,个性这么不同?”

     吴家四兄弟,每个人的个性都非常鲜明,被外界形容像四季一样迥然不同:老大吴东进是“冬”,有种日本式的家长思想,习惯以大哥之尊,当家指挥;老二吴东贤是“春”,是个与世无争的温和主义者,多年前的一场大病,让他自此投身公益事业,只是专心和妻子抚养子女;老三吴东亮是“夏”,敢做敢为又带点叛逆,当年他不顾父母反对,和影星彭雪芬私定终身,偷偷跑到美国生完孩子才回来;老幺吴东升则是“秋”,是个标准的理想主义者,曾以玩票性质出版书籍,后来又竞选立法委员,是四兄弟中公认最适合从政的代表人物。
2.jpg
2010-3-16 13:38


吴东亮

    亲近吴家的老人们都说,老大吴东进习惯踩刹车,吴东亮则是爱踩油门,以前有吴火狮发号施令,四兄弟只能随着父亲的口令采取统一的动作,但是发令的人一旦离开,兄弟们当然会为“该刹车”还是“该加速”而起冲突。大家长吴火狮突然过世,又没有预立遗嘱,家族事业如何分工、管理,当年无法厘清,多年后的今天再想厘清就更不容易了。

    吴火狮去世后,在吴东进的率领下,吴家的事业跨上了一个新高度,新光集团在老一代掌门人逝世之后的十年间,由台湾100大集团的第九位,升到了第三位,年营业额高达1670亿元。与此同时,吴家的家族财富净额,增长也很迅速,1994年起,吴家总资产即超过王永庆家族,仅次于蔡万霖家族,稳居台湾第二大富豪。

    吴东进还实现了父亲生前未能实现的三大遗愿:标购敦化南路国泰信托大厦、兴建新光摩天大楼,开办新光医院……并开始在政界发展,成为台湾有影响的大家族之一。

    然而,1996年底,吴家兄弟对“新光合成纤维公司”是否应当赴大陆投资一事,引发家族矛盾,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

    这里有个大背景:“台湾总统”李**于1996年发表了限制台商赴大陆投资的讲话,吴家老三、新光合成纤维公司总经理吴东亮,却决定“反其道而行之”,继续在大陆追加投资,但作为公司董事长的大哥吴东进,却坚决不同意。

    1996年5月,吴东进与吴东亮两兄弟在新光合成纤维公司股东会上,因公司印鉴发生激烈冲突。吴东进认为他是公司的董事长,但董事长的印鉴却由总经理吴东亮保管,企业不少决策自己都不知道,两兄弟为此发生争吵,事后有人爆料说:两人甚至互砸烟灰缸,叫嚣怒骂,甚至要找警卫要把对方赶出去。

    老二吴东贤、老四吴东升都站在吴东亮这一边。掌握新光最多资源的大哥吴东进不愿放权,三兄弟都对大哥不满。多年前,小弟吴东升要出马竞选立法委员,性格保守的吴东进不愿小弟竞选,认为这是胡乱花钱的事,搞不好还会影响吴家形象。结果,兄弟吵到动手打了起来。吴东升后来更一度撒手去美国读书,不再理会家族事业。

    为了解决印鉴之争,吴东进找老妈出面主持公道,最后,经过家族内部协商,老母亲吴梁桂兰也进入家族集团,挂名出任“董事”,坐镇董事会充当仲裁者,公司印鉴也交给总经理室主任,由外人代为保管。但问题并没有得到完全解决,兄弟间的隔阂仍旧存在。

    1996年11月,吴东亮决定就新光合成纤维公司赴杭州投资化纤厂一事进行讨论。不料,在会议召开之前,吴东进未经董事会通过,便以董事长、监事名义通过了“美国轨道卫星发射公司”100万美元的投资案。

    吴东亮闻讯后,立即如法炮制,以大陆海关将于1997年加征30%的设备进口税为由,紧急决定在1996年底,调拨2500万美元前往大陆杭州的投资事宜,并由公司发言人林杨龙,向台湾证券交易所公开发布了这一重大消息。

    吴东进得知后,要求暂缓,另行择期召开董事会,再进行详细讨论,不料吴东亮不予理会。吴东进便向媒体透露:新光合成纤维公司董事会不合法等事宜,从此将家族内部矛盾公开化。

    1996年12月中旬,吴梁桂兰与东贤、东亮、东升在台北阳明山别墅连续召开多次紧急会议,商讨对策。最后草拟了一份声明书,对老大吴东进下最后通牒,要求他对外闭口,这才把一段“家丑”给蒙混过去。

    不料,吴家兄弟阋墙事件几年后再度上演,而且比上一次更加猛烈。

    2003年,为了争夺新光合成纤维公司董事长的位子,吴东亮和吴东升兄弟俩对簿公堂,打了半年的法律仗。最后吴东亮换来了“为期半年”的董事长任期,还遭到母亲吴梁桂兰多次公开痛批。

    2004年,吴梁桂兰发表声明,称已达成协议,四兄弟各有专职经营的企业。也就是说,吴家兄弟从此以后“各立山头”。

    一位老企业家看到吴火狮子女,频频上演兄弟之争,相当慨叹。吴火狮在世时,最得意的就是“子女孝顺、相处融洽”,那知他才一走,家族就演出变奏曲,四根琴弦断裂。

   “亮升之争”让台湾人足足看了半年的笑话。甚至有台湾媒体把吴梁桂兰列为2004年岛内十大财经话题人物第六名,上榜理由是“高龄逾80岁的大家长,面对爱子火并,被逼得跳上台面,数度发表言词激烈声明。对一个老人家来说,真是何其残忍”!
    一百零五分的人生哲学

