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雪岩:一代商圣的第一桶金

1823年,胡雪岩出生在安徽绩溪胡里村,家境清贫。19岁那年,初次来到风光明媚、景色如画的杭州,在阜康钱庄当了一名学徒。    钱庄规定,学徒进门要先练习“坐功”——整日呆在金库里面,练习算银票,包银元,串铜钱。白天不准出门,晚上住在店中,连续一个月内不准出门。之前有许多学徒就是因为熬不住偷跑出去玩而被辞退了。
    同样,刚开始的几天,也憋坏了胡雪岩。只要稍稍有空,他脑子里就想着出去见识一下西子湖畔的美景。可一想到连四书五经都没读过的自己,千里迢迢来到城里,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份工作;也想到临行前母亲深深的叮嘱:要认真,要用心,要勤奋,更要听老板的话;他也想起已经过世的父亲读过书却没有机会,而自己读书不多,却有这么好的机会时,他决心珍惜这次机会,遵守钱庄的规矩。
    一个月过去了,他工作不但熟练而且准确,没有发生任何差错,与师兄弟之间的人缘也不错,老师父也挺喜欢他。
    第二个月的一天早晨,胡雪岩跟往常一样,早早起床,替老师父和于老板端来洗脸水倒了尿壶,却在扫地时发现柜台下面的地板上有好多散落的银元,凑在一起还不少哩。胡雪岩想了想,还是抓起银元诚实地交给了正在洗脸的老板,老师什么也没有多讲,只对他说,你很诚实,就把银元收了回去。就这样,端洗脸水倒尿壶扫地抹桌买早点,胡雪岩一如既往地做着,时常在地板上捡到银元胡雪岩也一如既往地主动上交着。
    在做学徒的间隙,他还跟在店里的老师父身边,留意老师父与客人谈业务的技巧,了解不同客人的想法,揣摩客人的心理,立在一旁见机行事,从来不用老师父的吩咐,从而学会了很多业务上的知识。
    一晃五个年头过去了,胡雪岩也快满师了。刚到第五年,离满师的期限还有整整一年的时间,于老板便破格提升他为“跑街”——到外面跑业务。老板对他说:“你可以当跑街了,可以到外面去走走了。”没想到,胡雪岩一出任就像鱼到了水里,鸟飞到了天空,很快进入状态,他很擅长与人打交道,表现得非常出色。
    刚到半年,幸运再次眷顾胡雪岩,他被升为了正式的“出店”,出店不但可以接洽业务,还要经手银钱,有了一定的经营权。他上任之后最大的业绩便是收回了原有的死账。死账,即呆账,钱庄放钱出去,就有一定的风险。遇到一些客户情况突变,如有的官员离任调走,有的生意亏本破产,或者故意赖账不还的。胡雪岩很灵活,很会说话,他采取不同的方式“讨债”,别人收不到的钱他收得到。
    曾经有一家饭馆在阜康钱庄借贷了五百两银子,后来饭馆老板死了,剩下老板娘独自支撑,生意随之一落千丈。钱庄几次催要贷款,老板娘都说生意不好,实在没有能力偿还。后来钱庄掌盘将此事告到官府。官府传老板娘前来问案,老板娘说不是自己不还,而是没有钱还,要还也要等有了钱再说,而且在堂上又哭又闹,官府只得让他们堂下自己商议解决。官府管不了,老板娘又没钱还,一来二去这笔钱就成了一笔死账。
    但胡雪岩是个有心人,他每次经过那家饭馆,都会偷偷瞄上一眼,看看生意是不是有所好转。过了一段时间,他发现饭馆的生意慢慢红火了起来,他感到讨账的时机来了。
    一天,胡雪岩在饭馆忙碌过后走了进去。老板娘一看他来了,马上板起脸问道:“你是不是又来讨钱了?”
    胡雪岩连忙笑着回答:“您别误会,我们掌盘上一次告了你,事后他觉得心里很不安,一点点钱而已,你又不是赖账的人,所以今天特意派我来跟您道歉。”
    老板娘反倒觉得不好意思来,脸色马上和缓了下来。
    胡雪岩马上又说:“我们老板特别交待,再怎么说您也是老客户,如果现在有需要,我们还可以借钱给您,而且利息也可以低一点。”老板娘听了更觉得过意不去,说:“那怎么好意思呢,原来的钱过两天就还上,你来拿好了。”胡雪岩过了两天再去,果然就收到了债款。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