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斯科·波波夫:差点改变二战进程的双面间谍

  斯科·波波夫是二战期间最著名的双面间谍。他委身纳粹的“狼穴”,为盟军的胜利甘冒种种危险,并且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在某种程度上,他的谍报生活堪与伊恩·费莱明小说中的詹姆斯·邦德相媲美,而且其间谍生涯的紧张性和危险性更加激动人心,充满着罪恶与仁智的殊死搏斗。他被西方谍报界誉为最勇敢、最快乐的谍报天才,具有巨大魅力和个性上的吸引力,连前英国情报机关的头子斯图尔特·孟席斯少将也对他赞叹不绝,说他“太诡计多端”。

斯科·波波夫.jpg
2009-4-15 13:09



  斯科·波波夫-人物简介

  斯科·波波夫(1912~1981年),南斯拉夫人,出生于一个富商家庭。1940年,他在好友强尼·杰布森的劝说下加入纳粹间谍机构。但他从心底里反感希特勒的政策,于是偷偷与英国驻贝尔格莱德大使馆取得联系,英国军情五局正式招募了他。在德国人那里他的代号是“伊万”,在军情五局他的代号是“侦察兵”。英国将军皮特里曾评价称:波波夫一个人牵制了7-15个德国步兵师,差点改变二战进程。

  1941年7月,德国人派波波夫前往美国建立一个间谍小组。波波夫结合自己发现的种种迹象,判定日本人很有可能袭击珍珠港。在军情五局的协调下,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埃德加·胡佛接见了波波夫,胡佛十分瞧不起这位花花公子,因此对波波夫提供的日本可能偷袭珍珠港的情报不屑一顾。1941年12月7号日本偷袭珍珠港得手,波波夫的情报得到了验证。

  1944年杰布森由于有来历不明的收入而被盖世太保逮捕。军情五局担心波波夫暴露,于是让他“消失”了。二战结束后,波波夫被授予大英帝国勋章。1974年,他出版回忆录《间谍与反间谍》。书中有句名言:“要使自己在风险丛生的环境中幸存下来,最好还是不要对生活太认真。”

  在整个大战期间,他巧妙周旋,既受到丘吉尔的重用,又得到希特勒的信任,出色地完成了各个秘密使命。他凭其个人的魅力,既保住了生命,又征服了许多不同女性的芳心。他的传奇经历被改编成故事,是英国传奇的间谍人物“007”的现实原型。1981年,他在法国南部的奥比奥去世,享年69岁。

  斯科·波波夫-人物概述

  他是养尊处优的富家阔少,拈花惹草的风流公子;他又是纳粹德国最信任的间谍之一,英国军情五局最成功的双重间谍。他就是达斯科·波波夫,英国谍报史上最著名的“风流间谍”。许多专家认为,詹姆斯·邦德令女人无法抵挡的魅力就取自波波夫这个原型。

  送上门来的德国间谍

  1912年,波波夫出生在一个富裕的塞尔维亚家庭,从小养尊处优,锦衣玉食。1940年,他在好友强尼·杰布森的劝说下加入纳粹间谍机构。但他从心底里反感希特勒的政策,于是偷偷与英国驻贝尔格莱德大使馆取得联系,表示愿意为英国人服务。经过一番考察后,英国军情五局正式招募了他。在德国人那里他的代号是“伊万”,在军情五局他的代号是“侦察兵”。

  波波夫经常往返于伦敦和中立国葡萄牙的里斯本,搜集情报。他还发展了另外几个“下线”,他们的间谍网被称为“南斯拉夫小组”。一方面,他向德国人提供了大量“鸡食”(由军情五局精心编造、有真有假、无关痛痒的情报),并取得了纳粹的信任。另一方面,他将德国发展火箭、德军战略部署以及国内防御等方面的重要情报源源不断地报告给英国人。英国将军皮特里曾评价称:波波夫一个人牵制了7-15个德国步兵师。业余时间波波夫与一位离婚的法国伯爵夫人保持着亲密联系。英国上司知道他有这个爱好,索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后来他们干脆将他的代号改为“三轮车”,据说这是因为他喜欢同时与两个女人上床。

