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天上人间”是事业单位?呵呵

新官上任三把火。担任北京市公安局局长的傅政华所烧的第一把火,乃是高调扫黄,与去年王立军在重庆重拳打黑相映成趣。5月11日晚,北京警方突查“天上人间”、“名门夜宴”、“花都”、“凯富国际”等4家豪华夜总会,当场查获有偿陪侍小姐557人。除了有偿陪侍、另因消防安全存在隐患等,这4家夜总会被勒令停业整顿6个月。警方表示,此次专项行动共关停35家高档娱乐场所。
??鉴于“天上人间”在中国夜总会行业之久负盛名,可谓领头羊,它被停业,便十分意味深长。人们纷纷猜测此后的成因与黑幕,到底潜伏了怎样根牙盘错的权力纠葛。由此,不妨视之为一个公共事件。
??
??谁的天上,谁的人间?
??
??5月18日,凤凰卫视《锵锵三人行》,窦文涛、梁文道和马家辉以名动神州的“天上人间”被关停为话头,对北京警方的扫黄行动与中国性产业的暧昧处境冷嘲热讽,纵横捭阖。马家辉博士坦言,他有一个愿望,即等他发了财,带父亲去一趟“天上人间”,他已经承诺了二十年,还没有实现——假如这不是玩笑,那么马博士则被迫充当了一回人民代表。不知有多少普罗阶级,这辈子最奢侈的梦想之一,便是消费一次“天上人间”。未必要享受性服务,就是喝一杯鸡尾酒,玩两把骰子,和美女扯几回淡,因为他们心中的消费对象,也许并不是花解语、玉生香的女人,而是“天上人间”这一个鲜车怒马,钟鼓馔玉的精神符号。
??而且,在这些潜在的消费者心中,“天上人间”不仅是豪奢生活的代表,还在隐秘而夸张的汹汹传言之中,涂抹上了一层神秘化的色泽。譬如说,里面的酒水到底有多么昂贵,小姐到底有多么妖媚,有多少校花、多少硕士博士流落风尘,衣冠楚楚的常客是哪些权贵,它的后台是谁,能量多大。愈是神秘,远远观瞻,一片朦胧,愈能激起消费者一掷千金的亵玩欲望。同样,在一个封闭化管理的信息帝国,这种神秘化,正是符号之生成的一大要素。
??“天上人间”神秘到了什么程度呢?有人调侃,“一直以为‘天上人间’是事业单位”。
??这次被关停、曝光,使世人窥见了“天上人间”的部分面目。如消费价码,普通的355毫升啤酒,80元左右;一杯鸡尾酒,200元;一瓶“皇家礼炮”更高达5000元(在普通酒吧封顶价只要2000元);想带小姐出场的话,最低收费13500元。赵炎先生考证,明末清初,秦淮河畔,柳如是、李香君等名妓的出场费不过二十两银子,折合成人民币大约4000元,整体上讲,秦淮名妓的身价远不如“天上人间”的小姐。
??这样的价码,令一些人望而却步,望洋兴叹,同时刺激起了另一些人的消费野心,将去一趟“天上人间”定为一生之理想,就像马家辉博士对其父的承诺。
??不过,这只是一个片面。“天上人间”暂时倒掉了,在它周遭,依旧雾霭重重,惝恍迷离。网上风传其幕后老板覃辉的政治背景和发迹史,门户网站更是不惜用“揭秘”、“惊天内幕”等字眼谋杀受众的眼球,实际上大多文字皆语焉不详。还有媒体挖出了号称“天上人间”第一花魁的梁海玲之死并留下千万遗产的旧闻,从2005年案发至今,此案仍为悬案。这里面的水有多深,雾有多重,也许,只有天知道。
??黑幕经营绝非“天上人间”独有的问题,而是束缚整个性产业的政治锁链。合法化是一大解药。然而,不是它应不应合法化,而是某些力量想不想让它合法化。因为合法化以后,利益蛋糕的分配就被迫置于阳光之下。
??谁的天上,谁的人间?黑幕之下,天上与人间有什么分别?
