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这些风尘女子 便宜得让人落泪

  (标签: 女人的尊严得不到尊重 谈何盛世)

  接到一个线人打来的报料电话,称一个地方,打着休闲屋的牌子,干的却是卖淫的勾当,让我去采访曝光。报料人怕我不相信,还活灵活现地讲,哪儿的小姐收费很低,搞一次收费只要30元就行了。我知道这是真的,但是被我拒绝了,在这个什么都上涨的年代里,只有这种事却在逆市下降,我实在找不到这种事的新闻价值在哪儿。

  记得在去年的时候,我和电视台的记者暗访(为了取证,电视记者带着偷拍机)对一个所谓的色情场所进行了暗访,那是一个所谓的大众舞场,去的都是一些引浆卖车者之流,同时也有许多所谓的暗娼,如果谈好了,可以搞进一步的服务的,每服务一次只需10元(**或KJ)。我在现场看到,做此事的女子有的已经年纪很大了,也有一些年纪很轻的女子。电视记者也拍下了很多镜头,随后报了警,警察来了也抓了几个人,但是一问,这些从事所谓色情行业的女子大部分都是外地人,而他们服务的对象也都是一些从事低等工作的人,或者年纪很大的老人。一名小姐说了这样一句话,都是生活逼的,不然谁会来干这种事儿!看到这些,我当时就决定放弃作这个报道的打算,一篇稿子也许能给我带来应有的工作报酬,但是对这些小姐们来讲,我知道这是不公平的。

  在我的记者生涯中,曾接触过许多这样的事,我曾暗访过107国道路旁的从事**的小姐,那些年物价还没有这样高,他们每出一次台,收费只有20元左右,她们站在路边招徕嫖客,青春是那样的咄咄逼人。而近些年来,这种现象已经越来越普及了,速度之快远远超越了各方面的增长,当一些部门喊出天朝的人权比米国好五倍的时候,是世界最负责任大国的时候,我总是纳闷,这么好的东西我咋就体会不到呢。我记得每到一个城市,很多当地人都会绘声绘色的描述当地的色情行业的兴旺发达,有时候这种行业的收费标准和和房价一样,体现了这个城市的消费层次。但是这些年来,各行各业都在水涨船工高,这个见不得阳光的行业的收费却一直跟不上形势的发展,因为从事这个行业的人越来越多了。据广州的报纸报道说,在全世界,有几千万黄色娘子军在“战斗”。而据网络上的报道,世界各地都能看到中国女人在招徕皮肉生意的身影。

  中国是一个不承认无烟工业合法化的国家,这些黄色娘子军只能生活在阴暗的角落里,看到她们为了生计付出肉体之后收到的只是廖廖的几张纸币,我常有一种想哭的冲动,特别是一些同行经常把警察抓嫖的镜头体现在版面上,以显示警方的神和英明,但是我却厌恶这些东西,中国是一个缺乏尊重人权的国家,很多东西都在所谓的正义的外表下无情地侵犯着人权。我知道好多人,都在讨伐这些黄色娘子军,但是却很少有人从制度上思考这些东西存在深层次原因,特别是在这个天天都有传奇故事的国度里,如果不是走投无路,谁愿意出卖尊严,换取生存呢。更可怕的是,因为现实的原因,她们没有发言权,也没有代言人,没有机会向人们展示她们的辛酸,因为她们影响了盛世的表象,也因为她们让一个上身穿着西装扎着领带梳着大背头的巨人,露出了穿着开裆裤的下身。

  我一直搞不明白,在一个能办起奥运会、能让神七上天的国家,为什么管不好食品安全,一个能花大钱盖豪华办公楼,却盖不了一个震不垮的学校的国家,利用什么手段才能让自己的姐妹们回归到该回归的位置。但我知道,在一个女人的尊严得不到尊重的国家里,就是一个畸形的社会。女人天生是弱者,特别是生活在底层的女子,她们不可能像温州的杨书记一样出国逾期不回,也不会像其他贪官一样,放弃好五倍的优越社会制度跑到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当“卧底”,更不会在国内像某些特权阶层一样生活得如雨得水。当生存的路走不通的时候,女人们剩下的可能只有自己的身体了。在这样的社会里,人人都是受害者,人人都是施害者,没有人是清白的!

  写这些文字的时候,我看到美国的大选正在举行,那个叫奥巴马的黑小子不知天高地厚地扬言,如果他当选,将会约束让天朝更多地遵守国际法。其实我在想,国际法离国人还是太远了,如果奥巴马有能力的话,让天朝遵守宪法就行了,其他的的我是不敢企盼的啦。

  附:没有想到此文会引来这么多的关注,对于有人骂我不爱国,我做个简单的声明:我从来没有把爱国当成一件非常崇高的事情,同时,不爱国也不是一件可耻的事情;国家是有子民组成的,应当更多地给子民做些什么。爱国还应该有一个前提,就是这个国家是可爱的和受人尊重的,是合法的,还有就是,爱国和爱组织、爱政府是有区别的。我一直警惕的是,某些人,甚至恶棍把爱国当成最后的避难所,当一个人口口声声说爱国的时候,对其目的一定要冷静对待,有多少不可告人的目的是在假爱国的名义进行的,最后受难的还是国家。在我们的同胞中,我就一直搞不明白,有些人本身就是受害者,合法权益也在受到侵犯,天天却在替一些强势群体考虑其合法权益的问题,对这种人的“伟大情操”,我表示滔滔江水般地佩服哦。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