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彼得·林奇:不要预测股市

  我每次演讲完毕回答现场观众提问的时候,总会有人站起来问我看涨看跌未来股市行情?没有一个人关心上市公司基本面,例如想知道固特异轮胎公司是不是一家可靠的公司或者它目前的股价水平是否合理,同时倒会有另外四个人想知道是否牛市行情会持续下去,或者是否熊市已经露出狰狞的面目?我总是告诉他们我所知道的有关股市预测的唯一规则就是:每当我得到提升,股市就会下跌。我刚刚说完这句话,就会有其他人站起来问我下一次提升会在什么时候?

  很显然,投资者并不需要具备预测市场的能力照样可以在股市上赚钱,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么我就应该一分钱也赚不到。在几次最严重的股市大跌期间,我只能坐在股票行情机前面呆呆看着我的股票也跟着大跌。尽管我管理的基金业绩与股价表现紧密相关,我也并没有事先预测出这几次股市大跌的发生。1987年夏天,我没有向任何人,至少是没有向我自己,发出股市即将暴跌1000点的警告。

  我并不是唯一一个没有发出1987年股市大跌警告的人。事实上,如果说无知总是结伴而行的话,那么置身于同样也没有预测到股市会大跌的一大群给人深刻印象的著名预言家、预测者以及其他投资专家当中让我感到非常舒服。“如果你必须预测的话,”一位睿智的预言者曾经说过,“那么就经常预测。”

  没有人事先打电话告诉我10月份股市将会出现一次大跌,如果所有声称事前就已经预测到市场会下跌的人们都已经提前把他们的股票卖出的话,那么由于这些事先拥有可靠信息的预测者的大规模抛售,市场可能早就下跌1000点了。

  每年我都要同上千家上市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交谈,并且我无法避免会看到报纸上引用的各种各样的黄金投机者、利率投资者、联邦储备银行观察员以及财政评论员的评论。有数以千计的专家在研究超买指数、超卖指数、头肩形态(head-and-shoulder pattern)、看涨看跌比、联邦储备银行的货币供给政策、国外投资的情况、天上星座的运动以及橡树上的苔藓,但是他们却并不能持续地准确进行市场预测,他们的预测能力比古代那些通过挤压鸟的砂囊(gizzard squeezer)来为罗马君王预测什么时候匈奴人会突袭的占卜者也好不到哪儿去。

  没有人在1973~1974年的股市崩溃之前发出任何警告的信号。在读研究生时我在课堂上学到的是,股市一般每年上涨9%,但从那时直到现在,股市从来没有出现过一年上涨9%的行情。我还没有找到任何一个可靠的信息来源能够告诉我股市到底能上涨多少,或者仅仅能够告诉我股市是涨还是跌。股市所有重大的上涨和下跌总是完全出乎我的意料,让我十分吃惊。

  既然股市是以某种方式与宏观经济活动相关的,那么另一个预测股市的方法是,通过预测通货膨胀和经济衰退、国民经济的繁荣和萧条以及利率的变动趋势来预测未来股市的走势。是的,利率和股市之间的关系确实存在非常奇妙的相关性,但是谁又能够根据银行业的规律性预测出利率的变化呢?在美国有6万名经济学家,他们中很多人被高薪聘请从事预测经济衰退和利率走势的专职工作,然而如果他们能够连续两次预测成功的话,他们可能早就成为百万富翁了。

  他们由于成功预测经济衰退和利率走势成为百万富翁之后,可能辞去工作,到著名度假胜地巴哈马的比密尼岛,一边喝着朗姆酒,一边钓着青枪鱼,但是据我所知,他们中的大多数还是在为了得到一笔丰厚的薪水而拼命工作,这应该能让我们认识到,这些经济学家预测经济波动和利率变化的准确率是多么差劲。正如某位观察敏锐的人士曾说过的那样,如果所有的经济学家首尾相连地躺着睡大觉,这并非一件坏事。

