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这就是中国的希望:穷二代怕苦?富二代无能?

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步伐我国迎来了第一代富人,但由于当时历史条件的限制,那一代人受教育程度普遍不高,但在他们努力创业,奋力打拼下,积聚了可观的财富,留下了坚实的基业,同时也为他们的下一代创造了一个舒适宽松而且奢华的生活环境,他们的后代在他们庇佑下多数人有机会接受了高学历的教育,但同时优越的生活也使一部分人养成了骄纵的性格:喝酒、飙车、打架、斗殴、炫富斗富……有的甚至吃喝嫖赌,挥金如土,面对舆论的压力和社会的谴责,他们依然我行我素;但另一部分人在接受高等教育后便从父辈手里接过“财富衣钵”,变成了父辈事业的继承者和传承者。前二类人被统称为“富二代”。而那些在改革开放中没有致富的产业工人或者农民:他们有的住在穷乡僻壤,生活水平落后,受教育程度低;有的住在城市或农村,虽然尽力让孩子接受了不同程度的教育,但由于缺乏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导致一些人既悲观厌世,又安于现状,他们只想无忧,不想励精图治。因为他们担心一番拼搏将付之东流,因而不肯为自己的理想付出艰辛的劳动。他们中的有些人虽然向前辈那样奋斗着但仍然无法改变现状,长期徘徊在城市和农村间。作为新一代农民工的后代——“留守儿童”已成为第二代农民工,他们在城里长大,在农村过不了祖祖辈辈传承下来的“苦行僧”生活,因而他们既不愿在农村打拼,又无法逾越城市化的“高墙”,难于融入自己跟随父辈多年生活的城市。相对于“富二代”,他们被称之为“穷二代”。

坊间每一个词汇的兴起,都是和一些引人注目的极端的社会现象联系在一起的,比如富二代的飙车,某些官位的世袭现象,大学生自杀事件等。但二代现象反映的不仅仅是一个穷人上升和富人传承的问题,还是一个重要的社会问题——社会发展的平衡机制和动力机制。中国有句古语:“英雄不问出处,富贵当思原由”,便是这一问题的深刻反映。虽然二代之间的价值观冲突已经很明显,但无论是富、官还是穷,如何安身立命都是他们共同的根本性追问。富二代和官二代,貌似荣耀,但如果用价值观和伦理拷问,就如同烈火一般,也在炙烤着他们。而穷二代背负了物资方面和精神方面的太多压力,即便辛苦读到大学毕业,在就业、创业时也会有很多“玻璃门”,需要付出更大的代价,有的即便付出沉重的代价也难以逾越屏障,最终还是摆脱不了“大山”重压下的贫困。

富二代引发的社会问题不仅是社会阶层的差距产生生活的隔离和心理的不平衡以及情绪的对立,而且还是“仇富心理”和“仇穷心理”的并存。所以,每当有某种极端事件出现,人们就归结为这种心理,而事实也似乎确实如此,现在“富二代”似乎更愿意在“富二代”的圈子里呆。“穷二代”永远融不进富人圈,更融不进主流社会层面,他们不但贫穷,而且没有话语权,命运永远在戏弄他们。
“富二代”与“穷二代”似乎越走越远。在我国,社会价值的取向发生了一定的改变,“金钱至上”已成为大多数人所信仰的教条。“金钱不是万能的,但没钱却是万万不能的”,应该说,这句话,比较客观地表述了市场经济中金钱的作用。但同时,这句话也是辨证的:人们的衣、食、住、行,哪一样也离不开钱,没钱难于生存;而拥有钱的人可尽情享受生活,但金钱又不是万能的,有些东西它是买不到的,也不应该什么都能买到,因为在一个文明社会不能只认金钱,它必须受道德、法律、公平和正义的规范约束。在社会生活中,人们的理想与现实总有差距。“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钱亦能磨推鬼”,这是腐朽黑暗的旧社会老百姓对社会缺乏公平正义的形象嘲讽。由于人的劣根性,当今中国也出现了一些十分令人忧虑的现象,随着社会腐败的滋生蔓延,“金钱万能”的腐朽观念死灰复燃,严重腐蚀了一些人的灵魂。一些为官者迷恋钱财,一些经商者崇尚奸诈,甚至**一起搜刮百姓、敲骨吸髓。而老百姓办事难,难办事。居家、工作、求学、就医等等,除了该花费的之外,还有一道道门槛、一个个关卡在等着他们拿“银子”去“潜规则”。


“金钱至上”价值观的出现恰恰反映出我国教育制度出了问题,尤其是教育产业化,使教师偏离了为人师表,教书育人的轨道,他们一方面把教育作为赚钱的工具,因而弱化德育教育,忽视对学生道德素质的培养,另一方面又托崇
“填鸭式”的教育,扼杀了学生的创造力,最终培养
“四有”新人仍然是美好的期望!尤其是80后与90后有相当一部分走入社会后,缺乏吃苦耐劳锐意、创新的能力,且缺乏团结、协作、诚信、仁爱等方面的意识。总体估价,不管是富二代还是穷二代都缺乏大才大德之人,靠他们创一番事业,闯一片天地很难。其中“富二代”只沉浸在父辈们传统的思想观念中,“蜜糖罐”成了他们永久驻地,溺爱加奢侈的生活注定了他们不一样的人生观、价值观,也导致他们缺乏磨练,缺乏能耐。而“穷二代”在这样的教育理念中坚信读书才会出人头地,他们一味读死书,却忽视了理想信念、价值取向、目标追求、道德规范,殊不知这些是高于物质的精神财富——不以物惑的至上灵魂与德行,是人生的“指南针”和“定盘星”。当他们接触社会发现与心中所想截然不同时,所有可以支撑他们的信念便会轰然崩塌,而等待他们的除了自身努力无法实现价值外,便是社会资源分配的不公平。在受到多次碰壁后,他们彷徨,有时他们和富二代也有相同之处——在困难面前低下了头,有的安于贫穷,有的避世离俗,总之,他们不思进取。