    正所谓长江后浪推前浪。吴家的第三代,同样人人出色:吴东进的女儿吴欣盈,吴东贤的一双儿女吴昕、吴昕媛,目前都在家族企业里担任要职,独当一面。

    台湾社会公认的吴家第三代代表人物,就是吴火狮的长孙女、吴东进的长女--吴欣盈。
    1978年,含着金匙出生的吴欣盈,打一落地起就被两大家族(外祖父是太子集团董事长许胜发)寄予厚望。在最严苛的家族教育下,吴欣盈没有让长辈失望。一路名校读过来,她永远是一群精英中的佼佼者。

    1996年6月4日,位于台北天母的“台北美国学校”停车场里,挤满了奔驰、宝马等名车。这一天,正是许多台湾企业家后代就读的该校举办毕业典礼的日子。

    典礼中,只有两位毕业生能够上台代表所有的毕业生演讲。一个名额,给了全年级学业成绩第一名;另一名额,就是本年度该校的学生会总裁。身为台北美国学校创校以来第一个连续两年担任学生会总裁的吴欣盈,正是两位演讲学生之一。

    当她以流利的英文演讲完毕走下主席台时,吴欣盈的母亲许娴娴迎接女儿的第一句话是:“四年后,我就准备听你在大学毕业典礼上的演说。” 吴欣盈马上想起小时候,有一次音乐会上,从小学大提琴的她,在乐曲演奏过程中帮首席大提琴翻乐谱。演奏结束,当她走下舞台时,母亲迎接女儿的第一句话就是:“为什么你不是首席?”

    这就是母亲教给吴欣盈的“一百零五分人生哲学”。

    吴欣盈很小的时候,母亲就会不断地告诉她:“凡事不能只求一百分,如果没有一百零五分的把握,就表示你准备的还不够。”“你要变得tough(强悍)!”

    从小与爷爷吴火狮同住的吴欣盈,受爷爷的影响也很深。她最忘不了爷爷的故事是:吴火狮在小学时代曾经是全班第一名,只因为家里贫穷,老师嫌吴火狮上台领奖不体面,竟然指派第二名同学上台。穷人的羞耻心在年纪幼小的吴火狮心中种下了奋发的种子,同样给了小小的吴欣盈别样的触动。

    身为家族企业的“女王储”,在这种特殊背景下,吴欣盈心中的满分标准从来都不是一百分,而是超越满分的一百零五分!

    从台北美国学校毕业后,吴欣盈被父母送进了精心挑选的美国波士顿卫斯理学院,2000年吴欣盈以优异成绩毕业后,即受聘于英国伦敦美林证券,做了一名证券分析师。

    感性的吴欣盈,小时候曾梦想担任外交官、考古学家或是大提琴家,大二暑假到美国国家广播公司(NBC)实习,又爱上了媒体工作。她在被吴东进从美林证券叫回新光集团之前,金融工作之余还协助英国国家广播公司(BBC)拍摄中国纪录片,当时的她,正在北京协助BBC搜集中国大陆的相关资料,但是父亲一声令下,吴欣盈只能搁下自己梦想中的人生剧本,转而进入家族企业,改写另一篇属于“企业人吴欣盈”的剧本。

    吴欣盈曾说:“我是吴东进的女儿,如果我一毕业就回到家族企业里做事,不管我的能力如何,永远不会有人跟我说真话,我也不知道我在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竞争力!”虽然大学里主修的是国家发展与艺术史,但毕业后吴欣盈却选择到美林证券工作。这工作是她自己找的,在英国伦敦,一个没有人认识她的地方。她花三年的时间享受证明自己能力的过程,“只有在这里,人家才会说实话,我才知道自己的能力究竟是如何。”

    无可避免的,吴欣盈终究还是要回到家族事业中。2003年,新光金控股价跌至历史最低点,吴东进让吴欣盈在新光最危急之际回到台湾,不为别的,就是要让吴欣盈上一堂平日学不到的经营管理课。

     现在,吴欣盈担任新光金控董事长特别助理,新光人寿慈善基金会董事兼执行长及新光产险监察人,是第三代中头衔最多的一位,这还不包括她在外祖父那边担任的两个职位。

    习惯美式绩效导向的吴欣盈,以董事长特别助理身分列席大大小小的内部会议,只要有看不惯的地方,就会直接表达自己的意见,不太在乎长幼尊卑,这让部分新光老臣很不以为然。吴欣盈说,她回到新光集团做事,最大的挑战是“在维持传统与持续创新之间寻求平衡”。

    吴欣盈事业之外的分数,看起来也是灿烂耀眼。她的男朋友是华南金控董事林知延,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法学博士,是台湾著名的板桥林家第七代传人,堪称一对完美组合。

    不久前的一场长春藤政经名人派对上,吴欣盈脱下企业套装,穿上大胆的豹纹礼服,抢尽了现场的镁光灯与隔日的报纸版面,吴欣盈内在的强烈个性与自信,在那场派对上表露无遗。她虽然是林知延的女友,但却不甘充当男人的附属品,而是主动到各桌间游走、打招呼,举手投足间更像个女主人,引领林知延及其他企业家后代向长辈敬酒,俨然一个社交女王。

    或许,她与许多刚刚冒出头的台湾第三代企业家一样,比第二代对自己的人生有更多想法?来源于《台湾政商家族》、《商业周刊》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