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富二代接班问题 富一代该醒醒了

问:改革开放30多年,民营企业家在给自身和社会创造财富的同时,也迎来选接班人的矛盾——未来5-10年,我国300万企业将进入接班换代。但“90%的家族创始人希望子女接班,95%的子女却不愿意接班”。为什么会出现富二代不愿意接班的问题?您如何理解民企老板的这种心态?



    答:“接班在中国人的意识中,其实是一个很具传统色彩的概念。一代人开创的事业需要传承,这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未来会怎样?未来应该怎样?不是每一个创业者能想明白的。所以,当下能把此事想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的企业家不多,真想得透透彻彻企业家给出的结论就一个:靠自己来完成自己未竟的事业,所以要保重身体。”这是我最近在北京大学给企业家讲课,回答提问时的观点。

    现在的“富二代”为什么不愿意接班呢?其实这个问题要分解成两个方面来说:一是“为什么要他们接班?他们难道没有选择职业的自由吗?”二是“为什么要靠他们来接班?难道除了后代就没有更好的人才可选择吗?”

    先来回答第一个问题。

    “富二代”名符其实是有钱的一代,钱给人的最大好处是自由,其中就包括选择做自己喜欢做的事的自由因为他们在有了钱之后,可以有更多的人生选择,而他们的父辈则相反是在没有什么选择的时候,选择了创业挣钱,这两代人的代沟之宽之深是史无前例的。没有的东西才是珍贵的,人在选择一生的追求时,决定的因素是他们认为什么最珍贵。

    而在这一方面,韩国的许多企业家就看得比较透,他们很支持自己的孩子去从事只花钱不挣钱(或挣小钱)却对社会有益的事,比方说,文学艺术、音乐绘画、宗教哲学。在中国曾经也有这样的现象,商人并不希望自己的后代继续经商,最有典型意义的是徽商,第一代挣钱,挣到了钱,让后代去读书,读了书不论能否当官,总是光宗耀祖的事。这样一种思维方式与晋商是截然不同的。因此,你提出的关于“90%的家族创始人希望子女接班,95%的子女却不愿意接班”的问题,其实从本质上说,是第一代要把自己的人生价值观强加给第二代的问题。其实,我们如果认定一个健康的社会不仅需要企业家,同样还需要哲学家、思想家、艺术家的话,那么这些“家”按经济能力的角度来说,更应该或许更有可能出自有钱人家。因为这些人所担当的事业不仅不会暴发,甚至还可能倾其一辈子的努力也发不了大财。从社会和谐发展的角度来看,一家人世世代代没完没了地挣钱,恐怕是一件挺没趣的事情。更何况,企业家与哲学家、思想家、艺术家等,都有一个关乎天生秉赋的问题,有些富二代并不一定就有经商的才能,让他们接班,对社会、对家庭、对父子俩都是一种错误。我就不会让我的儿子到科瑞来接班,他能够自食其力就好,钱可以让他比别的孩子更从容地找到自己的人生定位此而已。

    再来回答第二个问题。

    其实交班的问题包含两个方面:一个是以产权为基础的经营权,一个是净财产为基数的财富。企业经营权这个东西,可以带来财富,也可以耗尽财富。所谓交班,其实是希望后代拥有经营权之后,把财富做大,但这是一种风险,美国著名的王安电脑,就是因为把班交给了二代而灰飞烟灭的。所以,如果第二代没有能力,或没有兴起接班的话,最好的选择就是给后代留一定的资产然后把企业卖掉,总比亏掉要好。而且中国大陆目前的所谓第一富人,多数都是草莽英雄,所经历的是一个特殊的时代,而在其商业模式还没有完成充分的市场化的情况下,交班肯定是有很大风险的,因为第一代的挣钱方式带有很深的时代特点,不容易复制,甚至不便告人,这就是不能相信职业经理人的内部原因。当然,从外部来说,当下职业经理人的职业操守问题,也是第一代创业者不敢把班将给经理人的重要问题,重庆力帆的尹明善就说过:“我知道,如果我把班交给家族成员,我们的企业就会慢慢死掉;而如果我急急忙忙地交给职业经理人,我们企业就会快快死掉。在慢慢死掉和快快死掉之间,我选择慢慢死掉。”这当然是一种很无奈的选择。不过,对于很多中小企业来说,其商业模式本身的局限性应该是其不敢向外人交班的重要内因。

    总之,家族创始人希望子女接班,这是情理中的事,不管你以什么心态来看待之,希望终归是希望,代沟的冲突、天赋和兴起的差异是不可避免的。对于第一代创业者来说,在个人和家庭有了足够用于生活和消费的钱之后,不要太把企业当做家族的事业,而更应该把企业当做社会的细胞,这样才能更容易找到并交给真正能使企业生命延续下去的人,从这个意义上说,在交接班的过程中经营权比财富本身更重要。

当然,光是企业家想明白了,还只是解决了一半问题。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未来发展的趋势来说,一个健全而完善的经理人市场,才能最终解决接班人的问题。

    与“富二代”共生的还有两个同样不可忽视的新概念:一个是“穷二代”,一个“官二代”。30年的改革开放是到了一个承前启后的重要历史时期了,如何让“穷二代”有更多创业的机会以及成长为经理人的机会,让“富二代”有更多的人生志业选择,让“官二代”更公开更透明更公正地走入政治舞台?这是中国社会在下一个30年要真正走向和谐的一种理性的选择。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