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荣智健家族为何能“富过四代”?

  荣氏第一代艰苦创业

  荣氏第二代另类传承

  荣氏第三代隔代创业

  荣氏第四代厚积薄发


  历史不承认假设!然而,虽然假设不是历史,但假设创造思想。

  历史改写了荣氏家族命运,荣家绵延100多年,“富过四代”成为现实。

  假如荣家第二代没有因时代巨变而发生另类传承,会有第三代的隔代创业吗?

  传子不传贤,是诸多家族由盛及衰的原因。但传贤不传子,又是多少家族内乱的祸根。家家渴望传“贤子”,可是家富如何出“贤子”成为重大历史难题。

  作为现实选择,而非最优选择,以血缘传承成为宗法,以宗法而平抑内乱,因为内乱猛于虎,可能导致家族基业瞬间崩溃。尽管此举最大的代价是“渐衰”,但至少苟延,至少有中兴希望。中国历朝历代莫过于此,王法与宗法如出一辙。

  2005年11月11日,对于石家庄钢铁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称“石钢”)董事长阎胜科来说,奔忙大半年的他终于可以喘口气了。这一天,中信泰富(HK 0267)与河北国资委及河北众富订立股权转让及增资协议,中信泰富以12.82亿元向河北国资委收购石钢现有注册资本的80%,并认购其新注册资本1.96亿元。转让及增资完成后,中信泰富将持有石钢扩大后股本的65%,而持股15%的河北众富正是以阎胜科为首的管理层持股公司。

  中信泰富在荣智健的带领下又下一城,继续在特种钢铁领域布局,这次他战胜的是风头正劲的嘉鑫控股。此前不久,中信泰富已经收购了湖北新冶钢,进而控股大冶特钢(SZ 000708)。特种钢铁成为中信泰富近年来的投资重点,操作手法仍是荣智健惯用的收购。

  而在此前半个月,对于荣智健乃至整个显赫的荣氏家族来说,发生了一件大事。10月26日,荣智健的父亲、荣氏家族的标志性人物荣毅仁与世长辞,享年89岁。中央给予荣毅仁极高的评价,称这位著名的“红色资本家”为“伟大的爱国主义、共产主义战士”。海内外各种媒体先后报道了大同小异的内容,显示出荣老先生的辞世是一个全国性事件,但在其家族内部,却并未像其他很多家族那样发生不同程度的混乱。

  就在改革开放后的第一代企业家开始为接班、继承之类的问题焦虑,各界也在讨论着如何“富过三代”之际,而荣氏家族已经绵延了100多年,即便从大资本家荣德生(荣毅仁的父亲)兄弟那辈算起,到早已崭露头角的第四代的荣明杰(荣智健的长子)。“富过四代”已成现实。

  当然,荣氏家族的“富过四代”与中国传统的家族传承差异甚大,带有不少另类的色彩。或许正因为如此,“富过四代”才得以实现。
【更多荣智健新闻】:

荣智健的童年生活经历

  

荣智健的奢侈生活揭露(鲜为人知)

  

荣智健那么狡猾,是不是也上了别人的套?

  

荣智健此难逃不了,卦上显示的

  

818大有来头的荣智健

  

荣智健到陈久霖,都逃不过人财两空的宿命

  

荣智健:一辆小型车最终撞翻了主席宝座

  

荣智健家族成功充分证明家族企业的角色地位

  

荣氏家族:婚姻讲究门当户对

  

荣氏家族第四代有超越父辈的可能吗?

  

荣智健父亲荣毅仁老年创造国企辉煌

  

荣智健父辈们的真正家族控制

  

荣氏家族第一代的借贷、收购

  

荣智健家族为何能“富过四代”?

  

荣智健离职的真正原因是什么?可能监禁14年?

  

荣智健掌上明珠:长女荣明方简介

  

荣智健的长子荣明杰:低调稳重的名门之后

  

荣智健的妹妹与成思危的侄子因手表而结婚(组图)

  

荣智健的妻子任顺弥也很不简单

  

荣智健登峰造极的发家动力是什么?

  

荣智健父亲:浓缩一个时代的商业巨人

  

荣智健等17人早在年初就被调查过

  

荣智健下台后是由他的儿女接班吗?

