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中国的中产阶层为何迷茫?

  中国社会的身份划分有三类:干部,工人和农民。要说明的是,中国的中产阶级很大部分区别于局长们和其二奶们。
  据北美《世界日报》报道,2009会计年度美国共发出113万818张绿卡,即美国永久居留权。其中,中国大陆6万4238人、台湾8038人、香港2651人获永久居留权。
  2008会计年度中国有8万271人取得永久居留;而2007会计年度中国有7万6655人取得永久居留。2009会计年度中,中国仍是移民美国人数第二多的国家,仅次于墨西哥。2009会计年度新移民年龄中位数是31岁,全美年龄中位数是35岁。
  移民美国的中国人基本不会是既得利益者权贵阶层或与权贵利益纠结颇深的资本家,当然犯错的外逃贪官除外,社会基层百姓移民美国也不大可能,那些移民美国的中国人多是中国社会所谓的中产阶级,他们有思想并且有一定的社会条件,但是害怕失去。
  我想到的是,他们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纷纷抛弃自己从小扎根成长的故土,甚至遗忘从小积累的朋友和人际关系,远离自己曾经熟悉操作的环境。
  这是某种针对信仰的背井离乡。在信仰上,米字旗和自由女神像已经针对五星红旗下的游离于体制外的中国中产阶级进行了一次彻底且顽固的策反。
  高房价,暂住证,气势汹汹的城管,永无止境的拆迁,此起彼伏的三聚氰胺、地沟油和假疫苗。拥有这些土特产的中国,是让人无法轻易释怀的。
  因为这是房地产评论,我得说点楼市的东西,虽然我废话已经说得够多了,但总比官员的屁话耐听。
  在4月11日上午召开的亚洲博鳌论坛“全球金融监管的新格局”分论坛上,中国银行业监督委员会主席刘明康表示,部分城市第二套房必须达到50%、60%。另外,重庆宣布拟征特别房产消费税后,上海也将开征住房保有税。有消息称,针对房产征税的试点地区可能定在京、沪、深、渝四个城市。
  同样在博鳌,龙永图和刘明康向人们透露了不同的讯息,但这些讯息都包含了相同的出发点:在最大程度保护已经获利的社会阶层利益的基础上,怎么阻止房子这种社会附属功能强大的操作物成为全民赌博的筹码,以便让泡沫仅仅在可控的范畴内舞蹈。
  提高部分城市的二套房贷是个不够明智的选择。首先,部分城市究竟是哪些城市,北京有泡沫,内地的二线城市甚至小县城就没泡沫吗?我一个朋友,在一个小城上班,告诉我,那里的平均月薪不超过2000元,可是市内的房价从2008年的2000元/平米左右一下子上窜到2009年的4000多元/平米。其次,调首付只是针对未来的买方,买卖是双方的,而且买卖不但是未来的也是现在的,既要调未来的买方,更要调未来卖方和现在的买卖双方。
  楼市已经演化成投资投机品市场,投资讲究的是风险和收益,现在的炒房子更像是在买卖一种合约,所有的价值不在于实际上住不到30年、房屋质量经不起考验的房子本身上,而在于保值增值的预期上。要终止房价的非理性上涨,长久有效地挤压资产价格的泡沫,必须改变这种普遍的疯狂的预期,怎么改变?如其含糊其辞,不如快刀斩乱麻。
  试问,国家发展房地产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让老百姓都能实现居者有其屋吗?
  让老百姓有钱,不是滥发货币这么简单,那顶多是让政府和银行有钱,让与政府和银行关系密切的人有钱。流动性不合理收缩,实体经营环境没有好转,创造新的经济增长点也只是纸上谈兵。

  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从杜绝炒房开始

  有人说,不炒房那我们炒什么呢?炒花生炒鸡蛋炒猪肝吗?大家想一想,我们干吗要炒呢?清蒸不行吗?清蒸之于炒,这就是转变发展方式。
  我能想象未来10-20年的景象:因为所有的建筑都只有20-30年的使用寿命,城市里,到处都是林立的高层危房。由于拆迁毫无商业价值,住户要么冒着生命危险在里面提心吊胆地居住,要么躲到郊区住进帐篷。即使爆破,也是属于危房拆除,住户不会得到一分钱的拆迁补偿,很多房奴还没还完房贷,又得居无定所,四处漂泊。
  日本当年的房地产崩盘,对日本而言总体来说是好事,去掉了不切实际的泡沫,留下了实实在在的经济,他们实际上并没有损失20年,他们的经济结构现在远比中国合理,尽管两国GDP总量相近,但日本的GDP是去除了房产泡沫后的优质GDP,而中国的GDP是包括了房产泡沫的劣质GDP。
  中国如果不像日本一样采取短痛疗法,不降房价,不做GDP结构调整,就准备长期受房产泡沫的困扰吧,别说在30年内能不能赶上日本了,自身就会出现问题,比如贫富差距的进一步拉大、城市居民生活成本的提高、城市消费被抑制、除房产外的内需无法进一步拉动、经济结构失衡……
  中国是世界上每年新建建筑量最大的国家,但这些建筑只能持续25-30年。据资料显示,英国建筑的平均寿命达到132年,美国的建筑平均寿命达74年。这就是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房子更新速度快,我们远远走在世界的前列,因为我们有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久经考验的战斗力超群的拆迁队伍。
  由于生活成本的不堪重负以及对未来环境是否改观的置疑,中国中产阶级将会越来越感到迷茫,幸福指数普遍低下。不过这也很正常,在任何一个经济危机的高失业率社会周期内,迷茫的不但是中产阶级,还有社会主流意识形态的迷茫,不过在我们国家,由于某某原因,晚上七点到七点半坐在电视机前,你总会感受到一番别样的红火气息扑面而来。这是地球上硕果仅存的全民洗脑大餐,当然电视普及率偏低的朝鲜不计在内。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