  呵呵,也许并不是“所有”的经济学家。当然不是那些正在阅读本书的经济学家,特别是像C. J. 劳伦斯公司(C.J.Lawrence)的爱德华·海曼(Ed Hyman)那样的经济学家,他关注废品的价格、存货的情况以及火车车皮的货运量,却完全不理会拉弗曲线(Laffer curves)和月相的变化。注重实践而非只会空谈理论的经济学家才是我所心仪的经济学家。

  还有另外一个理论是说每隔五年我们就会遭受一次经济衰退,但是迄今为止经济衰退发生的情况却并非如此。我曾查阅过《宪法》,上面也没有写着每隔五年我们就必定会遭受一次经济衰退。当然,我希望在我们确实要进入经济衰退之前有人会对我发出警告,这样我就可以调整我的投资组合,但是我能提前准确预测出经济衰退的概率为零。有些人总想等着那些预测衰退即将结束或者牛市即将开始的铃声响起,但问题是这种铃声从来不会响起。记住,事情从来不会十分明朗,一旦明朗早已为时太晚。

  在1981年7月和1982年11月间发生一次持续16个月的经济衰退,实际上这是我记忆中最可怕的时期。那些敏感的专业投资者怀疑他们是否要重新开始打猎、钓鱼和捡拾橡果,因为很快大家就不得不回到森林中过原始生活。在这次长达16个月的衰退期间,失业率为14%,通货膨胀率为15%,最低贷款利率(prime rate)是20%,但是我从来没有接到过一个电话告诉我说这次经济严重衰退将会发生。事后,很多人站起来宣布说他们已经提前预测到这一切,但是衰退发生之前却没有一个人向我说起过经济衰退将会发生。

  在最悲观的时刻,当80%的投资者都信誓旦旦地说我们即将回到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时期的时候,股市却突然出现了报复性的大反弹,突然之间整个世界一切都恢复正常了。

  5.1 为历史重演做准备无济于事

  无论我们是如何得出最新的金融分析结论的,但看起来我们总是在为最近已经发生的事情再次发生做准备,而不是在为将要发生的事情做准备。这种“为历史重演做准备”的方法是一种事后补救的方法,由于上次事情发生我们没有能够提前预测到而遭受损失,所以今后要做好准备以避免类似情况再次发生,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1987年10月19日股市大跌后的第二天,人们开始担心市场将会再次崩溃。尽管市场已经崩溃过而我们也已经挺了过来(尽管我们事前没能预测到这种情况),现在我们却被股市崩盘可能再次重演吓呆了。那些因为恐惧而退出股市的人们想以此确保自己不会在下一次股市再次崩盘时再像上一次那样被市场愚弄,但是当市场出乎他们的意料根本没有再次崩盘却开始上涨时,他们再一次受到了市场的愚弄。

  上帝和我们开的一个最大的玩笑是,下一次的情况永远不会和上一次的一模一样,因此我们根本不可能为下一次的情况事先做好任何准备,这让我想起玛雅人认识世界的故事。

  玛雅神话传说中世界曾遭到过4次灾难破坏,每一次玛雅人都从中得到了惨痛的教训,并且发誓说下一次会事先做好防范以更好地保护自己,但他们却总是在为上次已经发生过的灾难做防范工作。第一次灾难是一场洪水,幸存者记住了这次洪水的教训,搬到了地势较高的森林中去,他们修筑堤坝和高墙,并把房子建在树上,但是他们的努力却全白费了,因为第二次灾难是发生了火灾。

  经过第二次灾难后,火灾中的幸存者从树上搬了下来并且尽可能住得离森林远远的。他们特地沿着一条陡峭崎岖的山间裂缝用石头建起了新的房屋,结果不久世界又遭受了一场大地震的破坏。我记不起第四次的灾难是什么了,也许是经济衰退,但是不管是什么灾难,玛雅人还是没有能够幸免于难,因为他们只是忙于为防止地震再次发生做准备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