  

荣智健引发中信泰富巨亏 狼狈下台

  

荣智健家谱(两个版本组图)

  

荣智健简介:荣家第三代领军人

  

荣智健的父亲荣毅仁简介

  

荣智健家族的发家历程(组图)

  

荣智健家族兴旺的秘密在于一个真龙祖坟

  

荣智健女儿受父亲牵连 或被严重处分(图)

荣智健父子:在中信对接

  首富父子在中信对接

  内地人无疑更熟悉曾经出任国家副主席的荣毅仁,只是在最近几年才由各种富豪排行榜开始熟悉了荣智健那张面孔。事实上,在香港荣智健的名声比父亲更响,而且早在1995年末就被列为香港十大财团的第八位,如今他的名头被冠以“大陆首富”。

  这位首富生于富豪之家,在36岁时才开始创业,但其创富速度丝毫不慢。除了其创业初期父亲给的启动资本,在其目前财富主要来源地的中信泰富,他甚至不是最大的股东(第一大股东为中信集团子公司中信香港);而虽然中信集团为荣毅仁一手创建,但至今却是标准的国有企业,在产权上与荣氏家族并无关联。

  1986年6月15~18日,荣氏五代海外亲属200余人与国内亲属20余人在北京聚首。之后,中信集团在成功开发了国际大厦之后,旗下的京城大厦也开始动工了。此时,荣智健正在香港单枪匹马进行房地产买卖,而其加盟中信一事已露出端倪。

  荣智健要加盟的中信香港公司,于1985年5月正式挂牌,但初期业务发展并不令人满意,在投资方向上中信总部也有不同见解。荣智健在业务上与中信香港时有往来,有一次从协助父亲的工作出发,他对中信香港的投资重点提了自己的看法,认为应该集中力量投资于基础设施建设,比如搞香港东区海底隧道。

  之后中信集团便有人出面邀请荣智健来做投资和策划等工作,但他笑着说:“我还要忙于推销自己的房地产呢。”进入1986年下半年,香港房地产涨幅不大,中信集团再次发出加盟邀请,荣智健正式出任中信香港副董事长兼董事总经理,此时的董事长为前国家副主席王震的大公子王军。

  在就任之前,荣智健向父亲提出了两个条件:“其一,公司的用人制度必须由我决定;其二,要赋予我相当的权力。”荣毅仁问原因,他则回答:“凡事都须向上请示,不利于开展工作。”后经董事会研究,中信集团决定接受他的条件。

  1987年2月,中信香港改组,由其首任总经理米国钧出任董事长,王军卸任,从此荣智健成了中信香港的主要决策者。荣智健对于中信香港的发展和谋划早有盘算,他的第一步就是要使其从香港众多的中小企业中脱颖而出,并且决定采用并购之法达成这种突破。

荣智健:借中信香港成收购巨子

  借中信香港成收购巨子

  荣智健瞄上的第一个目标是香港首屈一指的英资国泰航空(大股东为太古洋行)。这一收购建议曾遭到米国钧的反对,在说服米之后,董事局也认为风险太大,给予否定。荣智健感到很难过,因为自己在此之前已经进行了6个多月的考察、分析、研究,很具有可行性。

  荣智健万般无奈下,回北京找父亲汇报,荣毅仁听完后让他写两份报告,一份给中信集团,一份给国务院有关部门。这一建议最终获得同意,而且有关部门专门借给中信香港8亿元以作收购资金。1987年2月,中信香港以23亿港元收购国泰航空12.5%股份,成为其第三大股东。此一役,不仅打出了中信香港的威风,也增强了荣智健在公司内的权威地位。

  接下来,被荣智健看上的是香港电讯,其第一大股东乃是英资的大东电报局。1989年6月5日,香港股市恒生指数狂跌581点,跌幅达21.57%,为1987年10月“八七股灾”后的历史第二大跌幅。公司外迁之风日盛,香港电讯股东由于股价大跌和前途难料而心急如焚。荣智健感到机会来了。最终,中信香港在1990年斥资103亿港元收购香港电讯20%股份,成为其第二大股东。此收购案被英国《世界金融》杂志评为当年世界最佳融资项目。

  尽管收购收到了良好的效果,但荣智健事前没有向国务院主管部门请示汇报的做法在北京引起高层有关领导微词。事后,荣毅仁的好友、中信集团时任总经理徐昭隆协助其写了“陈情表”,说明事情整个经过。尽管如此,还有人乱扣帽子,说荣氏父子帮助英国人在回归之前抽走资金。最后,邓小平和杨尚昆出面表明支持态度,才算平息事端。