“富二代”与“穷二代”的出现,我们可以追溯到“富一代”和“穷一代”,而“富一代”和“穷一代”的出现是因为“先富论”,即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产物。先富论实施三十多年了,虽然先富的那部分人已经富起来了,但他们并未带动贫穷的人跟着富起来,由此,我国的贫富差距也拉得越来越大,政府虽然制定了一系列扶贫政策:如西部大开发,对口支援西藏、新疆等,但受中国人口多和一些偏远地区自然条件恶劣等因素的限制,中国的贫困人口仍在增加。而那些先富起来的人由于利益或不健康心理因素的驱使,在“带动其他人共同富裕”的方面做得并不理想。改革开放后多数人是靠自己的双手富裕起来的,但少数
“富一代”为了赚到钱,依靠**赚取不义之财。在这场让少数人先富起来的竞争中,还有一些拥有实权的官员,搞钱权交易,成为官员先富起来的冒尖户。现在回头看,那些先富起来的人总体上看是无可厚非的,当前也无法去追究部分人的“原罪”,而那些没有致富或没有掌握公权的人,他们绝大多数人仍然在温饱或贫困线下,特别是那些世世代代生活在农村的农民处境更加艰难,是体制剥夺了他们致富的机会和权利。这其实就是“富一代”和“穷一代”产生的原因,也是其后代沿袭父辈衣钵而形成“富二代”和“穷二代”的深层次原因。

当前社会,富人的日子过得并没有别人眼中想的那么好,他们的确积累了巨额的财富,但他们的幸福指数都是低的。许多富人都选择移民或者计划移民,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们甘愿背井离乡呢?笔者认为:1投资移民可以拿一个国外的身份,外加让自己的子女在海外接受高等教育时的费用可以享受移民国本土人的待遇;2他们觉得国内的投资环境不好,各种税费太高,贫富差距大,担心要均衡贫富,同时某些案例对财富原罪的追究以及不时引发的仇富心态也让富人没有安全感;3相比国内紧张压抑的环境,富人更向往国外休闲式的生活,更多的考虑一种生活方式的转变,更加追求生活质量,不想像以前那么忙碌,他们开始追求一种缓慢的生活节奏。当前社会,富人的流失是社会的净损失也是穷人的净损失,富豪群体的移民,就是中国精英与财富流向海外的双重流失。可是这种潮流又是避之不及的:首先,国内的许多投资渠道,尤其象在很多由国企垄断的领域,限制民营资本的进入,富人中的相当一部分人必须仰仗权利才能生存发展,而现代行业的垄断制度又使他们无法在市场上实现公平竞争;其次,国内贫富矛盾日益激化,富人往往被视为仇恨的对象,一旦激化到一定的程度,他们中的一部分人便会成为权利的“祭品”和“替罪羊”。在担忧社会安全感下降危及自身的资产及家人的同时,他们选择了移民。但在构建和谐社会的今天,我们必须防止精英以及财富的继续流失,防止穷人与富人两个阶层因被撕裂而损伤国力,而要做到这一点,就要在市场体制,法制建设,资源获取,财产保护上进一步完善、加强和使之有法可依。只有在这种和谐的社会保障制度下,富人才会毫无顾忌的投资,也才能为我国GDP的增长及穷人的就业创造有利的条件。与此相伴,国内的舆论环境也应作正确的导向,要创造一个相对平和的社会环境,使穷人消除仇富心理,富人消除仇穷心理,这样才能让富人不再颓废,穷人不再潦倒。与此同时,政府还须填平穷人和富人之间的“壕沟”,要在鼓励富人继续创业和穷人致富的同时培育和造就中产阶级,形成梯度形、橄榄形的社会阶层结构,使中产阶级成为联系穷人与富人的桥梁和纽带。要引导不同阶层的人,凝心聚气,奋发图强。要通过继续教育帮助他们树立新的价值观、道德观,尤其要以“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作为自己的抱负,支持竞争,但反对仇富、仇穷。要争先恐后,比谁先脱贫致富,并以宽广的胸怀容纳别人,“你富我高兴,我要比你更富”,“你穷我帮你,跟我一道富”。作为泱泱大国,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三十多年间我们“刚从睡梦中醒来”,我们已经站立,但还未腾飞。如果富二代怕苦,穷二代无能,富人不善投资经营,穷人不愿劳作创业,笔者认为国家就失去了创造力和活力,财富积累失去源泉,发展就无望。因此,我们要以国家和民族大计为己任,发挥龙的传人的潜能,大家共同奔向一个目标——民富国强,振兴中华。

综上所述,无论是富二代,官二代,还是穷二代,沟通和理解必须是相互的。虽然贫富不是自己所能选择的,但追求幸福生活的理想信念是共同的,穷人不能安逸贫穷,要学习富人的致富理念和创业经验。富人作为“火车头”,不能只顾自己跑,要带着大家一起奔小康。只有这样,“富一代”所留下的事业才能传承下去,“穷二代”才能摆正自身的心态,用双手和智慧让自己变成下一个“富一代”。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