  差点改变二战进程

  1941年7月,德国人派波波夫前往美国建立一个间谍小组。他们交给他一个缩微照片胶卷,上面列出情报搜集的主要目标,其中一项就是对珍珠港海军基地港口布局、设施以及兵力部署的详细调查。波波夫结合自己发现的种种迹象,判定日本人很有可能袭击珍珠港。在军情五局的协调下,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埃德加·胡佛接见了波波夫,后者将自己的发现报告了他。

  其实联邦调查局早就注意到波波夫的行动了。这位“南斯拉夫新闻社驻美国特派员”已经是纽约社交圈里的明星。他住在华尔道夫大酒店,与著名女演员约会,在爱达荷州的太阳谷滑雪,在佛罗里达海滩晒太阳,还在纽约富人区买下一套高档住宅。在十几个月的时间里,波波夫已欠下了8.6万美元的债务。

  胡佛十分瞧不起这位花花公子,认为波波夫只知声色犬马,因此对波波夫提供的日本可能偷袭珍珠港的情报不屑一顾。联邦调查局甚至准备逮捕一位给波波夫送钱的纳粹信使。看到美国人的这种态度,军情五局十分担心他的真实身份败露,于是命令他撤出美国。1941年12月7号日本偷袭珍珠港得手,波波夫的情报得到了验证。
 

 元首的最好特工



  回到德国后,波波夫用准备好的借口为自己的失败开脱。他指责德方切断其资金来源,使他无法与掌握情报的高层人士接触,德国人相信了他的解释,又交给他2.5万美元。回到伦敦后,军情五局为他提供了几份“价值较高”的情报,让他交给德国人,使波波夫重获纳粹的信任。

  1943年夏天,波波夫将当年招募他成为纳粹间谍的强尼·杰布森策反,使他为英国人服务,代号“艺术家”。杰布森此后向英国人提供了大量情报。1944年3月,波波夫向德国人提供了盟军在法国登陆的详细兵力表,其实这是代号为“坚韧行动”的战略欺骗行动的重要组成部分,意图是分散希特勒的注意力。德国人如获至宝。杰布森写信给波波夫说:“我祝贺你成为元首的最好特工,他对你笃信不疑。”但几天后杰布森由于有来历不明的收入而被盖世太保逮捕。军情五局担心波波夫暴露,于是让他“消失”了。二战结束后,波波夫被授予大英帝国勋章。

 

 斯科·波波夫-初闯狼穴



  1940年2月的一天,正在南斯拉夫家中度假的达斯科·波波夫忽然接到柏林来的一份电报,上面写道:“急需见你,建议2月8日在贝尔格莱德塞尔维亚大饭店见面。你的挚友约翰尼·杰伯逊。”波波夫看见电报后便火速赶往约定的地点。尽管路面凹凸不平、坑坑洼洼,但波波夫驾驶的BMW牌汽车还是奋勇向前,车后扬起漫天的烟尘。

  原来,约翰尼是波波夫在德国南方布雷斯高的弗赖堡大学结识的挚友。当时已是战云密布的1936年,当两人在奥斯兰人俱乐部里邂逅相遇时,都不禁为对方令人愉快的性格和谈吐所吸引,很快便成了一见如故的朋友,以至于相交不久双方都把对方看作是自己最亲密的生死骨肉之友。因此在波波夫收到那份措词精练的电报时,为友谊所驱使,焦急不安地踏上了去贝尔格莱德的旅途。果不其然,波波夫终于在约定地点见到了好友约翰尼。约翰尼看上去忧心忡忡。他要了双份纯白兰地,一杯接着一杯地往下喝,烟也抽得很厉害。他一见波波夫,便没头没脑地倾诉起自己的万缕愁思来:“希特勒正在把德国人培养成傻子。在那些比狼犬还敏感的间谍的帮助下,他可能会吞并全世界。”隔了一会儿,他又盯着波波夫,真诚地说道:“伙计,现在我急需你的帮助,需要立即行动。德国有5条船封锁在特里斯特,其中一条是我的。我已设法搞到许可证,想把它卖给某个中立国家。”“哪个中立国愿意购买这些船呢?”波波夫反问道:“如果英法拒绝承认许可证,那么他们将先下手抢走这些船只。”“对了,这就是我叫你来的原因。你必须利用你有利的社会关系,去办成这笔生意,而且绝对不能引起别人的怀疑。”