  收购国泰航空不久,荣智健就盯上了港龙航空,并最终以5亿港元收购其46.3%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旋即又将部分股权转让给国泰,港龙成为后者的子公司。

  经过以上3次大收购后,中信香港已持有国泰航空12.5%股权、香港电讯20%股权、港龙航空38.3%股权、东区海底隧道23.5%权益、澳门电讯20%股权,加上其他房地产等业务,其总资产接近200亿港元,迅速改头换面为一家中资大公司。

  但荣智健深知自己几次收购都依靠借贷,必须化解其中可能的财务风险,便琢磨上市。那时中资企业上市手续较繁琐,香港股市也处在低靡时期,荣智健便提出买壳上市,获得董事会同意。正在苦于没有合适的壳之际传来消息,永新企业的曹光彪称要出售旗下所持泰富发展(HK 0267)50.7%的股权。

  1990年1月,中信香港收购曹光彪所持泰富发展股份,并提出全面收购,同时泰富发行3.11亿股新股筹资3.73亿港元,购买了中信香港持有的38.3%港龙股权。中信香港还将一些盈利较好的工业、仓储、物业项目以5亿港元出售给泰富,中信香港取得泰富49%股权。1991年7月,泰富再发新股筹资,从中信香港手中购入12.5%国泰航空股权以及20%澳门电讯股份,并更名为泰富发展,荣智健出任董事局主席。

  至此,荣智健的资本平台打造完成,但这一年已经58岁的他仍是中信集团的高级打工仔,每年不过收取数百万港元的年薪,并不拥有任何股权。接下来,荣智健就要以中信泰富作为核心,向这一目标迈进了。

荣智健终于成了“真正”意义的财阀

  升级为大财团

  就在中信香港收购泰富发展时,郑裕彤等人正在准备收购恒昌企业。恒昌企业是一家大型的多元化非上市公司,由恒生银行元老何善衡、梁球瑶、何添等人创立,旗下有7家全资子公司,当时年营业额高达100亿港元。恒昌的主体企业大昌贸易行,除传统的粮油贸易外,还代理化妆品、家电音响、汽车、建筑装修材料的销售,其占全港汽车销量的四成。

  当时恒昌掌权的两位元老:何善衡九十高龄,其13名子女无一人愿打理恒昌;梁球瑶88岁,膝下则无子女。又逢1989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中国实行经济制裁,以贸易为主的恒昌前景不为人看好。两位老人遂生退休之意。

  1990年8月,郑裕彤联合恒生银行首任董事长林炳炎之子林秀峰、中华制漆主席徐展堂合组备怡公司,作为收购恒昌的主体。据传闻,当时恒昌元老原则同意备怡公司每股254港元的报价,但备怡计划在收购后将恒昌分为三大块:郑裕彤得物业,林氏得汽车销售代理权,而徐氏得粮油等贸易经营业务。这是恒昌元老们无论如何不愿接受的,最终备怡收购流产。

  这再一次成为荣智健的机会。他自知中信泰富实力不够,便找到李嘉诚和郭鹤年作为合作伙伴,并成功说服郑裕彤易帜,几方成立了大牌公司(Great Style)完成收购,中信泰富持有36%。1992年1月,中信泰富又向其他合作方收购所持恒昌股权,持有其97.12%股权,市值超过100亿港元。1993年1月,中信泰富发行新股筹资,以87亿港元的代价收购中信香港所持香港电讯12%股权,市值增至285亿港元。

  1995年初,荣智健第一次被香港最权威的财经媒体排为香港十大财阀第九位,其中有这样的评论:“中信泰富是一个别具一格的集团公司,既有财阀特色亦有国企背景。在荣智健的领导下,因中信泰富表现似财阀多于国企,因此决定把它列入财阀的评比。”

  到了1996年,荣智健终于成了“真正”意义的财阀。这一年年末,由于中信集团资金紧张,已接替魏鸣一出任董事长的王军决定,中信香港将所持3.2亿股中信泰富股份(占15.47%),以每股33港元(低于市价25%)出售给荣智健、范鸿龄等65位管理层,总金额达109亿港元。其中荣智健以96亿港元购入2.91亿股,成为第二大股东。而在亚洲金融风暴后,中信泰富股价大跌,荣智健继续增持,目前持股量稳定在18%之上。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