??
??反特权?拿什么反特权?
??
??“天上人间”的价格,注定了它的大门只向富人敞开,它的包厢只是权贵阶级的临时后宫。长期以来,它被高举,被神化,它之矗立不倒,被视为有特权者在幕后庇护。那么,查封它,就是反特权?
??颇有一些人作如是观,认为打掉“天上人间”总算给了老百姓一点面子。白岩松将此解读为“向某种特权来进行坚决的挑战,并且捍卫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样一个概念”,如此煌煌大言,如此宏大叙事,不愧是央视出品。
??还有这样的段子。说天上人间被查了,社会反响强烈:最失望的说法,震惊,一下子失去了奋斗目标;最忧国忧民的说法,这么多下岗职工怎么安置,有关部门想过吗?最理智的说法,不知道这是免费打广告还是来真的;最具说服力的说法,是为配合上海世博,上海那边缺人了;最写实的说法,哎呦,这个不能说,这个不能说;最义愤填膺的说法,天上人间都被查了?还有王法吗?——我听自窦文涛,若跨省追捕,请联系《锵锵三人行》制片组。
??此段子的语气尽管在嘲讽,潜意识里,还是将“天上人间”挂钩于特权,并且对北京警方所代表的公权力反击特权者充满了疑虑。君不见,特权早已存在,为什么迟至今日才反?反就反了,为什么不彻底一点,停业半年,就当装修整顿好了,半年后,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依旧繁花似锦。
??在我看来,反特权只是幌子,只是天真善意者或者故作天真善意者的一厢情愿之思量。这背后,乃是一场权力博弈,一场特权者的分赃之争。因为“天上人间”运营至今,所依靠的伟力不外是私人资本与公权力的合谋,它们所共同编织的一张漫天遍地的权力关系网——不妨说,任何一个“天上人间”式的夜总会的运营模式都大致如此。公权力拿什么反“天上人间”?如果真要反,请从自身反起。这就像反特权,请先从权力系统内部洗牌。
??无法抽钉拔楔,只能委曲求全。停业6个月,对双方而言都是一种缓冲。缓冲过后,特权继续勃起,所谓的反特权者,犹如龟兔赛跑途中睡觉的兔子,一觉醒来,还在原地徘徊,正义的太阳却沉沦到了西天。
??即使,一个“天上人间”倒下了,35个“天上人间”关停了,还有千千万万个“天上人间”灯红酒绿,花枝招展呢。在中国,特权就如原上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至今,我们尚未发明斩草除根的制度除草器。
??
??小姐、房市与GDP
??
??最后说一桩奇事。“天上人间”被查封后,《北京晚报》撰文论证,将所有的小姐赶出北京,到年底,北京市房屋租赁市场将增加20万套以上房源,供应激增,房租自然下降,进而推动房价下降,进而打击开发商,房价将出现真正的拐点。
??这真是奇论,妙论,高论。从论点到论据,到论证逻辑,错乱不堪,一无是处。我只是好奇,作者出于什么用意,将扫黄与房市(须知房市不是房事)这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事联系在一起?这需要何其伟大的想象力。我只能善意理解为,扫黄与房市,都是这个社会最敏感的G点,动了一个,另一个就开始剧烈共振,迅速达到意淫的高潮。
??其实,将小姐赶出北京,首先不答应的恐怕就是开发商,以及房价飞涨的始作俑者:政府。小姐所拉动的内需,所贡献的GDP,相应的服务行业何者能比?单是这一点床上爱国主义,“天上人间”便足以金枪不倒。
??基于人道主义考虑,衷心祝愿“天上人间”在6个月后重振旗鼓。毕竟,香港闻人马家辉博士的愿景还没有实现,而他的父亲已经是78岁高龄(尤宇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