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于德清:“前现代”的赖昌星还会有吗?

  
  整十年前的1999年8月13日,赖昌星一家以游客的身份,从香港逃至加拿大温哥华。而已经在加拿大与赖离婚的曾明娜,今年5月间带着他们的女儿悄然回国。加拿大媒体引述加移民部长肯尼的话称,此次曾明娜回国,系“以自己回国换取其弟弟宽大出狱”。曾明娜很顾家,从这点看,她应该算是一个很传统的人。无论是她为赖昌星打点生意,还是协助赖昌星出逃,乃至到现在以自己回国换取弟弟的出狱,曾明娜所做的其实并没有超出传统中国女性之于家庭的本分。
  因曾明娜回国,赖昌星也再度接受媒体采访。他的说法倒是颇有意思。一是,他也很想家,不过,现在不是回去的时候;二是,谈及远华案,他以自己识字不多,不懂法律进行开脱。第一点,证明了赖昌星与曾明娜的共同之处。而第二点,恐怕是在加拿大打了9年官司的结果。赖昌星懂法了,也很想家。不过,说到底,赖昌星还是一个前现代之人。在现代法治国家加拿大的生活,并不能洗清他的案底,改变他的本性。身在加拿大的赖昌星,其实已经成为一个前现代中国商业规则活生生的标本。
  回顾赖昌星这一生的所作所为,不外乎是这样一个轨迹:走私发家、勾结权力、出逃境外、自保不回。然而,除了在加拿大所经历的诉讼,赖昌星的一切行为皆与现代社会无关。赖昌星并没有走出前现代社会权力与金钱相勾结、无视法治存在的窠臼。赖昌星和胡雪岩有着同样的商业逻辑,其发财致富需要权力的荫蔽,其倒台的原因也同样是因为他们所依靠的权力系统出了“状况”。
  赖昌星是一个聪明人,可惜他没有文化,识字不多,不懂法律,等到后来懂了法律,却又回头已晚。赖昌星的个人总结其实并未触及根本。胡雪岩是比他稍有文化的人。二人之所以殊途同归,在于他们共同处于一个前现代主导的商业环境之中。赖昌星虽比胡雪岩晚了100余年,虽与胡雪岩的商业背景有本质的不同,但权力支配资源的阴影仍局部存在。在这种环境中,商业与权力的媾和,无疑是最为迅速的成功途径。然而,这一商业模式最大的问题在于,这种环境缺乏一个稳定的权力运行机制,也就是说,所倚仗的权力并非绝对牢靠。这也就注定了靠权力吃饭的商人,最终必然败灭的命运。胡雪岩、赖昌星未尝不知道这是一个高风险的商业模式,不过,他们一旦陷入就再无回头的可能。他们唯有不断地寻求更大的权力靠山。
  远华案破获之后,曾经被当作反腐败的成果广为展示。然而,我们却一直缺乏对远华案的深入反思,并借此惊天大案从根本上阻断权力与商业的勾结。因此,远华案的直接效果可能只在于,当年海关税收的大幅增长和石油巨头的扭亏为盈。赖昌星所依凭的前现代商业环境仍没有被彻底铲除。赖昌星在加国逍遥10年,这十年间却又出现了黄光裕,如是之道而影响不及赖、黄者,所在多有。赖昌星出逃了,前现代商业规则的阴影却依旧在这片土地上生长。如今,曾经的中国首富黄光裕进去了,然而,谁又敢说10年之后不会再出来个李昌星、张光裕?
  即使我们不能准确预言未来,但仍可以保守地评估当下。黄光裕案证明了今天仍然有着一个浓重前现代色彩的中国。所以,现在也的确不是赖昌星回来的时机。赖昌星何时能够回来?这个问题的答案或许在于,前现代的阴影何时能够在中国社会终结。
返回列表