  一听此言,波波夫一下子就明白了,约翰尼是要策动他当一名纳粹间谍。但不知为什么,波波夫几乎没有什么犹豫就答应了好友的请求,并且觉得此举深合自己的心意。因为他正想借助自己国家的特殊地位(当时南斯拉夫还是与德国亲善的中立国)为反法西斯事业做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与约翰尼取得一致意见后,波波夫直接找到了英国驻巴尔干国家的商务参赞斯德雷克,并对他全盘托出了自己的计划:假借某个中立国之名,将5艘商船弄给英国。几天以后,伦敦就批准了这个计划,并且汇来了购船的钱。两周后,接到通知的约翰尼从柏林带来必要的文件,将德国货船易手他人。
 

 斯科·波波夫-三驾马车



  带着阿勃韦尔的厚望,双面间谍波波夫搭乘荷兰皇家航空公司的班机飞往英国首都伦敦。乔克·堆斯福尔接待了他。正当波波夫在饭店填写住客登记表时,一个精神抖擞、宛如好莱坞电影明星的英国军官罗伯逊走了上来,他是负责编造对付敌人假情报的鉴别工作,工作名称叫塔尔。在塔尔的陪同下,波波夫终于踏进了他真正的服务机构——MI6处的大门。这是一套由情报机关祖用的舒适的公寓式建筑。在这里,大约有十二、三个官员对他轮翻进行了4天严厉的审问,就差对他拷打了。在一切都表明真实可信后,他又被带到一间摆设考究的办公室里,被引荐给一位50来岁、身材瘦弱的权威人士。经介绍,他才知道眼前这位军人就是赫赫有名的MI6处负责人斯图尔特·孟席斯少将。

  波波夫很快就和罗伯逊一起来到了少将家。主人热情好客,特别是孟席斯太太,更是举止得体、温敦善良。她一见波波夫,就立即把他介绍给一个名叫嘉黛·沙利文的迷人姑娘。此人是奥地利一个纳粹头子的女儿,但却从未服从过父亲的信仰,于是便出逃到英国来。嘉黛似乎对波波夫很有兴趣,她那双迷人的大眼充满了柔情蜜意。看着这个女子,他感到有一股难以名状的暗流冲击着心房,真希望和这个姑娘多呆一会。在稍事休息后,波波夫便在MI6处人员的协助下,进行了大量的“情报搜集工作”。举例说,他拍了一个伪造飞机场的照片,记录了一些飞机和军舰的数目与型号,描绘了重要地区的地形图……并利用卡斯索夫给的莱卡照相机,拍了许多海军方面的“情报”。后来德国人对此赞赏不已,认为这种情报实在非常宝贵。就在此时,那位嘉黛姑娘也来到波波夫的身边,成为波波夫在工作和生活上的伴侣。她风貌诱人,花枝招展。她带着波波夫一个接着一个地参加宴会,把他介绍给所有值得拉拉关系的名流,并且帮助他配制密写剂,编写密码信,起草给转信人的明文信。

  在嘉黛的帮助下,波波夫用密写的方式为卡斯索夫提供了大量的伪情报,并谎称由于情报太多、体积太大、份量太重,不宜邮寄,必须回里斯本当面转交。实际上,这是为尽快地回到德国情报机关,刺探他们的内部组织而设置的一条妙计。果然,一切都按照MI6的计划有条不紊地展开了,波波夫心中又涌起一阵阵临战前的激动。只是在嘉黛驱车为他送行时,他才感到一阵难过。在机场,当他抚摸着她那娇嫩的皮肤时,一种炽热的恋情不禁油然而生。但他们都明白,生活是短暂的,也是坎坷不平的。从某种意义上说,战争使得人与人的关系更加诚实和讲究现实。生离死别随时威胁着人们。永恒只能作为一种抽象尺度存在于时间和空间之中,而不可能存在于男女**之中。但当飞机升空时,望着逐渐模糊的伦敦塔,斯科心中不禁高喊:“我会回来的!”

  遵照事先制定的联络办法,波波夫很快便和上司接上了头。卡斯索夫在一所别墅里对他进行了一番细致且持久的审讯。他对情报的每个细微未节都要追根寻底,从各个不同角度来盘问,以便发现新的动向。当他听到嘉黛·沙利文和波波夫推荐的另一个情报员狄克·梅特卡夫时,就象一只机警的猎犬嗅到了猎物的踪迹一样,连续不断地提了许多问题。最后。他十分谨慎地说:“想办法深入地摸一摸他们的思想状况。在谍报工作中,一定要做到绝对的了解和控制。”最后,他又向波波夫泄漏了一个绝密的情报,这后来成为其主要收获之一。

  不久,嘉黛和狄克就被发展为双重间谍。与阿勃韦尔经营的其它双重间谍不同,他们是英国军事情报处和波波夫自己挑选的,而不是逆用的。他们分别取了一个代号,叫胶水和气球。鉴于嘉黛的父亲是个纳粹党党员,所以塑造成出于爱国的动机才为德国充当间谍。她专门利用她的社会关系去搜集政治情报和机密,以及有关新的军事司令员和其它新的任命等情报。狄克打扮成出于贪财的动机,向德国谍报部门频频输送准确的情报。鉴于波波夫手下已经有了两名新成员,组成了一个小组,英国情报当局认为应该给他取一个新的代号,叫"三驾马车"。随着两名情报员征募成功,他在阿勃韦尔的圈子里也愈加光彩夺目了。这使得他的工作就比以往顺利多了。

  为了获取德国方面的信任,“三驾马车”制订了一个名叫迈斯德计划的洗钱方案。以往阿勃韦尔对逆用间谍的情报费总是用外汇支付。按照英国的法律,凡进入英国的外国人,其所带外汇都得换成英镑。换钱时,每张英镑上的顺序号都要记下来。一旦情报小组中的一人被捕,那么从他腰包里的钞票号码上就可以将其它的人一网打荆为了避免被发现的危险,“三驾马车”找到了一个有钱的戏院老板,后者同意由他出面兑现英镑,然后用他帐上别的钱来支付给“三驾马车”,此计划顿时赢得阿勃韦尔的赞赏。

  接着。为了阻止毒气战,波波夫通过“气球”送去了一个报告,说明英国已对毒气战作好了一切准备,从而使德军完全打消了发动毒气战的念头。同时,"三驾马车"还喂给敌人许多政治情报,这些情报对战争没有直接影响,目的是为了提高他们的威望。大部分通过胶水送过去的政治情报在反对最高统帅部的心理战中起了作用,“马基雅维里计划”就是其中一例。英国海军想让德国人对东海岸的水雷区产生一个错觉,"三驾马车"的任务是把虚构的布雷图送给德国人。为此,"三驾马车"设计了一场戏:有一个叫伊文·蒙太古的英国海军参谋总部人员,因为是犹太人,因此对德国人要打赢那场战争怕得要死。他听了许多关于集中营的可怕的故事,如把人放进烤箱里烤死等等。因此他希望从德国人那里得到某种人生保险。斯科乘机和此人结成了好友,并请求他把那些绝密的海防图设法送给德国人。于是,有关英国海军的水雷布置图就这样到了“三驾马车”手里,而德国情报部门对此一直深信不疑,把它作为绝密情报呈送给元首,使希特勒打消了从东海岸进攻英国的想法。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